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人怕了 擔心禁蒙面終結3件事

※來源:商業周刊
沒有自由,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地位立馬崩潰。(圖.Dreamstime)
沒有自由,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地位立馬崩潰。(圖.Dreamstime)

文●馬自明

10 月的香港,因《禁蒙面法》宣布施行,全港 18 個區都激起民眾猛烈抗爭,遍地烽火。

曾預測金融海嘯的避險基金經理人艾斯曼(Steve Eisman)便認為,香港抗爭是全球下一個黑天鵝。這已不是一個城市、7 百萬人的事,也不只是衝擊放在香港、近新台幣 27 兆元資金的事,更是影響全球經濟的事!

看法轉悲觀:「客戶會怕」
「中國不會允許它革命」

「我大概 5 點多提早下班,經過中環時,有人把掛在天橋的慶祝(中國)國慶橫布條拆下來,丟在地上,點火燒,大家跟著鼓掌歡呼,這簡直像革命起義的前一刻!」

我們專訪香港的避險基金經理人,正親歷這場動亂。10 月 4 日下午 3 點香港政府宣布《禁蒙面法》(即「禁止蒙面規例」)前,他已嗅出大事不妙。

「香港政府在 12 點就有動作,宣布公務員先下班,要先逃了,」他推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就料到,此新法將激起民眾劇烈反彈。

「就好像八號風球,颱風來了提前下班一樣,地鐵站擠得密密麻麻的,」該經理人指出,許多商場提前關閉,他住家附近,平時熱鬧,如今宛如死城。

10 月 4 日晚上 10 點半,港鐵全線停擺。他在網路直播看到,地鐵門口遭丟汽油彈,燃起大火;中資銀行、星巴克及便利商店皆被砸毀。

過去 3 個月,《逃犯條例》激起反送中運動,內需崩潰,但不少金融界人士仍有信心,認為抗爭不會獲得民眾認同,1、2 個月後就將平靜;可是,《禁蒙面法》後,該經理人悲觀認為,「看不到任何解方,暴力只會越來越激化,香港經濟前景將更惡劣。」

香港第二季經濟成長率為 0.5%,今年恐將零成長。「PB(私人銀行)生意,1、2 個月前,已剩不到一半,我的客戶還簽了保單、錢都沒匯,他們會怕,」某大型台資銀行香港分行行長認為,下半年的香港經濟成長,肯定陷入衰退。

「中國不會允許它(指香港)革命,再弄下去就是兩敗俱傷,香港國際金融地位會下降,中國經濟也會更虛,這樣下去,連中國房地產搞不好會再跌 5 成,」曾任職香港大型銀行的台灣金融高層告訴商周。

台灣亦難置身事外。金管會統計,台灣金融業在香港曝險超過 1 兆元。這些「曝險」,是台商的營運資金,也是你我買保險、買基金、買股票的錢。

據高盛推估,反送中 3 個月以來,香港資金流出約 30 億至 40 億美元至新加坡,只占香港本地美元存款結餘規模不到 0.5%,幅度輕微。但《禁蒙面法》實施後,情況將大不同。

為何禁蒙面令人擔憂?
港府動用緊急法恐加深動亂

《禁蒙面法》是依《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授權制定。儘管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指出,引用規例並不代表香港進入緊急狀況,也就是並非戒嚴,試圖令國際社會安心。

但聽在金融界耳裡,擔心動亂升級,香港最寶貴的自由,將逐步淪喪。

「不像中國或台灣,香港沒有資本管制,」避險基金經理人指出,香港沒有「投審會」,資金移動便捷,要匯到新加坡同名帳戶,「咻的一聲,馬上就走了。」

這是為何香港能成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僅次紐約、倫敦。唯一能與香港比肩的,只有同樣沒有資本管制的新加坡。

「香港有股票、債券,私募基金等各種投資商品,新加坡只有不太熱絡的股市,債市基本上沒有,只是資金儲藏地而已,」經理人表示,資金移動目的不是儲藏,而是創造收益,香港金融地位比新加坡強,就是投資商品和資金保管結合得好。

如今香港金融界都在談:遊行不能戴面具後,下一步會如何?

他們擔心,第一,香港政府會不會管制通訊、資訊傳遞和媒體報導的自由?「金融市場在意的是資訊流通自由,你會讓我看不到我該要看到的東西,那我怎麼因應局勢布局?」避險基金經理人指出,「政府可能只是想對付老百姓,但這一點,卻會對付到金融業。」

第二,會不會調查香港政府定義中的「犯罪戶口」,凍結特定人員或機構的戶口和資產?「下一步這樣做,就是重大的訊號,」該經理人表示,凍結戶口和資產,要有正當的理由,「如果不是運用反恐、反洗錢的通則,就是做政治上的打擊。」這會導致人人自危。

第三,也是令金融界最害怕的,就是會不會管制資本進出?「資金那時會提前奔逃,香港後續就十分令人擔心了,」前述金融界高層認為,目前局勢看不出官民和解機會,有可能最終走至這一步。

「我們還可以是金融中心嗎?」香港議員朱凱迪曾對我們表達如此擔憂。對香港,自由不是縹緲的口號,而是經濟存亡的關鍵。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65 期。

來源:《商業周刊》 1665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