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澳洲房產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區塊鏈

鬧劇落幕,Sam Altman屬於微軟

BlockBeats 律動財經 2023-11-21 14:30

cover image of news article
律動財經圖片

在經歷了約 72 小時的鬧劇後,OpenAI 臨時首席執行官米拉·穆拉蒂 3 小時前對外宣稱計劃重新聘請山姆·阿爾特曼和格雷格·布羅克曼回到公司。但這似乎與 OpenAI 當前的董事會意願產生了相當大的分歧。因為美國時間周日早些時候,三位消息人士向《福布斯》透霞,OpenAl 董事會已經選擇 Twitch 前 CEO 埃米特·希爾(Emmett Shear)擔任臨時 CEO。同時這也意味著,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最終選擇了站在董事會的對立面。而後在 10 分鐘前,OpenAI 創始人 Sam Altman、Greg Brockman 終於官宣了他們的最終去向——微軟。

OpenAI 的新 CEO 埃米特·希爾 2011 年與他人共同創辦了 Twitch,並於 2014 年以 9.7 億美元的價格將這家流媒體影音服務公司賣給了亞馬遜,但他在今年 3 月之前一直擔任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今年 4 月以來,他成為了 Y Combinator 的兼職合夥人,這家初創企業加速器曾由阿爾特曼領導。在關於人工智慧的"安全"討論中,Shear 一直是一個直言不諱的保守方成員。他曾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次採訪中表示,人工智慧的生存風險會讓人 "嚇得屁滾尿流",他還曾在 X(原 Twitter)上談到人工智慧的安全問題,認為這就像是試着操控 "一個外星神明的創造物"。

微軟 CEO Satya Nadella 5 分鐘前的推文稱:我們將繼續致力於與 OpenAI 的合作,並對我們的產品路線圖、我們在 Microsoft Ignite 上宣布的所有創新能力以及繼續支持我們的客戶和合作夥伴充滿信心。我們期待與 Emmett Shear 和 OpenAI 的新領導團隊建立聯繫並與他們共事。我們非常高興地宣布,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將與同事一起加入 Microsoft,領導一個新的先進 AI 研究團隊。我們期待迅速為他們提供所需的資源以確保他們的成功。

此前除了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在為山姆·阿爾特曼(Sam Altman)回歸做最後努力外,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一直在親自協助 OpenAI 管理層討論阿爾特曼的回歸。今年年初,微軟向 OpenAI 投入了 100 多億美元。微軟的高管們對阿爾特曼的消息感到措手不及,在 OpenAI 公布前 5 到 10 分鐘,他們才從 OpenAI 那裡得到了消息。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說,如果阿爾特曼無法回到 OpenAI,微軟將考慮投資他的新公司。而如果被罷免的首席執行官山姆•阿爾特曼重返這家 AI 技術開發公司,微軟還將爭取在 OpenAI 董事會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阿爾特曼回歸以及微軟在 OpenAI 中的話語權建立仍然顯得希望渺茫,很大程度上講微軟或穆拉蒂與當前董事會的對話幾乎等於雞同鴨講,因為這家公司的董事們幾乎不代表股東利益,商業化對於他們而言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更進一步看,山姆·阿爾特曼對於擔任 OpenAI 的 CEO 也顯得越來越缺乏動力,距本文發布的 8 小時前山姆·阿爾特曼在社交應用 X(原 Twitter)上發布了一張帶有 OpenAI 04 號訪客掛牌的照片,並配文稱:「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帶着這個東西。」隨後,對該模稜兩可推文更通俗的解讀是阿爾特曼已經和現有董事會談崩,他也將不再回到公司。

Open AI 董事會更像是一個宗教組織

上周五(11 月 17 日),監管人工智慧公司 OpenAI 的非營利組織董事會解僱了首席執行官山姆·阿爾特曼,並將總裁格雷格·布羅克曼從董事會除名,這一消息震驚了科技界。幾小時後,布羅克曼宣布辭職。

鑒於 OpenAI 公司結構非同尋常的特質,此舉更加令人吃驚:根據 OpenAI 自己對其公司結構的描述,董事不持有 OpenAI 的股權,也不享有其他報酬;曾在 Y Combinator 擔任總裁的阿爾特曼本人也只是通過 Y Combinator 的「小額」投資間接持有股份。

