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猛虎出柙 看見莫迪的野心
※來源:遠見雜誌

文╱林讓均

很難想像,印度這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竟有近 1/3 是文盲、超過 2 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水電交通的基本建設為人詬病。總理莫迪四年前上台,改革風風火火,既廢鈔,又一統稅制,全國推行 1 萬多個改革方案。鐵腕執政之下,慵懶沉睡的印度已然甦醒,成為蓄勢躍起的亞洲猛虎。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印度今年經濟成長可望達到 7.4%,明年上看 7.8%,穩坐全球經濟成長冠軍寶座;也有機構預測印度可望今年超越英國、法國,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還要超德趕日,在十年內成為第三大經濟體。莫迪甚至大膽喊出印度經濟將在 2025 年前翻倍、成為 5 兆美元經濟體。

《遠見》團隊深入印度,除了見證經濟猛虎出柙的實力,也窺見了貧富差距下、百萬人棲身貧民窟的現實困境,莫迪的遠大野心,究竟能不能徹底翻轉印度,《遠見》帶你全盤檢視!

5 月中旬一個傍晚,正值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下班尖峰時段,塞在縱橫交錯的高架與水平道路之間,人、車,以及路邊遊走的牛,就像被攤在餘溫仍有 37 度的烤肉架上。

儘管氣溫蒸騰,計程車司機沙特南(Satnam)在行經賽馬場路的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官邸時,仍不忘介紹:「這是莫迪的房子喔!」

問他對莫迪觀感,沙特南不假思索:「我支持他,改革是對的,這樣孩子才有好的未來!」

有三個兒女的他說,之前主政的「國大黨」太保守,沒辦法帶領印度往前走。話聲未落,後方的喇叭聲又連珠響起。「那些車按喇叭不是要嚇人,只是想告訴大家:我來囉!」沙特南解釋印度人獨特的開車文化。

就如同一般市井小民的喇叭聲一樣,2019 年即將尋求連任的莫迪政府,四年來何嘗不是以大動作改革和經濟表現,努力向國際證明自身存在。

不過,今日的印度早已無須搖旗吶喊「我來了」,已是一個令人無法忽視的經濟強權。

超越英法 追德趕日 印度躍升全球經濟龍頭

根據 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印度在 2018 年度將以 7.4%的 GDP 成長率再度打敗中國,重登「全球成長王」寶座,而未來幾年仍將維持 7.8%~8%以上的高速成長。

英國智庫「經濟與商業研究中心」(CEBR, Centre for Economic and Business Research)更宣告,印度今年將超越英國、法國,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並在十年內凌駕德國、日本,於 2027 年挑戰全球第三大經濟體的地位。

甚至,最快在 2050 年之後、21 世紀的後半段,印度就會斥退美國、中國這兩個老大哥,壯大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

今年元月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EF),印度總理莫迪受邀發表開幕演講。他站在這個全球矚目的舞台上,豪氣宣布「印度經濟將再翻倍成長,在 2025 年之前成為 5 兆美元經濟體!」

力拚改革〉建國以來 最大規模政策改革

莫迪的野心,全世界都聽到了!屬於印度的世紀已然到來,許多全球權威經濟研究機構替印度接連按「讚」。

但事實上,最早授予印度冠冕的研究報告,是 2001 年高盛(Goldman Sachs)發布,將巴西(B)、俄羅斯(R)、印度(I)與中國(C)相提並論的「金磚四國(BRIC)」,預言這四國將成為經濟強權。該報告對世界經濟走勢產生深遠影響。

當年金光閃耀、喧騰一時的金磚四國,十多年來幾度光芒褪去,俄羅斯和巴西遭逢多次經濟危機,而最快站穩腳步的中國經濟也不再高速成長、面臨結構轉型。

至於印度,挑戰從沒少過,還曾在 2013 年被打為「脆弱五國」,一度與土耳其、巴西、印度、南非、印尼並列為易受外資干擾的脆弱經濟體。

不過,隨著莫迪在 2014 年上台,風向變了。

當時,擔任近 13 年古吉拉特州(Gujarat)州長的莫迪,挾著古州年平均成長率 10%的驚人治理成績,帶領「印度人民黨」(BJP)擊敗長期執政的「印度國民大會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並且登上總理大位。

自此,印度壓下按鈕、轉骨拚經濟,開始了從 1947 年獨立建國以來,未曾有過的大規模改革。

「過去國大黨執政,印度人民算是有飯吃、有衣穿,溫飽無虞,但就是欠缺希望!」駐印超過五年、見證莫迪改革的駐印度台北經濟文化中心代表兼特任大使田中光觀察,莫迪的上台,給了印度人民一個改變的願景。

