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中國持美債創年內次高 日本四個月來首度增持 俄不再是主要持有者
※來源:華爾街見聞

5月中國持美債創年內次高。(圖:AFP)
5月中國持美債創年內次高。(圖:AFP)

在美國代表團訪華進行貿易談判的 5 月,雖然美債價格走低,但兩大海外「債主」中國和日本的持倉均回升,俄羅斯已經不再是主要持債者。

美國財政部美東時間 17 日本周二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5 月中國(內地)所持美國公債規模環比增加 12 億美元,增至 1.1831 兆美元。繼 4 月持倉跌落 3 月所創的五個月來新高後,中國重又增持美債,持倉規模為今年僅次於 3 月的年內第二高水平,穩坐美債最大海外持有地區席位。

據 TIC 報告,日本持有美債規模仍僅次於中國,5 月環比增長 176 億美元,增至 1.0488 兆美元,為連續三個月減持後首度增持,而且是今年以來首度增持逾百億美元,3 月和 4 月均減持超過 100 億美元,4 月持倉創 2011 年 11 月以來新低。

值得一提的是,5 月 TIC 報告表已經沒有顯示俄羅斯的持倉,俄羅斯已不再是美債主要持有者。彭博報導稱,這是 5 月 TIC 數據給分析師帶來的一大意外。

4 月 TIC 報告顯示,俄羅斯持倉排在 20 名開外,由 3 月的 961 億美元降至 487 億美元,環比幾乎劇減 50%。即使假設 5 月持倉降至 300 億美元的主要持有者最低門檻,5 月俄羅斯的環比減幅也已達到將近 40%。

前十大美債海外持有者之中,5 月只有中國香港、中國台灣和盧森堡的持倉分別環比減少了 23 億美元、33 億美元和 48 億美元,其餘持倉均增加。此前被海外視為中國持美債離岸仲介的比利時 5 月持倉排在第 12 位,當月持倉增加了 129 億美元

以下 TIC 截圖展示了 2017 年 5 月至 2018 年 5 月主要國家地區每月持有美債規模,單位為 10 億美元

5 月美股遭遇海外大拋售 美債跌價仍受青睞

雖然 5 月 10 年期美債價格明顯下跌、殖利率創下將近七年新高,但 TIC 報告顯示,5 月美債比美股更受海外投資者青睞。

5 月海外投資者凈買入美國公債 267 億美元,4 月凈賣出 47.8 億美元;5 月海外投資者凈賣出股票 265.8 億美元,為 2015 年 9 月以來最大單月拋售規模。

5 月海外投資者凈買入美國企業債 49.8 億美元,為連續第四個月買入。總體來看,5 月海外投資者買入美國資產 699 億美元,遠低於 4 月的 2331 億美元

TD Securities 的高級利率策略師 Gennadiy Goldberg 認為,5 月海外投資者增持美債源於全球貿易局勢緊張和義大利政局動盪導致的避險行動。彭博報導還認為,投資者在利用 5 月美債跌至低位的機會,以更好的價位重新入市。

猛拋美債 俄羅斯加速去美元

按照 TIC 報告數據,今年 1 月到 4 月,俄羅斯分別減持美債 53 億美元、93 億美元、160 億美元、474 億美元。假設俄羅斯 5 月持倉僅略低於被 TIC 報告視為主要持有者的最低門檻 300 億美元,5 月也至少減持了將近 190 億美元

俄羅斯加速去美元化的最新措施主要有二:一是大規模拋售其所持有的美國公債,大舉擴增黃金儲備;二是對更多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用人民幣支付,使用比例在近幾年呈現迅猛提升勢頭。

世界黃金協會(WGC) 數據顯示,俄羅斯今年第一季買入 41.7 噸黃金,蟬聯第一大買家;截止到 5 月 1 日,俄羅斯的官方黃金儲備達到 1890.8 噸,占俄羅斯央行外匯存底的 17.6%,超過中國排名全球第六。

與此同時,俄羅斯過去 20 年來還大幅開採國內黃金礦場,黃金開採量幾乎翻了一倍。根據俄羅斯黃金生產商聯盟的數據,僅過去十年,該國的生產商就開採了 2189 噸黃金。

針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俄羅斯企業使用人民幣對其中的 15% 進行貿易結算。而僅僅在三年前,這一比例還只有 2% 左右。

貿易威脅未減 美國不乏弱化海外拋美債影響工具

TIC 數據顯示,在中美貿易摩擦明顯加劇的今年 4 月,前十大美債海外持有者之中,只有開曼群島持倉環比增加,其餘均減少。除了拋售力度最大的俄羅斯,當月愛爾蘭減持超過 170 億美元美債,日本減持了 120 億美元,中國減持 70 億美元

這麼做不難理解:川普執意用高額關稅發難各大貿易夥伴國,全球投資者擔憂部分美債持有國將可能拋售美債,以此作為側面施壓的手段,更不要說俄羅斯已經遭受了來自美國的數輪制裁和威脅。

今年 5 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團訪美,中美兩國 5 月 19 日在華盛頓就雙邊經貿磋商發表聯合聲明。雙方同意,將採取有效措施實質性減少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同意鼓勵雙向投資,將努力創造公平競爭營商環境。

申萬宏源宏觀團隊梳理新華社報導及外交部表態認為,5 月中美貿易談判在部分領域有一定共識,但是並未達成最終的協議。由此來看,中美貿易爭端還將延續下去。

在貿易形勢日趨緊張的背景下,中國是否會動用拋美債這個「大殺器」受到熱議。

耶魯大學經濟學家、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區總裁史蒂芬羅奇曾把拋售美債比喻為中國「最後的防線」。

由於聯準會正處於升息周期,只要其在前瞻指引中暗示未來升息次數將低於市場當前的預期,就能部分抵消中國拋售美債的影響。聯準會還可以以更直接的方式回應中國拋債:調整縮表進度。總之,美國不缺弱化中國拋售美債影響的技術手段。

海外投資者在本國低利率政策情況下,會對美公債券市場引起極大興趣,並且偏好投資收益較高的美國公司債券而非美國公債。海外投資者的美國公債持有率將下降。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