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0分岔路,NFT藍籌項目的生意經

律動財經圖片
律動財經圖片

過去的一周可以稱作是「Week of CC0 NFT」:

8 月 1 日,知名加密藝術家 XCOPY 發布推文,宣布他的全部作品(不含合作款)將轉為 CC0 許可;

8 月 3 日,加密機構 a16z 發文《為什麼 NFT 創作者要擁抱 CC0》,進一步對 CC0 NFT 展開討論;

8 月 5 日,Moonbirds 創始人 Kevin Rose 官宣Moonbirds 也將轉為 CC0 許可,允許公共領域對 Moonbirds 進行無門檻的商業使用和創造。

時值加密熊市,NFT 的交易量接連下挫持續低迷,而隨著投資者們對 CC0 NFT 的討論被推向了高潮,一時之間 NFT 市場的「寒冬」里似乎燃起了一把火。

文章目錄

1. CC0 是什麼?

• 傳統上的 CC0 許可

• 當 NFT 採用 CC0 許可

2. 各個 NFT 項目是如何處理其版權問題的?

• 沒有任何聲明

• 授予明確的限制和許可

• 將作品版權開放給公共領域

3. 採用 CC0 許可的 NFT 項目發展得怎麼樣?

• Nouns 跨界合作登上大熒幕

• Moonbirds 中途「倒戈」引來爭議

4. NFT 項目對於 CC0 的考量是什麼?

• 高端品牌需要維持稀缺性

• 下注於 meme 自傳播的正向飛輪

• 去中心化的終極願景

5. 結語

CC0 是什麼?

傳統上的 CC0 許可

CC0 的官方頁面最醒目的便是「不保留任何權利」



CC0 是非營利性組織 Creative Commons(知識共享組織,CC) 於 2009 年推出的一款專門用於放棄版權,將作品投入到公共領域的版權數字授權許可。嚴格來講,CC0 並不是一份涉及雙方主體的許可合約,而是一份來自版權所有者單方面的聲明。

簡單來說,一旦版權所有者聲明了 CC0 許可,即表明在全球範圍內對採用該聲明的作品的版權在法律允許最大限度內的放棄,之後任何人都可以在不標識作者和來源的情況下無條件地將作品用於商業/非商業用途,無需經過任何申請,權利人或所有人也無權再追究責任。

需要注意的是,CC0 聲明只放棄了版權,但沒有放棄商標權、專利權等其他未提及的權利;CC0 聲明是永久的、不可撤銷的。

當 NFT 採用 CC0 許可

對於聲明了 CC0 許可的 NFT 項目而言,這意味著該 NFT 的創作者和持有者都將放棄版權並開放給公共領域,這給予了市場充分的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在無需許可的情況下,可以自由地複製、傳播、任意修改圖像內容去二次創作,可以用於任何商業/非商業用途,無論他是否真正擁有這個 NFT。

Moonbirds2的交易量一度超過原系列,後來因商標侵權被下架,但並不侵犯版權

以剛剛宣布採用 CC0 許可的 Moonbirds 為例,即使你不持有一個 Moonbirds NFT,即使你做了這些事情也不會被告侵權:

• 對 Moonbirds NFT 的形象進行修改和二次創作,原始作品和新的創作都可以售賣;

• 將任意的 Moonbirds NFT 的形象印在衣服上去售賣,且收益不歸項目方或持有者,而是 100% 歸你所有;

• 將整個 Moonbirds NFT 里所有的形象的原版或二創作品重新上鏈作為新的 NFT 項目發售,只要你不採用 Moonbirds 的名字(事實上已經有很多新的 NFT 項目這樣做了,如Boonmirds、3DBirds、Rug Birds)。

事實上,Moonbirds 突然轉為 CC0 激起了很多持有者的不滿,各個 NFT 項目對於 CC0 的態度也不盡相同。

各個 NFT 項目是如何處理其版權問題的?

NFT 創作者/項目方向 NFT 持有者授予相關作品的版權是有差異的,以下三種方案最為常見:

1. 沒有任何聲明,讓 NFT 持有者有一個界限模糊的默認許可;

2. 授予明確的限制和許可,通常是各自針對作品的商業和非商業用途;

3. 將作品版權開放給公共領域,即採用 CC0 許可。

沒有任何聲明,讓 NFT 持有者有一個界限模糊的默認許可

目前大多數的 NFT 項目都是採用這個方案,這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 一些 NFT 項目在初始階段規模和影響力不夠大,對於版權、商標權、專利權等方面缺乏考慮,或者說,個別侵權事件對於其品牌的影響很小;

• NFT 作為新興產業,目前的相關法律和監管並不健全,NFT 創作者/項目方無所適從,寧願採取這種保險的「鴕鳥策略」,也不願意以身試險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CryptoPunks 總市值一度超過 34 億美金

採用這種方案最大的爭議始於當時還在 Larva Labs 旗下 CryptoPunks,從 2017 年 6 月 10 日 CryptoPunks 發售時的頁面快照來看,整個網站沒有任何關於版權的聲明。

