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澳洲房產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區塊鏈

新時代的Web3鄭和下西洋:去非洲淘金

BlockBeats 律動財經 2023-04-02 13:00

cover image of news article
律動財經圖片

非洲作為世界面積第二大的大洲(僅次於亞洲),占全球人口數量 20%。因此,雖然多數非洲地區經濟並不發達,但一直也是各大 FinTech 公司的目標市場。隨著 Crypto 行業的發展,自 2021 年開始不少項目將目光瞄準了金融基礎設施並不發達的非洲,相比於因 GameFi 而大放異彩的東南亞,非洲似乎還在其去中心化金融道路上摸索。本文將介紹非洲 Web2 金融市場發展歷史,梳理當前已駐足非洲的 Web3 項目及發展情況。

非洲因其並不成熟的金融基礎設施一直以來都是 FinTech 公司發展的溫床。與其讓大多數民眾流離成為「unbanked」的無銀行人士,「短信金融」公司發明了用普通的小靈通,接收 pin 碼驗證就可實現收發錢款的方式,對於當地人民來說,這就是簡易平替版支付寶。其中佼佼者便是在 2007 年推出的 M-Pesa 平台,這是一家由 Vodafone 和肯尼亞通訊公司 Safaricom 共同持股的金融技術公司。在肯尼亞、南非等非洲國家甚至是印度都有營運的 M-Pesa 僅在 2016 年在坦桑尼亞就有 700 萬用戶。不過傳統金融公司似乎也陷入了「不可能三角」中,快捷的方式伴隨著的是較為高昂的手續費,這成為該平台的發展瓶頸,更引起非洲低收入用戶不滿,也為後來加密貨幣的崛起埋下伏筆。

在金融支付領域,更快更便宜更大吞吐量是用戶和商家的永恆追求。到了今天,短信金融雖然依舊是地方一霸,加密貨幣經過多年蟄伏加入了戰場,以其跨國的結算水平和相對低廉穩定的手續費用,以更快的速度吸收到了更優質更有支付能力的用戶,同時也在非洲孕育出了一批優秀的企業。在這些企業背後,都或多或少可以看到華人身影。超級企業和新興 startups 都在非洲這個還未飽和的大陸上加快衝刺的步伐。



FinTech 在非洲:中國 Web2 的輝煌再演一次

中國科技投資人在非洲的布局至少可追溯至 20 年前,如今非洲很多估值超 10 億美元的金融科技獨角獸背後也有中國超級企業的影子。例如,10 億美元估值的尼日利亞金融科技巨頭 Interswitch 提供支付卡和數字支付服務。它處理尼日利亞的大部分電子銀行、政府和企業交易,在 2019 年銷售額超過 10 億美元。2020 年,Interswitch 東非(肯尼亞)與銀聯國際在 2020 年達成合作,成為了銀聯在東非的第三方支付服務商。

再比如,成立於 2016 年尼日利亞金融科技公司 Flutterwave,再 2022 年完成了 2.5 億美元 D 輪融資,投後估值為 30 億美元。Flutterwave 處理大量非洲的跨境支付訂單,在 2019 年與支付寶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進行中國和非洲之間的數字支付。所有的 Flutterwave 用戶可以在其平台上選擇支付寶付款,這給了 Flutterwave 一張通往價值 2,500 億美元的中非貿易市場的船票。

另一非洲金融科技公司,尼日利亞最大的 C 端行動支付服務商 OPay 更「根正苗紅」。這個「非洲支付寶」OPay 是由挪威的瀏覽器公司 Opera 孵化,Opera 於 2016 年已被中國崑崙萬維集團收購,於 2018 年赴美上市,OPay 核心班子華人數量更不在少數。其多輪投資人皆具中資背景,包括美團、高榕、源碼、紅點、紅杉中國和軟銀,等。OPay 最新融資 1.2 億美元,投後估值 20 億美元,CEO 周亞輝曾是崑崙萬維和 Opera 的 CEO,在中國創業與創投圈赫赫有名,目前全職專攻非洲市場。

另一家由傳音開發的 PalmPay 在非洲也參與了這場支付戰場角逐。號稱一年一億的「非洲手機之王」傳音在非洲一直風生水起,但是傳音不滿足於僅做硬體,布局全局生態,陸續推出了圍繞在其身邊的新聞聚合平台、瀏覽器等,旗下產品「非洲版抖音」Boomplay「霸占」了非洲人民的大量業餘時間。傳音又於 2019 年孵化出了尼日利亞的金融服務平台 PalmPay,可以提供電子支付、轉賬匯款等服務。2021 年,PalmPay 於 A 輪融資了 1 億美元,投資人有創世夥伴資本 CCV、一些全球主權基金、雲時資本等。PalmPay 是非洲增長最快的行動應用之一,常年在非洲 Google App 商店為下載第一名。

