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觀分析師不再唱空 進軍IoT市場 GE創至少三年最大漲幅

※來源:華爾街見聞
GE股價創至少三年最大漲幅。(圖:AFP)
GE股價創至少三年最大漲幅。(圖:AFP)

周四,126 年曆史的「百年老店」通用電氣(GE)盤前漲逾 10%,開盤後最高站上 7.50 美元,日內大漲 12%,周二還曾創下 6.66 美元的 2009 年 3 月以來收盤最低。

最終,通用電氣收漲 7.30%,盤後繼續小幅上漲。據《華爾街日報》和財經媒體 CNBC 統計,盤初的 12% 是該公司在 2009 年以來最大單日百分比漲幅;彭博社則認為,這一漲幅為 2015 年以來單日最高。但今年以來,通用電氣仍累跌了 60%,並較 2000 年 8 月的歷史最高 60 美元深跌了近 90%。

(上圖來自雅虎財經)

通用電氣股價飆升的原因首先是,長期看衰 GE 的摩根大通分析師 Steve Tusa 將股價評級由「減持」上調至「中性」,認為該股「目前水平的平衡風險回報」有所增加,並將其移除看空名單。據 TheFly.com,摩根大通從 2016 年中旬起就維持對 GE 的賣出評級,該股在此期間從 2016 年 6 月底的 31 美元跌超了 75%。

另一個提振股價的消息是,據《華爾街日報》,GE 電氣數字部門(GE Digital)宣布,將把旗下 ServiceMax 的多數股權出售給私募股權機構銀湖資本(Silver Lake),並創建一家新的工業物聯網軟體公司。通用電氣預計,新公司將年收入 12 億美元,目前還沒有計劃尋求 IPO。

GE Digital 是去年離開通用電氣的前 CEO Jeff Immelt 戰略願景的關鍵,成立於 2015 年,獨立於公司其他的工業部門。Immelt 曾表示,他的目標是到 2020 年讓 GE 稱為十大軟體公司之一。2016 年,通用電氣以 9.15 億美元收購了基於雲現場服務管理軟體的製造商 Service Max。而銀湖資本在 2013 年幫助戴爾公司完成私有化。

上文提到的摩根大通分析師 Tusa 認為,通用電氣的負債和其他「已知的未知」風險都已反映到當前股價上,所以「有可能該公司可以通過重大調整來限制近期的下行風險」,例如很可能需要進行重大的股權融資。

他預計,通用電氣的支撐位是 5 美元、阻力位是 8 美元,短期內仍有下行風險,但是築底行為逐漸完成,並維持目標股價 6 美元。有媒體注意到,這一目標價仍比周三的收盤價 6.71 美元低了至少 10%。本周二,GE 股價刷新金融危機以來低點,重回 1992 年 10 月的股價水平。

儘管華爾街認為通用電氣股價的漲幅空間有限,公司債券今日卻頗為利多,成為美公債市交投最為活躍的企業債。據《華爾街日報》援引 MarketAxess 統計,2044 年到期的債券價格上漲 4%,至 83.47 美分;Trace 債券價格數據也顯示,2035 年到期、票面利率為 4.418% 的債券價格漲超 1 美分,至 84.768 美分,創一個月以來最高。

摩根大通分析師 Tusa 認為,通用電氣可能最多發售 250 億美元的新股來幫助償債,但 GE 此前多次否認有股權融資計劃。公司新任 CEO Culp 上個月表示,考慮到公司的地位,有關資金流動性的問題可以理解;GE 從資產出售中就能」得到 200 億美元的現金」,有能力扭轉局面。

但通用電氣一直以來的轉型計劃看起來並沒有得到市場支持。上周,公司正式將股息削減至 1 美分 / 股,引起很多股東的不滿。今年 10 月,GE 意外換掉了上任不久的 CEO John Flannery,首次讓外部人士兼董事會成員 Larry Culp 接任。本周一公司宣布,此前負責 AIG 重組的 Paula Rosput Reynolds 加入董事會,幫助新任 CEO 重整旗鼓。但當天股價下跌 1.14%,周二再跌 2.45%,10 月以來累跌 40%。

華爾街見聞此前文章提到,10 年前,通用電氣的管理模式還被全球視為圭臬,短短一年間卻兩度換帥、出售資產、大力縮減資產負債表。今年前九個月,在股息分紅大砍 95% 的背景下,GE 的自由現金流仍為零,令股價估值受到巨大衝擊。再疊加被移除出參與創始的道瓊斯指數,導致大量追蹤指數的 ETF 和機構對 GE 大舉拋售。

摩根大通分析師 Tusa 可謂是看空 GE 的第一人。早在 2016 年 5 月,通用電氣股價一度超過 30 美元時,Tusa 就曾發出看空警告,對該公司的盈利和現金流前景提出了質疑。後來隨著股價暴跌,Tusa 獲得了更多華爾街的追隨者。所以,Tusa 對通用的評價常常會左右該公司股價的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