在當時很可能是 Larva Labs 對版權的問題缺乏考量,沒有想到在未來有一天 Free Mint 的 CryptoPunks 會成為一個最高市值超過 34 億美元並霸占 NFT 市場龍頭的「龐然大物」。

2019 年 Watkinson 宣布 CryptoPunks 採用 Dapper Labs 創建的 NFT 許可

據報導,在 2019 年 Larva Labs 的聯合創始人 Watkinson 曾在 CryptoPunks Discord 頻道中宣布他們將採用 Dapper Labs 創建的 NFT 許可。NFT 許可允許 NFT 的持有者展示藝術品,並且僅允許在每年的收入不超過 10 萬美元的情況下將其用於商業目的,但持有人不能修改藝術品或將其用於營銷第三方產品。

CryptoPhunks 的作品形象

在 2021 年底,有一個名為 NotLarvaLabs 的項目方發售了 CryptoPhunks NFT 系列,對 CryptoPunks 含糊不清的版權聲明發起挑戰。CryptoPhunks NFT 的作品圖像幾乎是完全複製的,只是將 CryptoPunks 作品的臉的朝向做了相反方向的改動。此後,Larva Labs 反擊,CryptoPhunks 被 OpenSea 官方永久下架。

「我有 NFT 的所有權,但是我卻沒有它的版權,它到底屬於誰?」

這戲劇的一幕激起了持有者的不滿和激烈討論,反對者認為它的做法與抗審查和去中心化的願景相悖,不少持有者在那時選擇離開了 CryptoPunks。

最開始對於版權聲明的疏漏成為了「歷史遺留問題」,Larva Labs 如芒刺背,陷入跋前躓後的窘境。

授予明確的限制和許可,通常是各自針對作品的商業和非商業用途

大多數知名藍籌都是採用這種方案,即只授予「部分權利」,如 BAYC、Meebits、CloneX、Azuki、Doodles 對於版權都有著清晰明確嚴格的說明。

BAYC:允許持有者用於商業用途



中國李寧 x BAYC#4102(圖源: 中國李寧)

BAYC 的持有者被允許使用購買的 NFT 作品去創作和售賣衍生產品,允許用於商業用途,但不能使用 BAYC 的品牌 LOGO 和名稱。

例如,購買了 BAYC NFT 的人可以把這個 BAYC 的圖案印在衣服上去售賣,其中取得的利潤 100% 歸這個持有者所有,以上面所示「 中國李寧 x BAYC#4102 」為例,可以使用「無聊猿 #4102」和「BAYC#4102」等帶 NFT 的形象和名稱編號,但是不能使用「Bored Ape Yacht Club」的字樣和官方的 LOGO。此外還有很多成功的商業用例,如頂級音樂發行公司環球唱片(Universal Music Group)宣布組建由 BAYC 和 MAYC 組成的數字元宇宙樂隊 KINGSHIP,BAYC#6045 與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簽約成為虛擬賽場的前鋒等等。

CloneX:持有者的 NFT 作品(不能含有村上隆元素)被允許用於商業用途,但需要填表申請,且公司規模不能過大(員工人數少於 1,500 人且年收入少於 4,000 萬美元)。

Azuki:持有者的 NFT 作品被允許用於商業用途,但不能使用商標,對於合作的作品和第三方作品需要官方和持有者的同意。

Doodle:持有者的 NFT 作品被允許用於商業用途,但需要完整地使用 Doodle 圖像,即不能將其創作的特徵拆分。且對於售價超過 10 萬美元的衍生產品,需要與團隊溝通。

將作品版權開放給公共領域,即採用 CC0 許可

有很多知名的 NFT 項目聲明了 CC0 許可,如 Mfer、Nouns、CrypToadz、Blitmap、Goblintown,還有剛剛宣布採用 CC0 許可的 Moonbirds,以及前階段爆火的 Free Mint 行情里大多數項目都是採用了 CC0 許可。

採用 CC0 許可的 NFT 項目發展得怎麼樣?

有的 NFT 項目如 Mfer、Nouns 是「Born with CC0」,有的則是像 Moonbirds 中途「倒戈」加入,它們的命運會相同嗎?

Nouns 跨界合作登上大熒幕

Nouns 是一個基於以太坊的 CC0 NFT 項目,它根據名詞(Nouns),即人、事物和地點來生成頭像。Nouns DAO 負責項目的治理,每天都會生成一個 Nouns NFT 並被拍賣,截至目前共生成了 401 個,地板價維持在 98 ETH 的高價。

值得一提的是,Nouns 的創始人 4156 原本是 CryptoPunks 的忠實支持者,而如上文所說 Larva Labs 對版權的限制引起了他的不滿,他最終賣掉了自己的同名 NFT CryptoPunks#4156。

啤酒品牌 Bud Light 在廣告中使用了 Nouns 的眼鏡 LOGO

據報導,啤酒品牌 Bud Light 曾在 2022 年的廣告中使用了 Nouns 的眼鏡 LOGO,這種合作關係進一步賦予了 Bud Light 在 NFT 領域的可信度,同時超級碗廣告將向數百萬消費者介紹 Bud Light 最新產品時,也將向他們介紹 Nouns NFT,這種跨界合作便是 CC0 的優勢。

