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重塑社會——谷歌X實驗室的巨大野心
※來源:華爾街見聞

X實驗室是谷歌最為神秘的一個部門。(圖:AFP)
X實驗室是谷歌最為神秘的一個部門。(圖:AFP)

3 月中旬爆出的「Facebook 數據門」仍舊曆歷在目,輿論譁然的同時,也意識到自身的數據隱私有多麼脆弱。如今,美國科技媒體網站 The Verge 獲得的一個影音,或讓公眾對數據安全愈發感到忐忑。

影音由谷歌 X 實驗室(Google X)設計部主管、近未來實驗室(Near Future Laboratory)聯合創始人 Nick Foster 於 2016 年製作,僅供谷歌內部人員共享。影音當中,谷歌通過數據推動用戶與目標保持一致,定製個性化設備收集更多數據,甚至通過引導群體的行為試圖去解決貧困、疾病等問題。

X 實驗室是谷歌最為神秘的一個部門,也是高科技創意的聚集地。在谷歌聯合創始人布林的帶領下,X 實驗室曾開發過谷歌眼鏡和無人駕駛汽車等項目。

The Verge 認為,影音昭示了谷歌驚人的野心,但在看到谷歌未來對於數據的使用方法後,卻又讓人心緒不寧。

影音流出後,X 實驗室發言人向上述媒體表示,

如果人們對影音內容感到不安,我們表示理解,這也是我們設計影音的初衷。影音講述的是設計部門在幾年前進行的一項思想實驗,該實驗用一種名為「思辨設計(speculative design)」的技術來探索那些令人不安的想法與概念,從而引發討論和辯論。影音內容與谷歌任何當前或未來的產品無關。

這個影音究竟說了什麼?為何令人不安?

影音名為《自私的賬簿(The Selfish Ledger)》,時長僅有 9 分鐘,標題致敬了英國演化生物學家理查德 · 道金斯的著作《自私的基因》。

從 18 世紀博物學家拉馬克的表觀遺傳學理論鋪陳開來,影音闡述稱,大眾使用手機的方式不斷改變着自我,進而形成「賬簿」。由此,影音假定數據檔案得以建立,能用於修改用戶行為,數據還能在用戶之間互相轉移。

如果「賬簿」能被賦予意志和目的,而非簡單作為歷史性的參照物呢?

對此,谷歌進行了概念性的嘗試:推動用戶選擇人生目標,並在他們每一次使用手機時引導他們向目標前進。比如,用戶在使用打車軟體時,谷歌可以引導他們嘗試一種更為環保的選擇。

The Verge 分析認為,這樣的概念前提在於,谷歌擁有訪問大量用戶數據和用戶決策的權限,但公眾隱私問題和潛在的負面外部影響並未被提及。對於數據,「賬簿」的胃口越來越大,這或許就是影音中最令人惶恐的地方。

在 Foster 對未來的設想中,這種受目標驅動的「賬簿」變得更容易被接受,決策建議的改變過程也由「賬簿」執行,而非用戶本身。「賬簿」不斷學習,填補知識空白,甚至會選擇可收集數據的產品來購買它認為受用戶歡迎的東西。

Foster 認為,這個系統能完善所有人類的行為模式,「用戶數據代代相傳,新興用戶可以從上一代的行為和決策中獲益。」他設想挖掘人類行為模式數據庫,並像人類基因組一樣排序,隨後對決策和未來的行為作出越來越準確的預測。

這個系統或有助於人類從物種層面對抑鬱、健康、貧困等複雜問題進行深入理解。

儘管谷歌聲稱影音與產品無關,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The Verge 看到,「賬簿」概念與谷歌現有產品所表現出的態度幾近一致。谷歌相冊早已開始分析假定用戶的生活亮點,進而通過人工智慧提議創建專輯;谷歌地圖、谷歌助手經常基於用戶的常用位置和習慣來提出建議;Gmail 中的郵件也被自動分類。

上述媒體指出,目前看來,這個由谷歌一位有影響力的高管發起的實驗還僅僅是谷歌內部的思想練習,但該實驗確實能夠一窺谷歌內部對未來的所思所想。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