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頓壽險業 顧立雄的五支箭

※來源:現代保險雜誌

文●鄭慧菁

二○二○總統大選在即,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打得火熱,各路人馬無不想方設法製造議題,希望在網路聲量及電視、媒體獲得壓倒性的勝利。當大家忙著叫陣、比民調的同時,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憑借監理政策搶盡鎂光燈,天天被媒體追逐,成為曝光度最高的政治人物。

五箭齊發 拯救壽險業? 還是壯烈犧牲?

金管會掌管銀行、證券、保險三大金融體系,其中保險業向來低調,受關注程度不如銀行、證券領域,日前顧立雄邀請二十二家壽險公司董總,親自表達金管會將從商品結構、業務員不當招攬銷售、強化資本結構、匯率風險及資產負債管理能力、接軌 IFRS17 等面向「五管齊下」,展現整頓壽險業的決心,也讓保險業頓時成為最受關注的產業。

保險業的現況其來有自,多年來業者「重短期利益,輕長期利益」的心態,是改革最大的障礙,而主管機關為顧及市場安定,有時也不得不妥協。然而在面對國際政經環境的衝擊,和即將於二○二五年與國際接軌的 IFRS17,求好心切的顧立雄直指問題核心射出保險監理五支箭。

這五支箭是壽險史上大革命,對有三十幾年律師經驗的顧立雄而言,要找出保險問題,像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四》中的「鷹眼」一樣箭箭射中紅心並不難,而他的盟友「鋼鐵人」雖然成功拯救地球,但最終卻壯烈犧牲。

究竟顧立雄能不能像「鋼鐵人」率領眾英雄對抗大壞蛋「薩諾斯」般,帶領同業與金管會面對諸多挑戰?

反彈聲浪大 民眾用保險儲蓄錯了嗎?

去(二○一八)年二十二家壽險公司總保費收入三.五兆元,以台灣二千三百五十八萬人口計,平均每人壽險保費支出十四.八萬元,以身分證總歸戶計算被保險人約一千六百一十萬人,則平均每人保費約二十一.七萬元。許多壽險業務員僅靠儲蓄險,就成為百萬年薪、千萬年薪的 Top Sales。

台灣人愛買保險,更愛買有去有回、有儲蓄、還本功能的保險。去年壽險公司給付約一.八八兆元中,有一.六兆元用在解約、滿期、還本、紅利等無保險槓桿作用的給付項目。

因此,調整壽險公司商品結構、嚴管高儲蓄型保單的政策一出,很多業務員忿忿不平「民眾有需求,我賣儲蓄險有什麼不對?」

以儲蓄為目的買保險 保障太低

在低利率環境下,國人消費習性偏好短期儲蓄性質保險商品,高儲蓄性質的利率變動型商品熱賣,使壽險業新契約保費快速累積,近年壽險業保費收入每年超過新臺幣三兆元,每年可運用資金增加二兆元,產生資金去化、國外投資偏高(占可運用資金六十八%),如影隨形的就是匯損問題。

顧立雄分析,高儲蓄性質保險商品因含有高比重的生存或滿期保險金,或因有複利增額設計,導致淨危險保額偏低,保費結構以被保險人生存風險或因應要保人解約等儲蓄需求為主要成分,利率敏感度極高,容易導致銀行行員以高宣告利率訴求吸引消費者將銀行定存解約進行轉保,保單易因保戶大量解約而早期集體脫退,對保險公司穩健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金管會著手推動調整壽險業保險商品結構,就是要提醒壽險業應正視大量銷售高儲蓄性質商品可能面臨的風險,以確保保險公司財務穩健、償付能力無虞及永續經營。

台美利差大 避險成本四千多億

「保戶覺得定存利息低,保險公司推出高利保單當然會去買,但他們不會去思考保險公司會不會倒的問題。」

壽險公司將大部分吸收的保費拿到海外投資,顧立雄看到去(二○一八)年第四季股匯雙殺,台美利差擴大,避險成本增加到四千多億,導致未實現虧損飆高。

「我認為問題的源頭是過多資產跑到保險業,壽險公司每年保費收入三.五兆元,可運用資金二兆多元,但台灣經濟體太小、無法支撐,又答應過高宣告利率,只好將錢放到回報率較好的美國市場,等發生問題才想到還有匯兌風險,赫然發現美國市場也不是那麼安穩,股債都可能產生資產縮水,」這時候再跑來求救,要求金管會同意壽險業用其他準備金彌平虧損,問題是「我要救你,但你要把自己弄好點。」顧立雄直言。

壽險公司承諾保戶過高的宣告利率,然後賭一把,以為另一個世界可以給你更高的投報率,事實證明並不是這樣。

承諾太高的宣告利率、吸收太多資金,整個保險擁有的金融資產,從過去占二十五%到現在已經快三十五%,事實上淨值、資本根本吃不下來,壽險公司要想一想「一直競逐下去,對你產生的風險是什麼?」

 

來源:《現代保險雜誌》 367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現代保險雜誌》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