人們不在意 Bud Light 是否真正持有了 Nouns NFT,CC0 賦予了它複製、傳播、用於商業用途的權利。某種程度上,這加強了自傳播效應,隨著類似於 Bud Light x Nouns 的衍生產品的創造,人們的注意力會轉移到原作品,進一步提示品牌的知名度。

Moonbirds 中途「倒戈」引來爭議

Moonbirds 宣布轉為 CC0 許可後,地板價一路下滑

而對於中途「倒戈」的 Moonbirds,CC0 的優勢似乎還沒有體現出來,倒是引來了很多問題:

• 突然的 CC0 宣布讓很多人措手不及,不少持有者認為團隊的決策太過於草率和中央集權,沒有和社區提前溝通,有悖於 Web3 的去中心化精神;

•「看似下放權力,實則侵犯權利。」很多 NFT 的持有者並不希望自己的 NFT 被其他人用於商業用途或者製作衍生品,中途改為 CC0 剝奪了 NFT 持有者「獨享」的權利;

• 團隊被質疑 Soft Rug,在很多人的固有印象里,過多的權力下放可能意味著團隊不再想用心經營品牌,「放任野蠻生長的自由」成為了 Soft Rug 的擋箭牌。

NFT 項目對於 CC0 的考量是什麼?

高端品牌需要維持稀缺性

Tiffany 和 CryptoPunks 的合作款吊墜

以 Tiffany 和 CryptoPunks 的合作為例,此前有報導,美國珠寶品牌蒂芙尼(Tiffany & Co.)宣布推出「NFTiffs」NFT 系列。該系列限量 250 枚,售價 30ETH,僅限 CryptoPunk 持有者購買。同時,「NFTiffs」持有者將獲得蒂芙尼根據持有人提供的 CryptoPunk 特徵進行定製設計的實物吊墜。

物以稀為貴,CryptoPunks 作為「NFT 的萊特兄弟飛機」,它的地位要想要對標現實世界的頂級奢侈品牌,限製版權無可厚非。奢侈品不是靠數量取勝,而是靠品牌的增值,品牌的增值來自於奢侈品品牌製造的專屬感。「無法被輕易得到」,這是需要維持稀缺性才能打造的階級天梯。CryptoPunks 通過限製版權保護其自身品牌,以便與其他企業和品牌進行合作獲得更大收益。

「你覺得賣 30ETH 的 NFTiffs 很貴嗎?不好意思,可能你不是它的目標客戶。」

下注於 meme 自傳播的正向飛輪

CC0 和 meme 組合在一起,毫無疑問第一個想到的便是 Mfer。

Mfers 創始人自述:「播下種子,讓其野蠻生長」。大多數人第一次看到 Mfer 的形象都覺得十分搞笑:用幾筆粗獷的線條就能勾勒出慵懶的身姿,像極了窩在電腦前的自己。

Mfer 的二次創作讓它能夠更加廣泛傳播

它的形象天然地決定了它適合作為 meme 去傳播,而人們在傳播梗圖時也並不是為了有利可圖,只是覺得有趣好玩。CC0 更是解放了複製、傳播、二次創作的限制,自傳播效應讓項目方無需努力推廣即可坐享流量紅利,快速積累大量注意力、資金、人才,越多人的加入則會激發越多的創作,最終形成正向飛輪。這也是為什麼在前陣子的 Free Mint 行情里大多數的草根項目都選擇了 CC0,在熊市的大環境下,在 NFT 市場存量資金的搏殺里,唯有押注於 meme 自傳播的正向飛輪才能取得一席之地。

去中心化的終極願景

在宣布 Moonbirds 轉為 CC0 許可時,Kevin Rose 寫道:「直覺是保護你所創造的東西,但 Web3 是一個機會,它讓我們從第一原則出發,重新審視一切。這是一個更具包容性和對所有人開放的機會。」

誠然,NFT 的項目方是自由市場中的私有化法人主體,只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他們可以自由地做任何事情。而這種「過度集權」與 Web3 的無需信任、去中心化的理想相悖,Web3 需要更多的自由和可組合性。Mfer 的創始人 Sartoshi「官宣跑路」,發布「sartoshi 的結束」,然後刪除了他的 Twitter 帳戶智能合約移交給社區,而現在 Mfer 依然有著頑強的生命力,或許未來有一天我們再回看,發現是 Mfer 向着去中心化的終極願景邁了一步。

結語

XCOPY 關於 CC0 的推文

目前關於 NFT 的相關法律法規並不健全,CC0 作為「舶來品」,與各國的法律的適配過程中也「水土不服」,在當下是否要選擇 CC0 仍需多方面考量。

XCOPY 說:「我仍未看到 CC0 之夏,但我相信它終將會到來。」

CC0 是否會是未來 NFT 版權的最終解決方案尚且未知,但至少,這「百家爭鳴」的景象讓我們對未來充滿期待。

原文連結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0.00%

$10,000

原投組報酬率

0.00%

$10,000

投組標的成分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