【普信觀點】拜登勝選可能為投資者帶來好壞參半的前景

※來源:萬寶投顧
重點摘要
  • 普信的投資專家們預期拜登就任後推動新一輪的財政刺激方案,包括市政撥款。
  • 儘管拜登主張對企業加稅,但他是否能得到下一屆國會的支持仍是未知數。
  • 預期拜登將繼續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然而他可能會尋求多邊夥伴關係來解決這些問題。

普信的投資專家認為,民主黨的拜登作為下一任美國總統的政策主張可能對投資者造成好壞參半的影響。從好的一面來看,許多人認為拜登可能會優先考慮實施重大的財政刺激措施,以幫助經濟繼續從疫情引起的急劇下滑中恢復過來。但是,拜登同時也支持對企業加稅,該稅金預計將被用於為一些額外支出買單。鑑於共和黨的反對,這些政策能否上路還充滿不確定性。

支出和稅收

普信的固定收益投資長 Mark Vaselkiv 認為,拜登可能會為各州和市政當局提供更多預算。Vaselkiv 斷言:“在州和地方,經濟是最薄弱的,在收入迅速下降的情況下,地方政府需要得到能減輕市政服務削減的援助。” 他還表示,隨著經濟從疫情中恢復過來,這種為地方籌集資金的努力可能有助於穩定和支持未來幾年市政債的信用品質。

拜登主張提高企業稅,以將《2017 年減稅與就業法案 (TCJA)》頒布的減稅措施減半。拜登的計劃包括將企業所得稅稅率(目前統一為 21%) 提高至 28%,仍大大低於 TCJA 之前的 35%。拜登還可能試圖提高對美國企業海外收入的課稅,並為企業制定一種替代性的最低稅率。但是,共和黨的反對可能會限制或阻止其中一些加稅的措施。

對企業營收的短期影響

拜登提出的加稅措施 (如果實施) 可能會降低企業的稅後利潤。普信的股票部門投資長、多重資產和投資策略主管 David Giroux 估計,拜登提出的增稅計畫可能會使標普 500 企業的稅後利潤整體下降。不過,某些產業可以從增加的支出中受惠。普信全球焦點成長股票型基金的經理人 David Eiswert 表示,如果拜登的稅改計畫通過,美國企業將經歷「獲利重調」,儘管他也認為這種影響「將是可控的,並且可能會被財政刺激部分抵消」。

Vaselkiv 談到公司債時表示,拜登增稅對股票的影響比對公司債的影響更直接,利潤豐厚的科技巨頭可能是最大的受害者。Vaselkiv 補充道,加稅並不一定會阻礙成長。他指出,在柯林頓和歐巴馬政府加稅後,美國企業的營收和整個美國的經濟仍繼續成長。

普信的美國首席經濟學家 Alan Levenson 表示,拜登的第一項財政舉措很可能是建立在舉債上的疫情應對和經濟救助方案。拜登可能要等到 2021 年下半年,才能實施他的經濟改革,長期來看,預計約一半的成本會被稅收和其他收入成長所抵消。他解釋道,隱含的債務增加是可以控制的,因為相對於經濟的潛在成長而言,目前的借款利率較低。

對中國的施壓將持續

種種跡象表明,作為總統,拜登將在貿易和人權問題上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然而他可能會尋求多邊夥伴關係,並在貿易方面重新談判美中關係時採取其他手段。

倫敦的普信國際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 Quentin Fitzsimmons 表示,與中國的對立似乎是美國政壇的跨黨派共識。他認為,拜登將對中國施加壓力,以解決對科技領域智慧財產權的擔憂。科學與科技股票策略的投資組合經理 Ken Allen 表示,很難說美中關係將在拜登擔任總統期間會如何發展,但如果動盪減少,這對於那些被夾在兩國貿易衝突之間的科技公司來說將是個利多。

然而,根據 Levenson 的說法,拜登可能在與貿易盟友重建關係上面臨挑戰,還要同時著手關鍵供應鏈回流美國,並為美國製造業創造就業。

工業類股可以從提高能源效率中受惠

拜登表示,他將提高聯邦採購支出並提出稅務優惠,以通過重建關鍵基礎設施創造就業機會並推動經濟發展。儘管可能會在國會中遭到共和黨的反對,但這項努力將側重於減少碳排放和投資於綠能科技。

全球工業股策略的投資組合經理 Jason Adams 認為,拜登雄心勃勃的計劃如果實施,可能會加速提高能源效率和減少碳排放量。他表示,許多工業公司都是這方面解決方案的一部分,潛在的受惠者可能包括專門從事空氣壓縮機、鐵路運輸、商用飛機、電動汽車和工業氣體的公司。

「與中國的對立似乎是美國政壇的跨黨派共識。」--Quentin Fitzsimmons,國際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

醫保政策可能拓寬醫療保險公司的市場

擴大醫療保險的獲取似乎也是拜登的優先事項,他建議將醫療保險 (Medicare) 資格的年齡要求從 65 歲降低到 60 歲,並創建一種公共的醫療保險計畫,該計畫將自動使那些無力負擔醫療保險的低收入美國人也有資格獲得醫療補助。衛生服務分析師 Rouven Wool-Lewis 認為,如果實施這些政策,可以擴大以 Medicare 為重點的管理式醫療組織的市場,同時有可能吸引一些私人醫療保險提供商的客戶。

針對抑制藥品成本,拜登主張採取和川普不同的解決方案。藥品分析師 Jeff Holford 表示,拜登政府更有可能制定此類提案,這可能會對藥品庫存產生負面影響。但是,Holford 還指出,鑑於兩黨政客與製藥產業之間牢固的關係,醫療保健方面的立法將相當複雜。

加強對銀行監管的可能

拜登政府可能會試圖對銀行施加更嚴格的監管政策。可能的措施包括,在美國從疫情及其影響中恢復過來後,進一步限制銀行股利和股票回購。但是,金融服務股票策略的投資組合經理 Gabriel Solomon 認為,監管環境可能不會像歐巴馬政府時代那樣具「對抗性」,當時的人們普遍認為寬鬆的銀行監管導致了 2008~2009 年的全球金融海嘯。

相反的,Adams 斷言道,無論誰當選下一任總統,美國的國防開支在經歷了長達 7 年的上升週期後,都面臨著幾年溫和下降趨勢的前景。

監管措施可能對石油市場影響不大

拜登的政見以及他對競選活動的評論表明,他將努力加強對石化燃料產業的監管,這可能會導致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符合規範的成本提高。拜登還表示支持暫停在聯邦土地上的新油氣租賃銷售,並有可能中止在這些地區發放新的鑽井許可證。

普信全球天然資源股票型基金的投資組合經理 Shawn Driscoll 認為,全球石油市場的狀況 (而不是拜登當選後的監管影響) 可能會對能源公司的收益產生更大的影響。Driscoll 認為,由於生產率提高和產出成本下降,除了偶爾的逆週期反彈之外,拜登的任何行動都不會改變普信關於石油將長期留在熊市中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