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專欄】中美關係:進入戰略競爭新時代

中美關係進入未知水域,未來幾年還可能變得更加複雜,更具挑戰性。我們預測的基準情景是,雙方將會就廣泛的經濟和安全議題展開 “打打談談” 的多輪較量。近期中美兩國領袖在 G20 峰會期間會晤決定雙方暫時休兵,就證明了這一點。然而,兩國要取消互徵的關稅目前看來可能性也不高。當前,美國仍對總值 2500 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並且大幅收緊了 27 個關鍵科技領域(包括半導體、飛機和生物科技等)的外國投資限制,還在新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中加入暗中針對中國的 “毒丸” 條款,加大對中國施壓。

中國採取了針鋒相對的反制措施,已對價值 1100 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 5% 至 25% 的關稅,佔美國對華總出口的近 70%。儘管美中貿易爭端暫且休兵,但長遠來看,兩國經濟逐漸脫鉤,現有的供應鏈在區域間重新佈局,是更可能發生的情形。我們認為,爆發全面的貿易戰或軍事冷戰依然只是一種概率很低的尾端風險,因為中美兩國已經形成經濟和文化等方面相互依存的格局。

中國著力穩定國內經濟

大多數人認為,北京錯估了美中貿易衝突的嚴重性,也低估了去槓桿對民營經濟和地方政府基礎設施支出帶來的影響。實際上,中國已在 7 月底調轉政策方向,轉向政策寬鬆。即將於 12 月中旬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及改革開放 40 年慶祝大會上,很可能公佈進一步的穩經濟措施,包括國企改革、市場准入以及減稅等。

從美日貿易戰得到的教訓

1980 年代至 1990 年代美國與日本貿易戰的重要教訓值得中國記取。當時的情況與現在類似,日本對美貿易順差持續上升,招致美方不滿,認為日本不公平的產業政策導致美國的製造業工作流失。隨著關稅不斷加碼,日本最終服軟,實行出口自願限制措施,並將汽車生產基地遷移到美國。日本還試圖通過超寬鬆的貨幣和財政政策來推動進口。儘管採取了種種措施,但日本的貿易順差仍在繼續成長。最終,美國於 1985 年透過《廣場協定》聯合拋售美元,導致美元日圓匯率在兩年內從 240 大幅貶值至 120。現在日本的許多經濟學家在回想當年時,都認為日本做出的讓步導致其國內工業基礎 “空洞化”,是催生 1980 年代末期泡沫經濟的罪魁禍首,最終導致日本經濟數十年的迷失。北京可以從日美貿易戰汲取的教訓是:貨幣急劇升值、貨幣和財政政策大幅放鬆、對壞帳過度寬容,都是需要避免的政策選項。

中美全面競爭將成為常態

中美關係已進入戰略競爭新時期,涉及範圍遠不止貿易和投資,還延伸至遊戲規則、價值觀、治理模式等諸多領域的分歧。雙方在地緣政治影響力、保持科技絕對優勢等方面也展開競爭。過去三十年來中美經貿聯繫日漸緊密,如今卻漸行漸遠,未來兩國關係還可能變得更加崎嶇,但是我們認為,爆發全球貿易戰的可能性依然很低。中美之間將經歷「打打談談」的多輪較量,最終可能重塑全球地緣政治現有格局。


縱橫宏觀 瑞銀焦點 | 胡一帆

於2015年11月加入瑞銀,擔任財富管理大中華區首席投資總監及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在加入瑞銀前,曾於海通國際擔任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經濟學家,並於2013-2014年榮獲《機構投資者》中國「最佳研究鑽石獎」及「大中華區最佳經濟學家」。擁有美國喬治城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與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且為《中國經濟新格局:策略轉型及全球重組》(2014)一書作者。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