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沃斯企業領袖:比經濟放緩更令人害怕的 是央行束手無策

(圖:AFP)
(圖:AFP)

對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的企業領袖來說,最令他們害怕的可能不是全球經濟成長放緩,他們更擔心央行如何應對。

對此最典型的發言,來自橋水基金 (Bridgewater Associates) 創辦人達里奧 (Ray Dalio),他在週二說:「長期來看,最讓我感到害怕的是,我們的貨幣政策具有局限性,而貨幣政策是我們最寶貴的工具。」

央行恐無空間應對經濟衰退

達里奧認為,下一波的經濟衰退,不僅美國有顯著的風險,歐洲、中國及日本也將遇上同樣情況,只因全球處於一個長期經濟周期的尾聲。

他強調,民粹主義的崛起及多國貿易爭端持續等政治議題,與經濟的關係變得更為密切,這與 1930 年大蕭條時出現的環境特徵十分相似。

但各國央行能夠出手的空間十分有限。之所以會如此,主要原因是 2008 年金融危機期間,各國央行採取了不尋常的寬鬆,以防止經濟崩潰。在 10 年之後,各主要央行才正開始慢慢收緊,但如此一來,由於利率還在歷史低點,讓央行幾乎沒有空間降息。

瑞銀 (UBS) 主席 Axel Weber 表示,現在唯一還能有迴旋餘地的央行,恐怕只剩美國聯準會了。

今年經濟前景令人不安

各國央行即將面對的,是在貿易緊張局勢下,讓人不安的經濟前景。不僅中國去年的經濟成長寫下 30 年以來最弱,今年全球的成長恐怕都不佳。IMF 上週將 2019 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下調至 3.5%,這已是他們第二次向下修正。

在這種成長的前提下,全球央行利率正常化的腳步將變得更難。Weber 說:「整體來看,我認為貨幣政策正常化不是這個週期的事,要到下個周期。他們不會這樣做,因為經濟正在減弱。」

美國聯準會將在下週公布利率決策,市場普遍預計會按兵不動。

縮表是央行的大難題

除了利率難以上升之外,各國央行的另一個難題,是擁有太多債務。美國聯準會已經開始縮表,以處理這個難題,但歐洲及日本央行還未開始行動。

達里奧指出,決策者只要行動過快,就無法避免市場波動的風險。正因為收緊速度過快,資本市場難以應對,讓股市在 12 月出現拋售。

在一些國家,央行還將面臨政治壓力,如印度及土耳其等國。即使是美國,也難逃川普一再批評,要其放慢升息腳步。

Capital Economics 首席經濟學家 Neil Shearing 表示,如果政府向央行施壓,要求刺激經濟,央行甚至可能成為下一次危機的源頭。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