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炒房團轉炒比特幣 鎖定分叉幣

「溫州炒房團」轉炒比特幣分叉幣。 (圖:AFP)
「溫州炒房團」轉炒比特幣分叉幣。 (圖:AFP)

隨著比特幣 (Bitcoin) 價格狂飆,「溫州炒房團」不炒房了,它們轉炒比特幣分叉幣。而從 12 月中下旬到明年 1 月,還將有一系列分叉幣面世,分叉幣正在成一股新興經濟勢力。

據全天候科技報導,陳勇 (化名) 曾是「溫州炒房團」的一員,2008 年他和 20 個朋合作炒房,2013 年,他把手中大多數房產拋售,將資金轉移至比特幣市場。

今年 9 月監管政策出台,他將數字資產轉移至海外平台,最近開始進入比特幣分叉幣的市場。前幾個月,他陸續投資了比特幣現金、比特幣黃金 2 種分叉幣,現在開始買入剛剛面世的比特幣鑽石。

在業內,這些形形色色的分叉幣被稱為為「IFO」,是 Initial Fork Offerings 的縮寫,即「首次分叉幣發行」,IPO、ICO 的意義相似。它們的區別是,IPO 發行的是股票,ICO 發行的是代幣,而 IFO 則發行的是分叉幣。

隨著比特幣牛市的持續,IFO 正在形成新的投資熱浪,層出不窮的 ICO 代幣和分叉幣正在資本的推動中快速反覆運算。

12 月中旬,比特幣將登錄美國芝加哥期權交易所 (CBOE) 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民間炒房團、主流金融機構,都在捲入這場無聲的競爭中。

作為散戶,陳勇覺得比特幣未來是金融大鱷的資本遊戲,自己沒有優勢,所以分叉幣是他的投資焦點。

陳勇買的比特幣鑽石 (BCD),是在比特幣區塊高度 495866 發生分叉形成一條新的比特系列鏈,比特幣鑽石礦工使用新的工作驗證演算法創建區塊,由海外 Evey 團隊和 007 團隊聯合開發,目前在交易所的價格在 200 元人民幣左右。

BCD 通過度區塊的擴容從原有的 1M 提升為 8M,提升交易速度,降低交易手續費,也解決比特幣此前交易擁堵問題。

比特幣鑽石只是分叉幣生態中的一員,目前市場中流行的分叉幣還有比特幣現金 (BCH)、比特幣黃金 (BTG) 等。

比特幣現金 (BCH) 將區塊的大小擴容至 8M,背後的推手是比特大陸,它擁有世界最大的比特幣礦池「蟻池」,比特幣資料提供商 Bitcoinchain 的資料顯示,在 2017 年 4 月,大約有 700 個比特幣區塊在蟻池被挖出,占同期全網被挖出區塊總量的 21.8%。

BCH 的出現,吸引了大量謀求高利潤的礦工來挖礦,幣價一度高達 19000 元人民幣,現在回落至 9000 元人民幣左右。

比特幣黃金 (BTG) 於 11 月中旬面世,依然是 1M 大小,但加入了 Segwit 升級,背後的開發團隊由香港挖礦公司 LightingASIC 的 CEO 廖翔主導。為了防止大部分算力被大機構掌握,BTG 目前只能用顯卡挖礦,目前價格在 1800 人民幣左右。

陳勇最初發現分叉幣,是無意看到自己交易所帳戶裡,免費擁有了一些分叉幣,這是由分叉幣挖礦團隊發給用戶的,業內稱之為「發糖果」,最初這些分叉幣並不值錢,隨著擁有的人越來越多,分叉幣的交易越來越頻繁,價格也起起落落。

按中本聰的預想,比特幣的發行量是 2100 萬個,和比特幣相比較,這些分叉幣的數量一般按 1:1 或 1:10 發行,分叉幣挖礦團隊會和各個交易所溝通,進行上線交易,挖礦團隊的實力、可交易平台的數量、市場流通量決定了分叉幣的市值和前途。

在陳勇看來,這是直接的「吸粉」行為:分叉幣挖礦團隊按照我們持有比特幣的數量比例來分配,直接分給用戶,是一種聚集使用者的方式,一般新出現的、沒名氣的虛擬幣,想讓用戶接受,還是很困難的。

他此前持有過比特幣現金、比特幣黃金,經過幾個月的交易,這裡兩種幣的漲幅已經有一定飆升,比特幣現金從剛面世時 2000 元人民幣的價格,一度漲到了 19000 元,陳勇順利在高位拋出,他的原則是:尋找下一個價值爆發的分叉幣。

陳勇和他的炒房團正在將資金轉移至分叉幣市場。這個炒房團現在吸納了一些挖礦的朋友,一共 30 多人,其中不乏早年幣圈大佬

一位比特幣場外交易所創始人說,溫州地產商往往是數十億的資金投入比特幣礦場,大佬們炒幣的前提是有眾多礦工支持,他們挖礦,動輒佔有比特幣世界 20% 的算力,是食物鏈的上游。

據全天候科技觀察,從 12 月中下旬到明年 1 月,還將有一系列分叉幣面世,包括超級比特幣 (SBTC)、閃電比特幣 (LBTC)、比特幣上帝 (GOD)、比特幣白銀 (Bitcoin Silver) 等,分叉幣正在成一股新興經濟勢力。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