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縮槓桿、逃離科技股 美國對沖基金正在進行大撤退
※來源:華爾街見聞

(圖:AFP)
(圖:AFP)

在美股市場創下歷史新高的同時,對沖基金的表現卻遠遠落後於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不僅從 1 月份的高點下跌超過 5%,現在更是處於 2018 年來的最低水平。

美銀美林認為,這種糟糕的表現,是源自於許多對沖基金沒有對目前市場上唯一表現出眾的 FAANG 型股票投資足夠的資金。

今年 8 月,標普指數上漲 3%,FAANG 型股票里蘋果股票飆升 20%,Facebook,亞馬遜,Netflix 和谷歌則上漲超過 6%,據彭博估算,如果沒有這五隻股票,標普 500 指數在 8 月的漲幅將減少近一半至 1.8%。

其次,高盛還表示,對沖基金業績表現欠佳的最大原因是其凈敞口的下降。通過計算,對沖基金的凈敞口在今年第第三季為 55%,略低於第第二季。

更糟糕的是,高盛數據顯示,近幾個月來,凈槓桿率一直在穩步下降,而標普指數則回升至略低於歷史高點的水平。換句話說,隨著股市走高,對沖基金正在迅速去槓桿化。

據摩根士丹利匯整的數據,對沖基金的凈槓桿率在 8 月底短暫反彈後持續下降,已跌至今年以來最低水平,從 3 月份逾 60% 的歷史峰值下滑到 49%。

而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師認為,因對美股採取保守投資而未獲利之後,「聰明錢(smart money)」只會變得更加謹慎,為此也調低了對美國股票的投資觀點。

金融部落格 zerohedge 更是指出,陷入「困境」的「聰明錢」不願意增加對股市的敞口,表明了人們對標普 500 指數優於全球其他地區股市還能持續多久,越來越感到懷疑,這種對美國股市缺乏信心,也可能是對沖基金經理在 7 月和 8 月股市上漲時不得不在痛苦中觀望的主要原因。

糟糕的回報率也促使野村證券預測,對沖基金將不得不大幅提高槓桿率。不過儘管標準普爾指數較其歷史高點低了不到 1% ,但目前為止,對沖基金還是沒有鼓起勇氣採取行動,以避免在今年年底出現贖回潮。

另外,有「新債王」之稱的 Jeffrey Gundlach 本周二在一場網路直播中還提到,對沖基金和其他大型投機者一直在增持美國 10 年期公債期貨和超長期公債期貨空倉,使得凈空頭部位規模創下紀錄高位,如果美國公債殖利率下滑,將會出現空頭「踩踏」現象。

據彭博社統計,截至今年 9 月 10 日,Gundlach 的債券基金回報率為 0.2%,超過彭博追蹤的 78% 的同類基金。在過去五年裡,他的債基平均年回報率為 3.3%,優於 89% 的競爭對手。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