鐵腕耍狠〉廢鈔、商品稅改 莫迪決心震撼全球

 印度官方投資促進組織「投資印度」(Invest India)總經理暨執行長巴格拉(Deepak Bagla)指出,四年來,印度中央與地方政府力推政改,大大小小加起來,就有 1 萬 5000 個方案。

其中,最具威嚇力、最能展現莫迪鐵腕手段的改革,就屬一夕生效的「廢大鈔」政策。

2016 年 11 月 8 日晚上 8 點 15 分,莫迪透過電視演說宣布要廢止 500 和 1000 盧比紙幣,以新版的 500 和 2000 盧比紙幣替代,而且當天午夜 12 點生效。

消息一出,隔天全印度的銀行被換鈔的人潮塞爆,示威遊行也遍地開花。

「那場面真的是奇觀啊,門一拉開,就看 400~500 人等在外面!」中國信託新德里分行行長盧樹弘說,中信印度分行以企金客戶為主,平時消金客人沒幾個,但那時卻瞬間湧入百倍人潮。

他回憶,廢鈔政策讓日常運作完全卡住,卡車司機不願載貨,新德里甚至一星期吃不到青菜。而在農村地區發生多起婦女自殺事件,只因好不容易攢下的私房錢,無法拿去換新鈔,全變成了廢紙。

莫迪耍狠廢鈔,讓全國八成現金流動出現問題,企業與人民哀鴻遍野,2017 年的 GDP 成長率從前一年超過 7%摔到 6 字頭。

繼廢鈔後,去年 7 月 1 日莫迪又推出印度獨立以來最大稅改案 GST(商品及服務稅),這又是另一樁「大爆炸」等級的改革。

原本印度 29 個州有各自的稅法,對商品與服務各自課稅,因此稅務層層疊疊、非常複雜,但莫迪將之統合在 GST 之下,分為 0%、5%、12%、18%與 28%等五個稅率,全國按照同一套標準課稅。

稅法一公布,又是立即實施,各地電腦系統頻頻當機,規定朝令夕改。讓還未適應廢鈔的企業,再歷經一次兵荒馬亂,也重挫了莫迪的政治聲望。

調整體質〉掃貪、抓逃稅 改善經商容易度

然而,兩次大爆炸改革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去年 11 月,世界銀行(World Bank)公布 2018 年「經商容易度(Ease Of Doing Business)」排名,全球共 190 個國家參與評比。

印度竟從 2017 年的 131 名,跳升至 2018 年的 100 名,連世界銀行都說「這在大國之中是首創紀錄」。世界銀行這份「最佳進步獎」,以及 2018 年 GDP 成長率再度回到 7%的預測,算是給了莫迪及時的平反。

「廢鈔與 GST 稅改,都屬於短空長多的結構性改革,」台灣資誠稅務諮詢顧問公司執行董事、印度市場負責人蘇宥人指出,GST 化繁為簡,各層級政府就不再有理由可以徵收各種間接稅或收賄。

而莫迪廢鈔則是一掃印度長年以來的地下金融、黑金、貪腐與逃漏稅的弊病,讓所有金流變透明檯面化,中央政府才能收到更多稅,否則印度繳稅人口號稱僅 2~3%。

但莫迪的政策企圖心不僅於此。推行廢鈔政策同時,他也推動「數位身分認證系統」,稱為「Aadhaar」,每一個住民都能申請一組代表自身的身分認證號碼。

同時,政策放行零元也能開戶,鼓勵民眾開立銀行帳戶,然後用「統一支付介面」(UPI, Unified Payment Interface),將帳戶、手機號碼與 Aadhaar 號碼綁在一起。

「莫迪政府是很聰明的,如此一來,不僅人民身分無所遁形,金流也能一起掌握!」台灣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印度籍會計師羅潔卓(Laisha Rajendran) 說,印度政府導入生物辨識系統,用戶只要輸入手機號碼、按指紋,就能轉帳、支付。

這些配套措施讓印度衝高數位支付普及度,儘管有侵權爭議,但大步邁向「無現金社會」。

翻轉產業〉人口紅利加溫 內需消費力驚人

印度政府急於導入數位身分辨識,也是因為印度有龐大的戶籍黑數,而且人口還在快速成長中。

目前印度人口已超過 13 億,是全球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國、約占全球人口 18%。聯合國曾在人口報告中指出,印度將在 2022 年超越中國,成為人口第一大國。而 WHO(世界衛生組織)也推估,印度人口將在 2050 年達到 17 億。

「印度不只是人口多,還很年輕,這點很吸引外資!」接任外貿協會董事長至今一年半,已八度率團考察印度的黃志芳表示,印度年齡中位數約 27 歲,中國 37 歲,而日本更已達 47 歲。

