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金高峰會〉川金會能否打開北韓投資大門?美企很難 陸企較可能

川金會能否打開美企投方北韓大門?      (圖:AFP)
川金會能否打開美企投方北韓大門? (圖:AFP)

在川普和金正恩歷史性的會晤後,美國企業在極權主義的北韓有發展的機會嗎?

美國國務卿 Mike Pompeo 上月提出了這種可能性,建為美國企業可以在這個孤立的國家進行投資。不過專家們認為,即使川金會有所突破,投資人還是應該謹慎看待北韓這個國家。

如果有人事先嗅得先機,不必懷疑,那一定是中國人。

就書面資料來看,北韓對外國企業具有一些吸引人的特徵:它位於亞洲主要供應鏈的中間,包括中國、南韓和日本。它的經濟也亟待改善。

首爾大學研究北韓問題的研究員 Peter Ward 說:「北韓有很多潛在的豐厚利潤和讓人興奮的投資。」

據對北韓有研究的專家們指出,北韓人民普遍貧窮,但受過良好教育,勞動成本遠低於鄰國,這使得它成為電子和紡織品製造的潛在樞紐。

但是,對於外國投資者來說,這些優勢有一些非常大的障礙,特別是金氏政權的大權獨攬。

位於首爾的智庫牙山政策研究所研究員 Go Myong-hyun 表示:「北韓政權允許進行大規模投資的可能性不大。」「北韓政權對國際市場深表懷疑。」

但作為北韓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政權的主要支持者,中國可能會率先投資該國。

Ward 說,北韓看起來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自然人選,更何況,北韓大部分地區基礎設施處於破舊狀態。

但中國的投資可能會帶來複雜性。在斯里蘭卡的案例中,因拖延支付,中國接手了斯里蘭卡港口的控制權。

這樣的事件平壤不太可能不知道,也希望中國不要有侵犯北韓主權的想法。Ward 說,「北韓可能非常不願意讓中國強行占有未來的『不良資產』。」

北韓的外國投資人過去都遭逢失敗。在 1980 年代,平壤拖欠歐洲和澳大利亞銀行的貸款。最近,試圖在北韓經營的企業都遇到了麻煩。

在 2000 年代末期,埃及企業集團 Orascom 被邀請與北韓政府組建合資企業,建立該國的第一個無線電信網路。但該公司幾年內就遇到困難,包括被阻止將獲利匯出北韓,平壤也成立國營競爭對手。Orascom 在 2015 年的財報中簡單地說,「控制合資企業的活動失敗了。」但沒有公布更多其他細節。

南韓企業也很掙扎。1998 年,現代集團開始在北韓經運一個山區度假勝地。這個遊樂區在 10 年內吸引了 200 萬南韓遊客,但在北韓哨兵殺死一名旅遊者後,遊樂區關閉,平壤沒收了資產。

「他們失去了一切。」牙山學院的 Go 說,「現代集團不再有進入北韓的機會。」

儘管有這些經驗,現代集團還是成立了一個工作小組,為重返北韓的潛在可能做好準備。而另一家大型韓國企業集團旗下的投資機構三星證券週四表示,正在成立一個研究團隊分析未來在北韓的潛在投資。

南北韓曾合作開發開城經濟特區,但因政治緊張而關閉      (圖:AFP)
南北韓曾合作開發開城經濟特區,但因政治緊張而關閉 (圖: AFP)

南韓也在開城這個經濟特區北韓展開合作,北韓工人為南韓企業製造商品。但 Ward 說,由於首爾政府的擔保和支持,許多南韓企業只願意在南北韓邊境地區推動業務。

開城特區於 2016 年關閉,這是雙邊政治緊張局勢的受害者。

專家們提出了幾個原因,分析為什麼北韓政權往往慣於翻臉和反咬外國投資人。

有人說,當局擔心市場資本主義的蔓延將破壞政權的控制力,或者企業最終可能成為政府內部派系內鬥的受害者。

另一些人則認為,北韓與全球的長期經濟隔離意味著官員們並不了解與商業夥伴打交道的適切做法。

Ward 指出,「他們認為自己在國際市場上奇貨可居。」沃德說,「但他們似乎並不明白,剝奪投資人的利益會給你帶來非常糟糕的聲譽。」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