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昌專欄】大空頭:莫等「大難臨頭」!

壹、前言
(圖一;美元指數曲線圖,鉅亨網)
(圖一;美元指數曲線圖,鉅亨網)

前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講得沒錯,如果川普還是一樣蠻橫做事,他會很快碰到矛盾;因為目前作為,漸漸會出現在貨幣銀行學、經濟學的理論與事實矛盾。這會使個體經濟學的供需蜘蛛網理論,呈現供需輪迴發散現象;也可能使總體經濟學出現失衡,隨時找不到均衡點,還有貨幣政策出現歧異。在財經衝鋒陷陣時,或許不必顧慮太多;但領導者有時需要暫停攻勢,想一想全盤的布局是否有矛盾?例如美元指數的變化,目前就是一個象徵;通常停止 Fed 升息的貨幣政策,或是緊縮貨幣政策有所轉變,美元指數是會下降的;但是目前的狀況卻是相反,美元指數蠢蠢欲動。

貳、為何非緊縮貨幣政策會出現強勢美元

這一個反常的臨界點,貨幣金融面與實質生產面,多出現有利美元上揚因素;貿易戰爭使得,實質面發生巨大的轉變,發生逆向重大變化。最有可能的是企業家不看好了資本支出,不敢再度對實體產業投資。企業資金以最強地位貨幣美元保留,或是紛紛停泊到美元。結果是全球熱錢漸漸回流到美元,造成美元強勢。尤其是亞洲企業家,一般多在境外保留美元以便日常交易,現在受到貿易戰爭影響,於是不動用、累積在外的美元更多。加上投資銀行對市況保守,於是形成美元回流,最後成為短期羊群趨勢。

(圖二:道瓊股價指數日曲線圖,鉅亨網)
(圖二:道瓊股價指數日曲線圖,鉅亨網)

再來如果美國的內需市場因為關稅加成,物價需要調漲?這可能是川普在打貿易戰爭,可以想到、但不願意見到的。消費者的強勢美元是,可以免除一些 CPI 指數的上揚。今年以來,美國 CPI 指數年增率大多在 2% 以下;雖然美元強勢,但 CPI 年增率要升高到 2% 以上似乎不易。川普競選及上任期間大多偏好弱勢美元,最高指數約在 2017 年初的 103.3,目前指數在 98 以上,正常發展還不致於向上直衝;但是現在來到異常時候了,羊群的現象慢慢顯著,這對美國貿易赤字的發展不利,出口價格會上升;依據經驗股市也會持續下跌,如果美元不斷走強,美股是會走入長空,或是全球再來一次股災的?

難道這是一個弱弱強食的世界?不管對方如何、唯美國獨大?又是裁判、又是執行者、命令者,莫非 WTO 已經關門了?還是已經完全淪陷?以歐美為主的 WTO 對於貿易戰爭不聞不問?還是中國缺乏 WTO 條款的研究者,只有挨打?全球新興國家多享受了,美國內需市場的好處;造就自己國家繁榮,但即使如此,美國就可以一意孤行?或許在這一次 2008 年金融風暴下,美國經濟遭受到空前、遞延性的漫長影響太大;而且意識形態完全不一樣的中國,又在東太平洋崛起成為長期競爭者,因此窮其洪荒之力,就是要扭轉這種趨勢。內部的困窘與外部的威脅使美國人民忿忿,於是川普的極端政策,比歐巴馬更為強悍與高調政策,獲得多數美國基層人民支持,於是越來越極端與火熱。在亞洲一定會有資訊不對稱問題,根本不知道美國一般民眾的心理。要研究中美貿易戰爭,中國需要徹了解為何川普會獲取美國人民支持?這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試問美國為何對中國經濟行為如此憤怒?

但即使是如此,川普會不會酣戰於貿易戰爭,而使得全球經濟陷入萬劫不復,美元指數是一個指標。一般人只能見到,劉鶴與美國財長有說有笑,見不到真正交鋒的情景。這種商業談判不太可能見拔弩張的,商業的賽局通常沒有「囚犯困境」,通常只有「納許均衡」,只是現在納許均衡點是在哪裡?主觀判斷,這均衡點應該就是在近期的,美國對中國要求 3250 億美元進口商品,也要課徵 25%;這是 IS 與 LM 兩格系統的臨界點;再下去 IS 部門的殺傷力就穿牆到 LM,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可能不保,川普不可能不知道,這個指標就是美元指數。一旦指數穿透 103.3 之後,貿易戰情況若持續惡化,指數要看見 110 點恐怕非無稽之談,這也之所以川普拼命,對 Fed 的緊縮政策喊停;他要將這場戰爭侷限在 IS 部門。

(圖三:台股加權股價指數曲線圖,鉅亨網)
(圖三:台股加權股價指數曲線圖,鉅亨網)

根據上述的主觀,這似乎意味著發生金融風暴的機率不大,全球匯率的均衡點似乎也不遠了。7 元以下的人民幣匯率,及目前 31.12 左右的新台幣,是亞洲匯率貶值的一個底線。這也代表外資在台股提款,可能是因為停損行為、做錯機率高;因為接下來這些績優股,多要配發現金股利。鴻海、台積電等現金股利多有不錯現金股利,而且是分次配發,一旦賣掉不知道能否以低價購回。只要觸底上揚,加上匯率不再貶值;熱錢將停止售股。只就關稅戰爭而言,不知道是否還有比這次橫掃,中國 3,250 億美元出口商品還大的利空。當然貿易戰爭不會因此就結束,但是關稅最大利空是否暫時出盡?這是預測股市有第二次金融風暴,長空在即需要戒慎恐懼的。

(圖四:前中國人民銀行長周小川,鉅亨網)
(圖四:前中國人民銀行長周小川,鉅亨網)

周小川先生講得沒錯,川普最好不要走進經濟學的矛盾中;凱因斯經濟學的消費者理論,就有「節儉的矛盾」理論;就是個人越省錢,則國家經濟成長會越低。前者是個體經濟,後者是總體經濟觀點;兩者矛盾。目前幾乎砍到見骨,美國的關稅警鈴已經觸動美元指數。別忘記金融財富的變化,遠比關稅要敏感快速龐大。川普是要在 2,000 億美元+3,250 億美元中,爭取經濟利益?還是要美國驚人的股市財富中,每天數以千億或兆計美元折損?答案非常清楚,股市金融定的防火牆,就是見大好就暫時收攤;關稅大戰即將有妥協機會。

(提醒:本文是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只為說明用,對任何股市、個股絕無多空立場;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亞太區域發展暨治理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邱志昌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