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鉅樂部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A股港股

寧德時代一線工人做四休三 大嘆「沒班加」

鉅亨網編譯鍾詠翔 2023-04-20 11:23

news-cover-image
寧德時代一線工人做四休三,大嘆「沒班加」。(圖:科創板日報)

中國寧德時代 (300750-CN) 的排班,從「做七休一」變成「做五休一」,甚至是「做四休三」,部分一線工人最近出現「沒班加」的煩惱,顯示寧德時代一些產線「沒那麼忙了」,也揭示鋰電行業開工率下降現況。

據《財聯社》報導,寧德時代在職員工遇到應徵者打聽工廠情況時說:「很多人離職呀…… 沒事幹,你還來幹嘛?」 且多位受訪一線工人說,「沒活幹」、「收入減少」、「晉升難了」,一些工人還動了跳槽的念頭。

工廠沒那麼忙了

回看 2021 年初,寧德時代因年終訂單暴增,鼓勵員工春節留守加班,以保證出貨,並砸重金獎勵。那一年,無論是二級市場還是消費市場,鋰電產業鏈均迎來波瀾壯闊的行情。

寧德時代旗下一工廠員工林杰(化名)就曾見證這一「高光時刻」,其回憶道:「21 年春節,加上過年留守獎,能拿到(人民幣,下同)一萬四,不留守的話,能拿 9,000 多。」但現在呢,「五天 8 小時制,周六周日雙休」。

對一線工人來說,「不忙」最直觀的體現就是排班。有的人從「每天工作 12 小時,一個月(幹)28 天」,變成「(每周工作)五天 8 小時」;有的人則從「做七休一」變成「做五休一」,甚至「做四休三」;也有部門直接讓員工「放假 兩、三個月」,說「有活給打電話」。

寧德時代已有工人選擇離職

對一線工人來說,與工作時長直接相關的,是他們的收入。寧德時代的上班時間,分為 A 班(正常)、B 班(雙倍)、C 班(節假日)和 O 班(休息),生產線員工工資增幅取決於正常班以外的加班時長。在加班時間減少的情況下,工人收入隨之降低。

林杰感嘆道:「之前公積金我交 700,公司 700,就是 1,400 元,還不算社保,包吃還包住,每個月強制休四天,到手也可以拿 6,000」,「不過也累呀,根本停不下來,12 個小時呀」,「(現在)五天 8 小時制,周六周日雙休,扣完五險一金只有 4,000 多點」。

到手工資明顯減少,導致一些人選擇離職。據受訪寧德時代在職生產線員工反映,近期離職人數變多,主要原因是加班減少,待遇降低,所以員工選擇主動離職。一名已經辭職的員工表示:「(辭職是因為)沒班加,一個普工(生產線員工)就靠加班那點工資,結果老雙休。」

行業整體開工率下降

這些受訪工人或許沒意識到,「加班減少」不僅僅出現在寧德時代,而是整個鋰電產業鏈的現況。SMM 的調查顯示,今年 3 月,中國電芯產量為 41.3 Gwh,較去年同期下滑 3%。

產量降低的同時,產能卻大幅攀升。高工鋰電今年 1 月的數據顯示,預估 2023 年中國動力與儲能電池市場總產能規劃為 2,050 GWh。

據真鋰研究所創始人墨柯的觀察,「現在的動力電池廠產能利用率,普遍來講一半都沒有。」

墨柯認為,電池產業產能利用率下降,主要原因是:一方面,鋰價此前跌勢不止,庫存減值壓力大增;另一方面,作為新能源車核心零件,下游車廠目前銷量不如預期,加上庫存高,因此車廠要求電池端進一步降價,導致電池廠生產意願不足,產能利用率降低。

從消費終端來看,根據墨柯的分析,新能源車消費不如預期,首先,這與消費者的收入預期和購買力下降有關;其次,過度促銷宣傳帶來的後果,是購買信心低迷,「買漲不買跌」的持幣觀望心理產生影響。墨柯認為,「當價格穩定了,給大家形成一個固定的認知之後,新能源車的銷量才有可能會慢慢地起來。」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