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鷹派傳統 達拉斯聯儲主席稱聯準會升息應暫停「幾個季度」

※來源:華爾街見聞
達拉斯聯儲主席Robert Kaplan。(圖:AFP)
達拉斯聯儲主席Robert Kaplan。(圖:AFP)

聯準會高官正在關注市場和全球經濟。即使是曾以鷹派傳統著稱的達拉斯聯儲主席,也在新近談話中呼籲暫停升息。

美東時間 3 日周四,達拉斯聯儲主席 Robert Kaplan 接受彭博採訪時表示,他在仔細關注市場,全球經濟增長在減速,對利率和經濟敏感的行業疲軟,金融環境收緊,這是他觀察到市場反映的三大問題,「它們也在影響我對貨幣政策的看法。」

Kaplan 認為,聯準會應該暫停升息,「要花一些時間了解這三個問題的深度和廣度」。他仍然認為,目前聯儲的政策利率還是對經濟增長略為寬鬆的。

「在這些問題解決以前,我們不應該在利率上有進一步行動。所以,我會擁護按兵不動,比如在今年前幾個季度。如果你問我我的基準情況,那就是根本不行動。」

Kaplan 說,10 月以來的信貸利差大幅擴大。他預計美國 GDP 增速會小幅下降。他認為聯準會未來多個月採取什麼樣的行動至關重要。

在另一大收緊貨幣舉措——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縮表)方面,Kaplan 比聯準會主席鮑威爾表現得更偏鴿派。

Kaplan 說,「如有必要」,聯準會應該對調整縮表持「非常開放」(very open)的態度。

「在縮減規模和步調方面,可能有很多事可以做。但除了說我們在非常、非常悉心地觀察它,我不想說別的,哪怕是猜測。」

而兩周前,鮑威爾還在聯準會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明確表示,聯儲此前決定縮表處於自動駕駛狀態,「我沒有看到我們改變這點」。

Kaplan 擁有 2020 年、並非 2019 年的聯準會貨幣政策委員會 FOMC 的會議投票權。華爾街見聞注意到,達拉斯聯儲主席有鷹派傾向的傳統。2018 年年初,Kaplan 還被外界評為適度鷹派的高官,但此後他的立場逐漸模糊,到了 11 月,路透報導已經稱他為中間派了。

12 月聯儲會議被批不夠鴿派

兩周前,聯準會宣布 2018 年第四次升息,同時公布的利率預期點陣圖顯示,多數聯儲決策者將 2019 年的升息預期次數由三次降為兩次,按理說,這是一次鴿派但不悲觀的政策決議。

但在聯儲決議公布後十分鐘左右,三大美股指數盡數轉跌,公債利差收窄。在鮑威爾表示縮表步伐不變、縮表未明顯干擾市場後,當天道指振幅接近 900 點,收盤跌入熊市,和標普雙雙收創新低,2 年和 10 年期美債殖利率分別創四個月和七個月新低,5 年與 1、2、3 年期美債殖利率曲線全部倒掛。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種反應顯示,市場認為聯儲還不夠鴿派。

而華爾街見聞會員專享文章《下調升息預期 市場反而被嚇趴?一文讀懂今年最關鍵的聯準會 FOMC 會議》指出,真正引發股市和債市異動的原因,可能無關「鴿鷹」,而是鮑威爾透露出「深深的不確定性」。比如他承認,2.5% 的現有政策區間上限已經觸及中性利率的預期區間下限,但也強調沒有人知道具體的中性利率應該在哪裡;他一再強調「政策並非出於預設模式,要聽數據對我們說什麼」,但也表明對升息的路徑和目的地更加不確定,因此「明年八次 FOMC 都有可能採取行動」。

市場預期聯準會 2019 年可能降息

本周三盤中,反映交易者對聯準會政策前景預測的美國公債近期遠期殖利率利差——六個季度和三個月美債遠期殖利率之差跌為負,為 2008 年 3 月以來首次。

聯準會經濟學家 2018 年曾指出,美債近期遠期殖利率利差是一項領先的指標。若它轉為負值,意味著市場認為「未來多個季度」貨幣政策會寬鬆,因為「他們預計決策者要對已發生的衰退或衰退的威脅做出回應」。

巧的是,同在周三,被視為最可靠衰退風向標的 3 個月與 10 年期美債利差跌至 18.6 基點,創後金融危機時代新低,幾乎只有 12 月 31 日日內高位的一半。

就在聯準會公布 12 月升息決定後,華爾街見聞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在文章《聯準會終於「認慫」 中國貨幣政策空間徹底打開》中指出:

「此次聯準會無論鴿派還是鷹派,對於美國股市都難言利多。鴿派的結果已經顯而易見,而如果聯準會鷹派結果大機率更糟——在經濟下行周期的緊縮貨幣政策,對股市無疑更加致命。」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