據 OpenAI 的公司治理資訊顯示,董事們的主要受信義務不是維護股東價值,而是履行公司的使命,即創建一個安全的通用人工智慧(AGI),「讓更多人受益」。該公司表示,相較於這一使命而言,利潤是次要的。Wayback Machine 上的網站存檔版本顯示,今年早些時候,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希馮·齊里斯(Shivon Zilis)和威爾·赫德(Will Hurd)相繼從該公司董事會離職,其後,OpenAI 於今年 7 月首次開始在其網站上公布董事會成員名單。

一位專注於人工智慧的風險投資人指出,霍夫曼離職後,OpenAI 的非營利性機構董事會缺乏很多傳統的治理方式。他們說:「這些人不是你會想要的管理世界上最重要的非上市公司的商業或業務領導者。」

董事會成員的決定不用承擔任何公司發展不利的責任,只用確保自己足夠「正確」的理解科技向善。

科技向善長老會

問答網站 Quora 的首席執行官亞當·德安吉洛(Adam D"Angelo)於 2018 年 4 月加入 OpenAI 董事會。當時,他寫道:「我仍然認為,面向通用人工智慧(考慮到安全性)的工作重要但卻不受重視。」在今年 1 月接受《福布斯》採訪時,德安吉洛認為,OpenAI 的優勢之一是其對投資利潤設定上限的業務結構和非營利性的控制結構。德安吉洛說:「這個組織不可能成為五大科技公司之一。OpenAI 有著不同的本質,我希望我們能為世界做更多有益的事情,而不僅僅是成為另一家體量龐大的公司。」

塔莎·麥考利(Tasha McCauley)是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兼職高級管理科學家,她在領英上的個人資料顯示,她於 2023 年初開始從事這份工作。在此之前,她與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一位同事共同創辦了一家初創公司——Fellow Robots,她曾在奇點大學擔任創新實驗室主任,之後又共同創辦了一家地理空間技術初創公司——GeoSim Systems,並且直至去年都一直在擔任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她與丈夫約瑟夫·戈登-萊維特(Joseph Gorden-Levitt)都簽署了《阿西洛馬人工智慧原則》(Asilomar AI Principles),該原則於 2017 年發布,共包含 23 條人工智慧治理原則。(阿爾特曼、OpenAI 的聯合創始人伊利亞·蘇茨克維和董事會前董事埃隆·馬斯克也簽署了該原則。)

麥考利目前是英國創辦的國際人工智慧治理中心(Center for the Governance of AI)的顧問委員會成員,與 OpenAI 董事海倫·托納(Helen Toner)一起工作。她還通過「有效利他主義中心」(Centre for Effective Altruism)與有效利他主義運動建立了聯繫;麥考利是該中心的母體組織——有效風險投資基金會(Effective Ventures Foundation)英國董事會的成員。

伊利亞·蘇茨克維現在是 OpenAI 監督董事會中僅存的聯合創始人。他在多倫多大學獲得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後加入該公司,並在之後短暫地與他人共同創立了一個名為 DNNResearch 的項目,然後又在谷歌擔任研究科學家,直至 2015 年底。他是 OpenAI 最初的研究主管,並於 2018 年成為首席科學家。2012 年,蘇茨克維與人工智慧領域的傳奇學者傑弗里·辛頓(Geoffrey Hinton)共同撰寫了一篇神經網路方面的重要論文,並幫助領導了 AlphaGo 項目,該項目利用人工智慧征服了古老而複雜的棋盤遊戲,是現代人工智慧研究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今年 7 月,OpenAI 宣布由蘇茨克維等人共同領導一個團隊,該團隊將把 OpenAI 20% 的算力集中用於「超級對齊」(superalignment),幫助開發技術解決方案,研究在有一天人工智慧變得比人類更聰明時如何對其進行監管。蘇茨克維最近一次在 X(原 Twitter)平台上發帖是在 10 月 6 日,他寫道:「如果你把智能看得比人類所有其他品質都重要,那你將會 [原文如此] 過得很糟糕。」

海倫·托納是喬治敦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戰略與基礎研究補助金主任,於 2021 年 9 月加入 OpenAI 董事會。她的職責是:思考在 OpenAI 的創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中存在的安全問題。布羅克曼當時在一份聲明中說:「我非常看重海倫對人工智慧長期風險和影響的深入思考。」

