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聯儲總裁:美國稅改恐引發經濟過熱的長期風險
※來源:華爾街見聞

川普主導的稅改,恐引發經濟過熱。(圖:AFP)
川普主導的稅改,恐引發經濟過熱。(圖:AFP)

摘要:聯準會「三號人物」、即將在夏天卸任的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總裁杜德利表示,美國減稅政策為經濟帶來了短期支持,但會造成更為嚴重的長期風險。除了支持繼續穩步升息、「點讚」美國金融系統的穩健外,他重點警告了經濟過熱和財政穩定性風險:「現有的財政政策,比上個商業周期末尾時還要差。」

聯準會「三號人物」、即將在夏天卸任的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總裁杜德利,周四在美國證券業與金融市場協會(SIFMA)發表了《2018 年及未來美國經濟前景》的演講。他認為,美國減稅政策為經濟帶來了短期支持,但會造成更為嚴重的長期風險。

他對 2018 和 2019 年的近期美國經濟充滿信心,經濟的向上動能強化,其中「三分之二將來自於美國稅改落地的推動」。他因此上調了 2018 年的 GDP 增速預期從 2.5%(增長 0.5 個百分點)至 2.75%(增長 0.75 個百分點),並認為今年會見證非農失業率跌破 4% 的關口。

他也繼續捍衛了聯準會在今年升息三次的路徑預期,因為通膨將在中期內回升至 2% 的政策目標。他表示,儘管通膨不達標要求政策制定者有更多耐心,但更值得擔憂的是,經濟在依舊寬鬆的貨幣政策和更為寬鬆的金融狀況推動下持續超過趨勢線增長,從而存在過熱風險。

再結合川普政府不斷擴張的財政刺激政策,使得「今年升息三次並不是缺乏理性的」。他還重申了在勞動力市場趨緊的同時,採取財政刺激政策來推漲經濟,可能會令「通膨率顯著超過 2%」。如果發生,將要求聯準會不得不加快升息步伐,也許會因此觸發經濟衰退。

杜德利表示,他對通膨中期內回升的信心並不是來自稅改,而是勞動力市場趨緊帶來的工資增幅加快,進而提高了美國人的消費支出和物價水平。儘管國會共和黨宣揚減稅會促使企業提高雇員工資,杜德利認為並不屬實:「絕大部分減稅福利流向了企業和富人,他們的邊際消費傾向很小,也就是說,減稅帶來的大部分資金盈餘將流向儲蓄,而不是用來增加開支和投資。」

本次演講用了較大篇幅論述了美國經濟未來面臨的風險。

一方面,在勞動力市場已經趨緊和金融狀況很寬鬆時,更快的經濟增長具有過熱風險,「可能暗示聯準會必須在未來幾年的某個時點,更為用力地踩剎車」。同時,如果勞動力市場過於趨緊,將很難維持經濟在更可持續的水平,也令避免經濟過熱和最終的經濟下行更為困難。

另一大風險是美國財政政策「正處於不可持續的路徑」,也會威脅未來的經濟漲勢。稅改雖然可以提振短期經濟,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凡事都有代價」。持續擴張的財政政策將加劇美國政府的長期財政負擔,忽略平衡預算赤字存在推漲長期利率的風險,既積壓了私營領域投資,也與擴大資本支出相互衝突(因為償債成本更高),更不利於美國的國家信用。

這個觀點也與將於 2 月退休的聯準會主席葉倫不謀而合。葉倫在 11 月底的國會聽證中表達了公共債務激增的擔憂:「我們目前大約 75% 的債務占 GDP 水平雖然不令人害怕,但也不低,這種事應該讓人們睡不著。」

杜德利還提到了「高企」的資產價格,表達了「輕微但不是特別」的擔憂。不過他還是提到了金融狀況的異常寬鬆狀況,「甚至比收緊貨幣政策之前還要寬鬆」,因此是持續升息的重要理由之一。如果這種狀況持續,聯準會不得不「更大力度踩剎車」,增加了硬著陸的風險。

但他對此前一直趨平的長短端美債殖利率曲線不抱擔憂,認為如果沒發生趨平,反而證明聯準會在去除寬鬆的路上更加落後。也就是說,杜德利認為美債殖利率曲線趨平在當前的市場和政策環境下,是一種必然的結果,不是引發經濟衰退的先兆。

總體來說,這是杜德利在「謝幕前」的最後幾次重要演講,不少分析師認為離職在即的他更敢「說真話了」。除了支持繼續穩步升息、「點讚」美國金融系統的穩健之外,他重點警告了稅改製造的經濟過熱和財政穩定性風險:「現有的財政政策,比上個商業周期末尾時還要差。」

但股市顯然沒有聽進去杜德利的警告。在他演講期間,道指漲幅擴大至 150 點,並在他演講後繼續擴大至 200 點,美股三大指數在 2018 年近來第五次齊創收盤新高。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