印度的「人口紅利」更直接反映在勞動力上。

若統計 15~59 歲的優質勞動人口,占印度總人口的 62.7%。而印度 25 歲以下的人口已是全球最多、達 6.16 億人。

眾多人口,也代表廣大內需市場。 近七成人口住在低度開發農村的印度,是全球最後一塊飆速成長的超級市場,每年誕生 1500 萬人。預計 2025 年,將成為世界第三大消費市場。

一位已赴印度營銷的台商告訴黃志芳,「當然要去印度卡位,這是最簡單的數學問題!」

2030 年以前,印度會再有 2.5 億人變成中產階級(現已約有 3 億人);即便在農村,也將爆發驚人消費力道。為了引導這麼多人口習得技能、充分就業,莫迪一上任就推出:「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技能印度」(Skill India)與「新創印度」(Start-up India)等政策,並計畫 2022 年打造 100 座智慧城市。

「印度製造」共涵蓋 25 個製造業,目標是在 2025 年前,讓製造業的 GDP 占比翻倍,達 25%,並創造一億個工作機會,被看好能在 5~10 年內取代中國「世界工廠」的角色。

同時間,印度政府也提高外資投資上限,範圍擴及國防、煉油廠、電信業、航空公司與金融證券等行業,也放寬了外資的審批機制。

「印度現在是地表最開放的經濟體!」巴格拉指出,以前外資在印度設公司需要 60~90 天,但現在可以 48 小時就搞定;而且將近九成的外資,可走自動通道,不需官方事先批准。

對外資恩威並施 印度製造將取代中國

他說,過去 48 個月,印度得到 2500 億美元的外人直接投資(FDI),大約是過去 17 年印度 FDI 的總額。據 Invest India 統計,2016~2017 會計年度,超過 600 億美元的 FDI。與莫迪上任前 2013~2014 年度的 361 億美元比較,幾乎翻倍。

別看印度敞開大門、遞出胡蘿蔔,若只想把東西賣進來,卻不來設廠投資,貢獻技術與工作機會,企業也得當心莫迪祭出棒子懲罰。

就拿手機來說,今年 2 月,印度政府宣布調高進口關稅至 20%,一年內從 10%開始、連續調高三次,回顧 2014 年手機關稅才 6%。「關稅這麼高,而且可能持續調高,何不直接來印度製造呢?」當地知名汽車零組件大廠 Hi-Tech 集團董事長卡布瑞亞(Deep Kapuria),點出莫迪「以市場換技術」的企圖心。

外國手機廠牌的確陸續拓展「在印度製造」的布局。三星、OPPO 與 VIVO 皆在印度設廠。小米與諾基亞等多個手機品牌已交由鴻海富士康集團在印度代工,緯創也有五年擴大印度製造的計畫,傳出也將代工蘋果其他機種。

台商機會〉長線布局、組隊前進 跟著印度成長

除了富士康與緯創,台灣科技代工大廠「和碩」可能成為赴印度的第三家蘋果代工廠。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也有一個「印度夢」。今年 5 月,他曾對媒體表示將赴印度做小規模試驗性計畫,不必然會做智慧手機,而是計畫生產電信設備,「主要考量印度經濟成長的在地需求」。

不過整體而言,台灣人對印度的興趣,才剛剛在加溫中。

「台灣人做生意,好像還是比較喜歡到拿筷子的國家!」印度德里地區台灣商會會長、勝利體育印度總經理柯喬然指出,在印度的台商長年都破不了百家,近一年才正式破百,而在新德里首都圈的台灣人不到 100 人,但日本人卻超過 8000 人,韓國人更號稱有 1 萬人。

的確,在這個有 29 個州、官方語言達 22 種,連鈔票上都印著 17 種文字的神祕國度,讓台灣人遲疑不前,台商在中國有 10 萬家,在東南亞有 2.5 萬家,但在印度只約 105 家。

不過,最近風頭變了。柯喬然近半年就接待不下五團台灣參訪團,而黃志芳去年元月接任貿協董事長後,將印度定位為「重中之重」,並在今年 4 月於新德里設立貿協印度第四個辦事處。5 月 17~19 日,黃志芳率領貿協首度在新德里舉辦「印度台灣形象展 Taiwan Expo」,召集 130 家台灣廠商,估計可帶進 5000 萬美元商機。

形象展上,台灣的電動車業者「其昜電動車」與印度電動機車市占率七成的 Hero Electric 簽合作備忘錄,布局印度在 2030 年即禁售汽柴油車的綠色商機。黃志芳指出,印度在 2020 年以前,電動車產業市場規模將達到 600 億美元

「晚來不如早來,單來不如雙來!」田中光表示,印度亟需借重台灣科技、智慧方案、製造與服務等產業專長,台灣應該可以成群結隊,比照日、韓模式,來印度打造產業生態圈,「雖然印度市場很難,但難,才能保護你!」

 

來源:《遠見雜誌》 2018 年 7 月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遠見雜誌》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