當然,中資不僅只是在非洲投資,投前投中投後一條龍,美國巨頭和中國巨頭也在非洲跑通了。2020 年 10 月,總部位於美國和愛爾蘭的支付巨頭 Stripe 以 2 億美元的現金和股票收購了尼日利亞支付公司 Paystack。

科技金融公司扎堆非洲的原因也顯而易見。非洲的基礎金融落後與參差,大部分的商業貿易仍然使用現金。相比於亞洲 PoS 交易端現金使用率為 19.2%,歐洲為 27.4%,尼日利亞的現金使用率為 69%,不久前這個比例是 91%。在非洲流通的大量現金需要大型銀行分支機構花費大量成本來儲存。

除此之外,中國較為便宜的智能機和普通手機在非洲的普及也給科技金融生態提供了根本的便利。賺的盆滿缽滿的智能製造商(傳音、華為、中興、小米等)想要在自己的生態里推行金融,將金融生意放進自家的口袋也相對容易。更不要說數十年前早去非洲基建與貿易的大型企業和個人讓中非貿易市場成為了一個非常需要更快支付手段的附加價值市場。無論做非洲本土結算還是跨國中非結算,當前這市場都可以說是藍海。

如果說零售電商們在東南亞找到了 10 年、20 年前的中國井噴式增長,那麼科技金融在非洲也已經或者正在複製這種高歌。

加密貨幣在非洲:「諸侯」割據的戰洲

非洲似乎就是加密貨幣的天然沃土。因為金融基礎設施的落後,所以非洲在新事物的接納上反而阻礙更小,近 10 年非洲人民在產品使用上的習慣不斷被打破、更迭... 他們也在尋找一種適合長期使用,便宜、便捷且安全的金融產品/支付方式。加密貨幣正在脫穎而出。

根據統計,使用加密貨幣從國外匯款到非洲的成本為匯款費用的 1%-3%,而世界銀行估計使用傳統匯款機構匯款 200 美元的成本為 9% 或更多。如果說低廉匯款成本吸引的是有轉賬剛需的普通家庭,那麼 Web3 領域的市場空白和巨大機遇,更能吸引到非洲高知及精英人群。Web3 在非洲的確有很繁榮的潛力,越來越多年輕、受過教育和精通智慧型手機的非洲人迅速接受加密貨幣。非洲的加密市場在 2021-2022 期間增長了 1,200 %。2021 年火爆一時的 Axie Infinity,同樣在非洲看到了可觀的用戶增長,其在加納的玩家每月可以借這個 Play to Earn 的 app 獲得$140-420 的收入,比該國最低收入要高數倍。

得益於非洲對 GameFi 的喜愛,一款 Play to Earn 的遊戲平台 Jambo 出現在人們視野,該平台由剛果(金)26 歲的 James Zhang 和他 30 歲的姐姐 Alice 於 2021 年創立,Jambo 在斯瓦希里語中的意思是「你好」。Jambo 於 2022 年獲得了 Paradigm 領投的 3000 萬美元 A 輪融資,這也是 Paradigm 在非洲 Web3 市場上的首筆投資。Paradigm 投資合夥人 Casey Caruso 對此點評到:「我們在非洲看到了巨大的 Web3 潛力,很明顯 James 和 Alice 處於獨特的位置,可以為非洲大陸建立一個持久的入口。」姐弟倆希望將基於區塊鏈的網路版本 Web3 引入非洲,將 Jambo 打造成為一個 Web3 世界「非洲的超級應用程序,就像過去十年微信在中國所做的那樣。」



除了想要做出非洲版 Web3 微信的公司,由華人 Vincent Li 創立的 Vibra 成為了非洲的新興加密交易平台。Vibra 於 2021 年在 Pre-A 輪里完成 600 萬美元融資,投資陣容既有業內被熟知的 Dragonfly Capital、Fenbushi、Hash Global 等,也有非洲本土的 VC。Vibra 由 African Blockchain Lab 孵化推出,而後者則是由 Everest Ventures Group(EVC)創立的,EVC 是香港私募和風投匯友資本拆分出來專注於加密投資和發展的分隊,股東目前涵蓋全球頂級五百強資管、巨富等,EVC 的投資列表中不乏 Sandbox、Dapper Labs 等大家耳熟能詳的項目。

