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出海、離場:寒冬下的中國遊戲能否突圍?
※來源:華爾街見聞

寒冬下的中國遊戲能否突圍?(圖:AFP)
寒冬下的中國遊戲能否突圍?(圖:AFP)

11 月初,在 2018 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S8)中,中國電競戰隊 IG(Invictus Gaming)為中國捧回了首個召喚師獎盃,一時間刷屏無數,無數遊戲玩家「含淚慶祝」。

曾被批為「扶不起的一代人」在這天終於挺直了腰板。隨著小遊戲興起、《王者榮耀》和《陰陽師》成為現象級大 IP,再到今年進入亞運會表演項目的 6 款電子競技遊戲中 3 款來自中國。中國遊戲行業看似熱鬧起來。

根據 GPC、CNG 聯合發布的《2018 年 1-6 月中國遊戲產業報告》,今年 1-6 月,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 1050.0 億元,年增率增長僅為 5.2%,這一數字在上一年為 26.7%。

人才供給和需求的變化也反映了目前遊戲行業的不景氣。獵聘大數據顯示,在 2018 年 1-10 月份,遊戲行業人才需求和供給的年增率增幅均出現明顯下滑。人才供給層面,從 2016 年的增長 68.51% 下滑到了今年前 10 個月只增長 27.61%;人才需求的年增率增長幅度則從 2016 年的增長 52.72%,下滑到了現在的增長 23.46%,降幅近 30%。

(數據來源:獵聘大數據)

由於行動遊戲的紅利期結束、版號審批延緩等現象的出現,過去幾年蓬勃發展的遊戲行業,在今年迎來了「大考」。

中小廠商夾縫中求生

2018 年 3 月,深圳玉蘋果科技的 CEO 謝遠捷決定把營運 3 年的公司「賣了」。

在此之前,謝遠捷和他的 5 人團隊一直做中輕度休閒類遊戲,兼顧國內和海外發行,作為一家小廠商,很多時候他們都「一人當三人用」,資金和人員都壓力不小。

由於涉及海外市場,謝遠捷團隊經常要花 2-3 個月時間去做遊戲本地化,「本來研發的時間就長,再加上本地化營運,根本耗不起」,謝遠捷告訴全天候科技。

從 2017 年開始,團隊的壓力越來越大,遊戲質量也開始得不到保障,這讓他不得不做出選擇。

「我跟合夥人商量,覺得這樣一直耗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就找公司收購。」最終,謝遠捷如願引入一家 500 人規模的遊戲大廠,成為其子公司。

幾乎同時,一紙上層通知讓遊戲廠商們倒吸了一口冷氣。

2018 年 3 月 29 日,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遊戲申報審批重要事項通知》,稱由於機構改革,所有遊戲版號的發放全面暫停,且並未通知暫停期限。

從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官網公布的資訊看,2018 年 3 月迄今,再沒有新的網路遊戲獲批。

即使找到了可依靠大樹,但謝遠捷團隊的國內業務,依然受到了不小影響。

因為版號的限制,從今年 6 月份開始,謝遠捷就把開發方向轉向了不需要版號的 H5 遊戲。直到 8 月,「H5 遊戲也需要遊戲版號」的消息開始傳來,這讓他和同行們有些鬱悶。

沒有遊戲版號,就意味著不能在遊戲內通過道具購買獲得流水,只能靠廣告收入,這對於以道具內購占到總流水 50% 的團隊來說,打擊巨大。根據謝遠捷的預測,今年公司的流水相比較去年可能會下降 60%。

謝遠捷留意到,從年初開始,身邊至少有 15 家左右的中小廠商倒閉或者轉型,「還在堅持的幾家也在苦苦掙扎,絕大部分都已經遠離遊戲行業去做應用開發了。」

同樣感受到行業蕭瑟的還有深圳灣外星人科技的 CEO 吳嘉勇。

作為一家以「承接定製項目以及自研發」為主的中小 CP(content provider,內容提供商),在 2015 年成立時,其服務的客戶主要是「資金鍊接近斷鏈的中小 CP」以及「非遊戲行業尋找定製化服務的客戶」。