最近,托納作為中國人工智慧領域的專家登上了頭條,她研究了人工智慧監管在美國與該亞洲巨頭的地緣政治對峙中可能扮演的角色。托納的個人簡歷顯示,她目前就職於 CSET,並曾就職於 Open Philanthropy,而在這兩份工作的間隙,她曾在北京居住,研究北京的人工智慧生態系統。今年 6 月,她為《Foreign Affairs》雜誌撰寫了一篇題為「關於中國人工智慧實力的幻象」(The Illusion of China"s AI Prowess)的文章,與阿爾特曼引用的美國參議院證詞相反,她認為對人工智慧的監管不會在中美兩國之間的競爭中拖累美國。

一個美國資本市場的新奇觀

被解僱的 OpenAI 首席執行官山姆·阿爾特曼積極討論建立一個新的人工智慧企業,對回 OpenAI 顯得有些意興闌珊。但 OpenAI 投資人正試圖利用微軟和關鍵員工作為籌碼,想要恢復其職位。

四位消息人士告訴《福布斯》,在 OpenAI 營利實體中享有股權的風險投資公司已經商討要與微軟和 OpenAI 的高級員工聯手讓阿爾特曼回歸,儘管阿爾特曼已經向一些人表示,他打算成立一家新的初創公司。

這些公司能否施加足夠大的壓力來完成這一舉動,而且速度要足夠快,以保持阿爾特曼的興趣——但結果失敗了。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福布斯》,這些公司的策略很簡單:通過高級研究人員的大規模反抗、微軟扣留雲端運算信用額度以及投資者的潛在訴訟,三管齊下讓 OpenAI 代理首席執行官米拉·穆拉蒂和剩餘董事會領導下的新管理層承認自身的處境已經難以為繼。

面對這樣的組合策略,人們認為管理層將不得不重新接受阿爾特曼,這很可能導致那些被認為曾推動罷免阿爾特曼的人隨後離職,其中包括聯合創始人伊利亞·蘇茨克維以及 OpenAI 董事會董事、Quora 首席執行官亞當·德安吉洛。

兩位消息人士稱,如果不能及時完成這一舉措,阿爾特曼和 OpenAI 前總裁格雷格·布羅克曼將為一家新的初創公司籌集資金。一位消息人士補充說:「如果他們不能儘快解決這個問題,兩人就會繼續成立 Newco。」

阿爾特曼的陣營和 OpenAI 的董事會此前曾在太平洋時間周六和周日下午 5 點設定了兩個談判期限,但最終都沒有達成一致。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一家公司——紅杉資本(Sequoia)正在獨立與微軟聯繫,鼓勵微軟推動恢復阿爾特曼和布羅克曼的職位。該消息人士補充說,無論阿爾特曼如何選擇,該公司都將給予支持。

上周六早些時候,The Information 報導稱,阿爾特曼已經在與投資者會面,為成立初創公司的項目籌集資金。一位與阿爾特曼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說,阿爾特曼選擇復職或是新建公司都有可能。該消息人士表示:「我認為他真的想要最好的結果。他不想看到生命被摧毀。」

微軟是所有推動阿爾特曼復職舉措中的關鍵參與者,它是 OpenAI 的重要合作夥伴,總共已為該公司投入了 130 億美元。據彭博社報導,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對 OpenAI 解僱阿爾特曼感到驚訝和「憤怒」。據 Semafor 的報導,微軟只向 OpenAI 提供了上述金額中的一小部分。一位了解微軟想法的消息人士稱,微軟更希望看到一個重要合作夥伴保持穩定。

上周五,《福布斯》報導了投資者對阿爾特曼被 OpenAI 董事會解僱一事感到茫然,對於一家高估值的大型科技公司來說,OpenAI 董事會是一個不尋常的群體。

對於美國商界而言,山姆·阿爾特曼的離開以及微軟最後的妥協代表着一種公司經營管理泛政治化的起點。但這家公司在決策機制上最大的創新(或者最被詬病的地方)在於,空洞的理念或擔憂最終演化成了權柄。

原文連結

暢行幣圈交易全攻略,專家駐群實戰交流

▌立即加入鉅亨買幣實戰交流 LINE 社群(點此入群
不管是新手發問,還是老手交流,只要你想參與虛擬貨幣現貨交易、合約跟單、合約網格、量化交易、理財產品的投資,都歡迎入群討論學習!

前往鉅亨買幣找交易所優惠

文章標籤

鉅亨號貼文

看更多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