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金磚五國因反美走近 也會因中國獨大而疏遠

图片说明 
中國是否有能力或意願充當金磚集團的核心仍存有疑問。
圖片來源:大公網

英國《金融時報》日前刊載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的評論文章:金磚國家面對凝聚力考驗。文章稱,五個金磚國家都面臨或多或少的政治和經濟難題,它們之間缺乏內聚力;五國因為不喜歡美國對世界的主宰才走到一起,同樣的,它們對於推舉中國當「盟主」並不熱心,正好中國也許並無能力或意願這樣做。

大公網報導,文章指出,?史學家可能會記載:「金磚熱」在2014年巴西足球世界杯期間達到了頂點。巴西總統羅塞夫利用這一時機主持了金磚五國領導人峰會。峰會上宣布將成立一家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總部設在中國上海。

唯一給羅塞夫的金磚國家聚會敗興的是,巴西國家足球隊在世界杯半決賽中以1:7慘敗給德國隊。幾個月之後,金磚國家集團開始給人一種感覺,它最終可能像主場作戰的巴西隊一樣令人失望。

「金磚故事」已有三大問題出現苗頭。第一個是經濟問題。在金磚五國中,巴西、俄羅斯和南非三國正陷入嚴重經濟困境。連續幾年經濟增長令人失望的印度在今年進行了選舉。金磚國家中,唯有中國的年增長率仍保持在7%以上,但中國正在實施艱難的改革。當初,共同的活力曾是金磚故事的基礎,如今這樣的活力已喪失,起碼目前已喪失。

第二個是政治難題。當金磚國家發展蒸蒸日上時,人們很自然地認為,它們的政治制度也運轉良好。現在部分金磚國家陷入經濟困境,腐敗等政治缺陷也就更加明顯。

第三個問題在於該集團無內聚力。盡管金磚國家明顯希望為非西方世界代言,但這幾個國家之間差異很大。從巴西或南非的發展形勢,完全看不到中國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中國規模大,實力強,實際上自己是個特別類型的國家。另外,俄羅斯在對西方關係上陷入了嚴重、獨特的危機。

就連這些國家之間真正的相似之處,也不再特別令人感到樂觀。作者吉迪恩·拉赫曼說,上周我在南非,吃驚地發現,南非的問題與巴西非常相似。在羅塞夫首次當選總統的2010年,巴西年增長率為7.5%。但今年巴西增長率可能還不到1%。南非今年的增長率可能在1.4%;這個數字遠遠低於其國家發展計劃中逾5%的增長預測值。

在這兩個國家,令人驚歎的自然景觀以及有可能建立令人陶醉的生活方式的吸引力,都被犯罪引起的普遍恐懼給削弱了。我在約翰內斯堡的一個晚間新聞簡報中看到的前四條,都講到不同的謀殺案,包括國家足球隊的守門員被殺。在這兩個國家,都有相當規模的社會底層得不到基本的服務,缺少體面的住房,而中產階層則抱怨基礎設施體係不可靠。近幾周,甚至約翰內斯堡的高端地段都出現了停水斷電情況。

在巴西和南非,腐敗引起的抱怨都是一個核心政治話題,其他三個金磚國家也是如此。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把反腐做為其領導班子的一項核心工作。在印度,總理莫迪的清苦形象以及整肅政府的承諾,對於他今年選舉獲勝起到了核心作用。另外,在俄羅斯,普京的反對者把他領導的統一俄羅斯黨稱為「無賴和小偷組成的政黨」。

南非總統祖馬和普京建立了親密友誼,唯一後果是令他的政府一直處於聲名狼藉之中。但普京-祖馬關係也是金磚國家之間外交紐帶的一個標志。幾周前,一名俄羅斯駐金磚國家特使在莫斯科向我指出,其他金磚國家都沒有在聯合國投票支持對俄羅斯吞並克裏米亞一事提出譴責。他認為,金磚國家都不喜歡一個美國主宰的世界,這讓它們團結到一起。

不過,盡管金磚國家可能確實都感覺西方領導世界的時間太長了,但它們對世界的基本看法也有很大差別。巴西半和平傾向的多邊主義,與現代俄羅斯憤怒的民族主義有很大不同。另一方面,中國顯然準備制定自己在國際上的行動路線,而不管其他金磚國家怎麼想。

對金磚國家來說,真正的地緣政治難題或許是,中國是否有能力或意願充當該集團的核心,就像美國充當西方聯盟核心國那樣。金磚國家銀行總部設於上海,以及該行是位於華盛頓的世界銀行的潛在對手的說法,都透出一種刻意為之的象征性意味。

但是,從象徵到實質是一個重大的轉變。俄羅斯和印度可能都不喜歡一個以華盛頓為中心的「單極」世界,但兩國政府都不急?聽從北京方面的意見。

金磚五國都在艱難應對國內腐敗問題,這表明了它們在建立健全的國內制度方面有?共同的難處。這反過來肯定會讓人懷疑,它們能否共同完成創建新國際機構的更艱巨任務。五個脆弱的金磚國家不太可能具備足夠的實力來建立一種新的世界秩序。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