但從 2015 年年底開始,吳嘉勇發現不少中小 CP 開始斷糧了,來自於甲方的定製需求也逐漸減少。

「進入到 2017 年,基本承接的項目都是 H5,而且更多是渠道方客戶和業外的客戶,而到了 2018 年,渠道和業外客戶也入場的少了。」這讓他們不得不考慮轉型。

隨著小遊戲的崛起,此前承接 H5 遊戲較多的吳嘉勇團隊,在今年更多的把精力放在了小遊戲上。據了解,今年他們已經幫客戶定製了 8 款小遊戲,以此替代往年中等規模產品帶來的收入。「現在這個階段,學會控製成本很重要。」吳家勇說。

如今,不少中小 CP 已經計劃通過遷移節省開銷,例如有公司計劃從北京遷到廣州,同時也有一些團隊計劃從廣州遷往廈門、長沙等二三線城市。

「過去的 4 個月,我收到了不下 70 份的應聘簡歷。」一位浙江遊戲廠商的資深 HR 告訴全天候科技,應聘的人員多來自於同城或者附近區域的遊戲同行,其中不乏由於裁員或者公司整體轉型、倒閉帶來的人員變動。

遊戲巨頭的困局

不僅中小廠商,寒意已經席捲整個行業。作為遊戲第一大廠的騰訊無疑成了這場「遊戲風暴」的重災區。

根據騰訊 2018 年 Q2 財報顯示,手游、端游收入環比雙雙下滑,其中手游下滑 19%、端游下滑 8%。受累於版號限制,騰訊此前重金下注的「吃雞」(絕地求生)等幾款新遊戲,都迫於監管要求無法進行商業化變現。

騰訊的《王者榮耀》更是數次被央媒點名。為求「自保」,在近兩周騰訊連續公布了自己在遊戲上的一系列整治措施。

10 月 25 日,《王者榮耀》上線了史上最嚴厲的遊戲防沉迷措施——全部用戶強制公安實名校驗,未通過校驗的遊戲賬號禁止登錄;11 月 5 日,騰訊再發公告:《王者榮耀》的健康系統明年起將推廣至公司所有遊戲產品。

在遊戲評論人士羅斯基看來,騰訊的這一舉措明顯帶有「主動認錯」的意味,在「吃雞」遊戲因為版號問題無法商業化變現,天天德州因為涉嫌「賭博」被迫下線後,現如今騰訊在遊戲上或許承受不了太多的折騰。

對於目前面對的遊戲危局,騰訊高級副總裁、騰訊遊戲業務領軍人物馬曉軼在接受全天候科技採訪時也表示,政策收緊導致新產品上線的數量大幅減少,確實是今年騰訊遊戲業務增長放緩的原因之一。

據馬曉軼透露,2017 年,騰訊全年新上線的遊戲有 50 款左右,今年全年可能就 10 多款。

在不久前的騰訊新一輪組織架構中,曾被認為不會「挨刀」的 IEG(互動娛樂事業群)也出現了不小變動。

從架構調整來看,騰訊影業和騰訊動漫從 IEG 剝離,進入新成立的 PCG(平台與內容事業群),儘管尚未「官宣」,但 IEG 大機率僅保留遊戲和電競業務。

在分析人士看來,調整後 IEG 在騰訊內部的營收占比將降低,進一步弱化「遊戲公司」的印象,有利於應對監管。不過,馬曉軼強調,騰訊在遊戲和電競兩個方向上的決心和投入不會變。

在 8 月 30 日,國家新聞出版署印發的《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中表示,將對網路遊戲實施總量調控,控制新增網路遊戲上網營運數量。次日開盤,除了騰訊控股開盤大跌近 5%,A 股遊戲板塊同樣大幅下挫。完美世界跳空低開 6%,三七互娛低開 4%,迅游科技開盤跌 4%。

據「遊戲茶館」計算,僅 8 月 31 日當天,排名前十的遊戲廠商就累計蒸發 1722 億元,整個行業蒸發的市值或超過 2000 億。

另一組來自 Wind 數據顯示,截至 9 月 5 日,52 家遊戲類上市企業中,45 家股價下滑,38 家跌幅超過 20%,總市值蒸發超過 8566 億元人民幣

遊戲出海能否破冰?

