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大選〉荷蘭即將舉行大選 經濟情況不差 選民為何還如此生氣?

圖:AFP  荷蘭極右派候選人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
圖:AFP 荷蘭極右派候選人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

根據 CNNMoney 分析報導,先有英國脫歐,後有川普崛起。下一波民粹興起,是否會在荷蘭?

荷蘭選民將於週三進行投票,為總理人選做出定奪。在競選期間,各方爭論的焦點主要集中在移民,及荷蘭與歐盟的關係。

在競選期間的紛擾之間,投資人依舊保持冷靜,主要係因極右派候選人懷爾德斯 (Geert Wilders) 難有機會贏得國會多數席位。且主流政黨說過,他們不會加入由民粹主義者領導的聯合政府。

然而,這次競選仍帶出了一個關鍵問題:荷蘭選民為何如此生氣?

競選連任的總理呂特 (Mark Rutte) 在競選期間,以強勢經濟為主打標的。2016 年,荷蘭經濟成長達 2.1%,快過歐盟的平均成長率,亦高過美國的成長 1.6%。

經濟學家普萊斯 (Vicky Pryce) 說:「新興市場的需求讓荷蘭獲益。一如德國,歐元轉弱大大幫助了他們的出口,歐元區讓他們獲益良多。」

呂特由 2010 年便開始領導荷蘭。自 2011 與 2012 年的衰退之後,他的政黨成功推動了艱難的經濟改革,包括削減支出。

改革也終於獲得回報,荷蘭經濟於過去 11 季均見成長。

但是,撙節計劃讓窮人遭到重創,許多窮人對未來失去了安全感。

資本經濟公司分析師布朗 (Stephen Brown) 說,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公,引發了民粹主義者的怒火。失業率仍高於 2012 年水平,創記錄的低利率,讓存款人保受懲罰。

布朗說,富人的消費者信心偏高,但低收入者的信心則大為疲弱。類似的分化在英國脫歐與美國總統大選之前,均曾上演。

他說:「在這三個國家,這種情況,嚴重違逆了強勁經濟成長的宗旨。」

懷爾德斯則靠著極力突顯對荷蘭民眾實施撙節,卻對難民提供援助的鮮明對比,而逐步取得支持。

他還大肆利用引發其他地區民粹運動的經濟問題,包括荷蘭工業重心地區的高失業率。

「英國脫歐與川普當選所帶出來的主要議題,在荷蘭亦同樣都出現了,」布朗說。

懷爾德斯承諾,如果他當選總理,將針對荷蘭是否留在歐盟的問題,進行公投。

投資人對此似乎並不擔憂。近幾個月,法國與荷蘭政府債券的殖利率差距擴大,顯示投資人認為,亦將舉行大選的法國,其債券才是較具風險的投資。

但如果目前的民調趨勢持續,則這次大選,將有更多懷疑歐元者被送進荷蘭國會。屆時,歐盟恐將陷入困境,且未來希臘債務協商等問題,將更加難解。


延伸閱讀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