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4230億美元資產的基金經理:市場對科技股的估值方法過時了
※來源:華爾街見聞

圖片來源:afp
圖片來源:afp

掌管 4230 億美元資產的基金經理稱,現在的美股科技巨頭更依賴知識產權,他們主要的「資產」是代碼和想法,卻沒有多少實物資產。所以 CAPE(經周期調整市盈率)這樣的指標,已經「過時」。

總有這樣那樣的指標表明,今天的美國科技巨頭風險太高。比如經周期調整的市盈率(CAPE),已經接近互聯網泡沫時期的水平。

CAPE 是調整一定年限(提出者席勒使用的是 10 年)的通脹後,股市的市盈率數值。美股的 CAPE 在歷史上只有兩次高於 30,分別在 1929 年的大蕭條,還有本世紀初的互聯網泡沫。目前標普的 CAPE 也在這一水平。

不過,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s CEO Jim McCaughan 卻認為,今天的科技股不能這樣來估值。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s 管理的資金規模約為 4230 億美元。

McCaughan 認為,美國經濟的基礎已經從製造業 + 資本密集型產業,轉向了更為知識產權的產業。「他們擁有的是知識產權,本質上是代碼和想法。」 McCaughan 對 Business Insider 稱。這些公司或許沒有很多的實物資產,他們只需要一台電腦,一群聰明的大腦,這和世紀初的泡沫經濟並不一樣。

即使是 CAPE 這一指標的提出者,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席勒,也認為美股依然有向上的空間。福布斯今年 5 月的報道提到,席勒稱,從 CAPE 的角度出發,他也還是會傾向於推薦一些仍被低估的科技股,比如消費品,工業,醫療護理甚至部分科技股。

McCaughan 還稱,歐美市值前十的公司有着顯著的差異,這種結構性差異,決定了美股可能應該「買入」,而歐洲應該「賣出」。因歐洲的公司並不像美股 FANG 巨頭那樣以知識產權致勝。

  • 互聯網泡沫時期,美股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電氣,道達爾,微軟和花旗。
  • 來到今天,美國股市的巨頭,是蘋果,谷歌,(依然健在的)微軟,亞馬遜和 Facebook。全部都是以知識產權致勝的企業。
  • 而歐洲市值前十的公司里,包括英國石油、荷蘭皇家殼牌這樣的能源公司,滙豐銀行這樣的金融業代表,甚至還有英美煙草公司。

最後,來看一下 A 股市值前十的公司——這也許就是為什麼,十九大報告里提到中國要「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國企改革要求擁有「世界一流的創新能力」。

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新聞來源 / 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