「當前行業的不景氣其實是在吃過去幾年資本催熟快速發展的惡果。」北京億訊科技的 CEO 周競爭提到,版號從更大層面來講,是國家對行業的整體調控,具體來講就是針對遊戲行業的供給側改革,淘汰落後的遊戲產能。

至此,遊戲行業已經迎來了新一輪洗牌。

完美世界、巨人網路以及 37 互娛等上市遊戲公司在接受全天候科技採訪時表示,公司為了應對今年比較嚴峻的行業形勢,在業務布局和開展上都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調整。

因為版號的限制等問題,出海成為了三七互娛今年的戰略重點之一。下半年伊始,三七互娛發行的《江湖大夢》(《楚留香》海外用名)就正式登陸台港澳和新馬等市場;九月中旬,由三七互娛旗下 37GAMES 發行的 RTS 手游《Stone Arena》也正式於海外多個國家和地區上線。

網易和騰訊早在幾年前就開始了海外布局。受到國內「吃雞」遊戲無法商業變現的困擾,今年騰訊更是加大了在海外的推廣力度。

據日經中文報導,11 月 6 日,日本 DeNA 公司宣布,與中國騰訊開展合作。名為《傳說對決》的騰訊手游近期將在日本上線,除了帶日文翻譯外,還將起用人氣聲優為遊戲角色配音。DeNA 公司宣傳部門表示,「今後還將討論上線騰訊的其他手游。」

在今年 9 月份時騰訊還宣布與日本遊戲公司史克威爾艾尼克斯 (Square Enix Co. Ltd.) 建立合作關係,合作開發 3A 級別的新 IP 遊戲。

騰訊方面給出的數據顯示,《絕地求生》各平台版本的全球 DAU 已超過了 8000 萬,而《王者榮耀》的海外 DAU 也達到了 1400 萬。而像 IGG、FunPlus 這些早在海外建立市場的廠商,依靠《列王的紛爭》、《王國紀元》、《火槍紀元》等 SLG 手游獲得了海外市場,尤其是北美市場的穩定用戶群。

出海熱鬧,但各家交出的數據卻不令人滿意。以騰訊為例,根據 Sensor Tower 的數據顯示,在截止到 6 月 18 日的 11 周里,中國出海遊戲中,《堡壘之夜》手游收入為 9200 萬美元,同時期內騰訊的《絕地求生》手游卻僅在 1900 萬美元左右。

相比較起大廠,很多中小 CP 因為資金和人員的問題,出海的過程更不容易,「出海對技術的高要求,多語言版本的維護能力以及各個地區市場環境和用戶偏好不一樣,都讓中小 CP 在出海中面臨重重考驗」,周競爭說。

出海之外,提升遊戲質量也成了很大廠商共識。巨人網路就把打造 IP 、精品研發作為了 2018 年的重頭戲,希望能在惡劣的市場環境中依靠遊戲質量繼續保持自己在國內遊戲市場的市佔率。

9 月 10 日,中央人民政府網站發布了《文化和旅遊部職能配置、內設機構和人員編制規定》,其仲介紹了文旅部重組相關情況。

行業人士解讀,審核部門能夠公布重組進度,這意味著距離正常開展遊戲審查近了一步。但何時才會開放正常審批流程,還是一個未知數。

而在這之前,無論是抱團取暖還是積極轉型破局,或許對於遊戲廠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在這個寒冬中活下來。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