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經濟基本面佔上風 價值股、景氣循環股受青睞

全球貿易面臨的一些重大風險已消散,可以正向看待信用資產。(圖:AFP)
全球貿易面臨的一些重大風險已消散,可以正向看待信用資產。(圖:AFP)

美伊衝突為全球投資市場投下不少變數,不過,法人認為,中東局勢並非是左右今年投資市場報酬的關鍵,反而要留意中美貿易協定後續發展及英國脫歐前景。而相較於去年,今年總經環境更加值得期待,尤其全球貿易面臨的一些重大風險已消散,應該正向看待信用資產,且對於價值股與景氣循環股的青睞程度更勝於防禦成長型資產。

近期以來,中東地緣政治牽動國際投資市場,路博邁總裁暨股票投資長 Joseph V. Amato 認為,美伊此類衝突事件的後續發展複雜且難以預料,即便是專家也無法清楚掌握地緣政治局勢受到的影響,更別說對於金融市場的衝擊。金融市場或許可以有效率地反映油價上升或利率下降的影響,但是很難反映尾部事件的風險及帶來的衝擊-例如大城市受到攻擊。

不過,地緣政治事件與市場風險溢酬之間鮮少呈現直接的相關性。Joseph V. Amato 舉例,當年美國出兵伊拉克,但是全球股市處變不驚。即便國際油價在 2003 年走高,但是事後證明當年油價起伏受到一連串因素的影響,但就是與中東的局勢無關。現在回過頭來看,當年最終拖垮全球經濟與市場的罪魁禍首,在於全球金融市場嚴重失衡,美國房市的槓桿比例高到無以為繼。

Joseph V. Amato 認為,未來有三大因素影響市場表現,值得留意,一是雖然全球主要央行續採貨幣寬鬆政策,不過,各國並未依據當前經濟環境所需而推出財政刺激政策,致使財政機制失調,這將成為左右市場表現的主因。因此,未來,投資人仍得仔細觀察各國鬆綁財政政策的跡象,尤其是歐洲。 

二是美國總統大選如火如荼地展開,也可能會左右企業主信心與 2020 年的企業投資活動,進而影響市場氛圍與報酬表現。倘若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在「超級星期二」正式出爐,屆時將對整年度的市場氛圍帶來決定性的影響-無論影響是好是壞。

三是中美兩國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以及英國脫歐前景更加明確,一掃去年全球貿易面臨的重大風險,並帶動慶祝行情。這些地緣政治事件也是左右 2020 年市場報酬的關鍵。

Joseph V. Amato 指出,左右全球經濟基本面的因素終將佔上風,且現在全球對於中東原油供給的依賴度下降,原油生產設施已受到更好的保護。舉例來說,去年 9 月沙烏地阿拉伯的產油設施遭到無人機攻擊,但是市場很快地便止跌回穩。

眼前的景氣循環確實相當長壽且資產價格已不低廉,Joseph V. Amato 表示,路博邁對全球股市維持中立觀點。然而,全球貿易面臨的一些重大風險已消散,可以正向看待信用資產,且對於價值股與景氣循環股的青睞程度更勝於防禦成長型資產。此外,亦相對青睞美國以外的市場-尤其是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