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中間價止跌回升報6.6259 升值134點

人民幣中間價止跌回升報6.6259 升值134點(圖:AFP)
人民幣中間價止跌回升報6.6259 升值134點(圖:AFP)

人民幣中間價報 6.6259,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 6.6393。

人民幣已回到相對均衡水平後續將雙向波動

無論從我國經濟基本面、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美元指數和貿易摩擦等方面來看,未來人民幣都不存在 “跌跌不休” 的可能性。

首先,人民幣匯率水平主要由我國經濟基本面決定。今年上半年,我國經濟呈現出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預計全年經濟增速保持在 6.7% 左右。並且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深入,“三去一降一補” 成效顯著,當下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社會創新創造活力明顯增強。我國經濟穩定運行的質量和效益在穩步提高,發展的穩定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也在進一步提升。因此,我國良好的經濟基本面,為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奠定了內生基礎。

其次,美元指數方面,4 月中下旬以來,美元指數強勢反彈。但美元指數的升值更多是階段性變化,當前美元指數也面臨壓力,比如貿易摩擦對美國的影響等。隨著特朗普稅改的推進,預計美國財政赤字將繼續擴大,這在一定程度上會遏制美元走強勢頭。此外,與其他國家貨幣相比,人民幣貶值幅度並不大,這也證明它已經部分抵消了美元指數波動的負向外溢。

再次,隨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未來人民幣有彈性的雙向浮動將成為常態。同時,人民幣中間價定價機制的不斷完善和市場複雜度,都決定了人民幣不會呈現出單邊走勢。有專家建議,從 2017 年年初人民幣匯率預期企穩的經驗看,維持常態化的匯率預期管理和前瞻性地採用疏堵並舉措施化解貶值 “心魔”,將扭轉短期非理性,引導匯率回歸調節中國經濟內外均衡的本位。

匯率波動是市場行為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概率低

藍鐵認為,看空人民幣與看空中國經濟其實是同體嬰兒,上半年中國投資和消費增長放緩讓這種論調沉渣泛起,但中國經濟處在新舊動能轉換的節點,況且又受到去年以來貨幣政策緊縮高強度去槓桿的影響,經濟指標有所波動很正常。

著名經濟學者任壽根認為,人民幣貶值因素主要包括四個方面。一是美國的貨幣政策。美國實施的加息預期與實際加息行動兩者互相強化。美國已經採取實際行動逐步加息,而中國尚未進入加息通道,會吸引資金流向美國。此外,美國已對資產負債表縮表,美國貨幣供應量減少。二是美國的稅收政策:美國 2018 年稅收制度改革總體是產生減稅效應,這會刺激資金流向美國。三是歐洲的貨幣政策:歐洲經濟已經進入正常的經濟增長軌道,已逐步擺脫了次貸危機和歐債危機的影響。四是貿易衝突:會減少中國貿易總量和順差,貿易順差減少會影響人民幣匯率。

只要堅持正確的經濟戰略,堅持人民幣匯率穩定導向,在人民幣短期波動過大時適時調節,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概率低。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