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債市受惠資金流入—股市無視疫情風險

陶冬:債市受惠資金流入—股市無視疫情風險(圖:AFP)
陶冬:債市受惠資金流入—股市無視疫情風險(圖:AFP)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董事、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在個人部落格發文,指出自從疫情向世界蔓延之後,股市與債市、大宗商品/能源市場走勢相背馳。股市認為疫情對全球經濟和企業盈利的衝擊有限,於是很快出現了抄底資金。以下為部落格全文:

上週事件多多。COVID 疫情在中國有放緩的跡象,但是在世界不少其他國家進一步蔓延。鮑威爾於國會聽證會表示關注市場過度依賴聯儲注資,隨後紐約聯儲宣布減少在 repo 市場的流動性注入。約翰遜改組內閣,財政大臣被逼離職。白宮宣布對空中巴士徵收懲罰性關稅,美歐貿易糾紛火上澆油。黎巴嫩美元債傳出可能違約的消息,Kraft-Heinz 被評級機構調到垃圾級。美國長短國債再次出現利率倒掛。IMF 發言人稱全球第一季度可能出現 2009 年以來首次萎縮。但是這一切沒有影響到資金流入美國市場的雅興,S&P500 和 NASDAQ 攜手再創新高。聯儲減少在 repo 市場的干預,一度推低美債,但是在亞洲入市資金的簇擁下反彈,美元指數走強。石油價格經過上週暴跌後,資金預期中國需求回升,布倫特原油明顯反彈。黃金有避險需求,但是受阻於強美元英鎊不跌反升。

美國發行 30 年期國債,金額巨大,但是發行利率卻創下歷史新低。破天荒的赤字規模,卻仍受到資金的熱捧,多少有違投資常識。有違常識,卻合情合理。首先,財政赤字攀升導致借債成本上揚的前提,是市場流動性不變。雷曼危機之後,各國央行奮勇爭先擴張資產負債表,過度的流動性追求有限的資產,常識、經驗或歷史圖表都無效了。不僅美國如此,其他國家的國債也如此,希臘國債利率居然也跌破 1% 了。其次,雖然美國國債利率降到了歷史低位,但是比起世界多數國家的國債還是高的,既有收益而且規模夠大。歐洲、亞洲資金蜂擁入市,有長期支付壓力的保險基金一馬當先。再者,美國經濟未到衰退的地步,但是增長速度明顯放緩,連消費需求也在放緩,加上疫情因素,更多市場人士認為聯儲下一個政策舉動是放水,而不是收緊。

自從疫情向世界蔓延之後,股市與債市、大宗商品/能源市場走勢相背馳。股市認為疫情對全球經濟和企業盈利的衝擊有限,政策刺激措施可期,於是很快出現了抄底資金,亞洲以外的不少股市更創出新高。債市擔心產業供應鏈斷裂,導致全球增長放緩甚至衰退,預估央行加碼放水,所以利率一路向下。石油和大宗商品市場則眼見來自中國的訂單斷崖式下跌,價格極其動盪。筆者認為,股市對疫情的評估也許過度樂觀。最近連續幾篇學術論文出現,病毒傳播模型測算的全球感染人數遠遠大過之前的評估,而此對需求與生產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或許尚未被資金所完全消化。

本週關注點:1 )冠狀病毒疫情發展,尤其是湖北外新增感染人數;2 )聯儲一月底例會的會議紀要,尤其著眼於當局對疫情的表述和對資產負債表的暗示;3 )日本第四季度 GDP ,預計 - 5.7% (環比折年率)。民主黨初選的進展也值得留意。

本週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