儘管手握頂級華人 Web3 資金和資源的創業公司在非洲發展如狼似虎,但非洲當地的政府勢力也不容小覷,官方推出的各種服務和產品,正在一步步爭奪外企 Web3 發展的空間。

尼日利亞央行是非洲和全世界央行測試甚至全面使用 CBDC 的領先央行。早在 2021 年,尼日利亞就成為了全球第二個使用 CBDC 的國家,全國推出了 e-Naira,目前鑄造的 100 億 e-Naira 裡面共有 34 億在市面流通。可惜非洲私有 FPS 實力太強,e-Naira 的用戶使用率寥寥,用戶使用率僅有 0.5%。e-Naira 的出世也沒有根本上地解決尼日利亞的貨幣政策問題或者減少該國每年約 20% 的通貨膨脹率。儘管如此,在 90% 的商業交易都是現金的尼日利亞,CBDC 的使用增速也很快。尤其在近期尼日利亞銀行出現擠兌潮時,e-Naira 的使用率有顯著增加。

在與私有加密結算的競爭中,尼日利亞央行的態度並不是支持甚至是打壓。有一半的非洲國家對加密貨幣採取明令禁止態度。

在跨國結算中,中國央行在非洲也是一條猛虎。作為提升全球影響力的金融環節,中國一直在想辦法提升人民幣的話語權,希望能將人民幣作為儲蓄貨幣。儘管路漫漫,但從未言棄,中國在一帶一路及其他跨國大型貿易中鼓勵參與者使用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在非洲的大型華企,如華為,已在售出的手機里(Mate40)增加了中國 CBDC 的錢包。所以之後中非的跨境結算也將能看到 e-人民幣的身影。

目前,非洲有超過 200 個手機營運服務商,100 個手機錢包,更有超過 52 個截然不同的國家貨幣或其他類型貨幣。加密貨幣在非洲發展主要集中在尼日利亞、埃及、肯尼亞,而這三個國家本身文化也非常不同。加納和南非也在版圖內。尼日利亞是主要網路故事的來源地,它也是最受 Y Combinator 投資青睞的團隊成員來源地之一(排名第三),僅次於美國與印度。如果 Web3 項目要去非洲發展,可優先考慮在如上的國家設立辦公地點。儘管分布廣泛,但這裡有一個統一,在非洲,50% 的手機和 70% 的通訊基建都是中國公司處理的,並且中國在 2000 年中就開始在非洲扶持資本和金融科技巨頭。

所以在「諸侯割據」的非洲,華語力量不容小覷。綜合市場情況來看,非洲還沒有出現加密巨頭,想要到達頂峰,也許是一片藍海,甚至還未經歷鏖戰。除了做金融支付的延伸,隨著非洲用戶越來越多地接觸加密貨幣和 GameFi 相關,能接觸到金融設施的用戶收入水平也隨之增長。參考去年東南亞 GameFi 的發展勢頭,也許非洲將是第二個 GameFi 沃土。

從投資角度來看,根據《2022 世界投資報告中關於非洲吸收外資的情況分析》,流入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 (FDI) 從 2020 年的 390 億美元達到 2022 年創紀錄的 830 億美元,占全球 FDI 的 5.2%。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導致的 2020 年外國直接投資下降之後,非洲多數國家和區域經濟組織吸收外資迎來了溫和地上漲。大額投資主要還集中在採掘項目、房地產以及新能源等國際項目。Web3 領域投資還處於起步階段,

而投資的海外資金更偏向於有海外留學背景的非洲 Web3 創始人。儘管非洲的網路用戶非常年輕而且增長迅猛,但從這兩年披露的 Web3 領域投資資訊來看,VC 們在非洲的投資額布局不足全球 3%。這或許也跟非洲複雜的政治及人文環境有關,但風險往往伴隨機遇,全球投資市場日漸飽和的當下,誰有魄力敢於人先,或許就有機會一統非洲金融市場。

鄭和七下西洋最遠曾到達非洲東海岸,在全球化的今天,華人們也許可以考慮逃離過於擁擠的東亞和東南亞,而把目光放向那片」新「大陸。

Reference:

原文連結

暢行幣圈交易全攻略,專家駐群實戰交流

▌立即加入鉅亨買幣實戰交流 LINE 社群(點此入群
不管是新手發問,還是老手交流,只要你想參與虛擬貨幣現貨交易、合約跟單、合約網格、量化交易、理財產品的投資,都歡迎入群討論學習!

前往鉅亨買幣找交易所優惠

文章標籤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