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鵬復盤LUNA事件,提出六項觀點、學到的三堂課

鏈新聞圖片
鏈新聞圖片

「圖:鏈新聞提供」

上週市場話題幾乎圍繞在 UST/LUNA 的崩盤,幣安創辦人趙長鵬稱自己近期受訪時也一直被問到相關議題,為了澄清立場,CZ 特別撰文表達他對整體事件的六項觀點,以及從中獲取的教訓。

本文已精簡內容,如有疑慮請以原文為主:https://www.binance.com/en/blog/leadership/czs-faq-8–on-lunaust-and-taking-the-right-risks-421499824684903883

CZ 表示,UST/LUNA 事件令人遺憾,幣安首要任務是保護受影響用戶,令人難過的是,並沒有能滿足所有人的出色解決方案,社群提案各自都有不同缺陷。

1. 該學到的教訓

設計缺陷

CZ 指出,拿一個不同的資產作為抵押品 (指 LUNA),並與另一資產 (UST) 掛勾時,總會出現抵押不足或脫鉤的情況:

就算超額抵押十倍,抵押資產也可能暴跌超過十倍,最愚蠢的設計缺陷是認為鑄造更多資產將能提高其市值,印鈔不會創造價值,只會稀釋現有持有者,而成倍地鑄造 LUNA 使問題更糟,設計者應該檢查一下他們的腦袋。

太過激進的激勵機制

CZ 認為 Anchor 以 20% 收益推動成長是非有機的方式,雖然能透過激勵機制獲得採用,但仍需要收入來維持,否則錢燒完的那天也意味協議崩盤。

而 Terra 生態「收入」的概念也被混淆,團隊將代幣銷售、LUNA 升值與收入混為一談,他強調用戶是為了獎勵 (20%) 而來,雖然 LUNA 的確上漲了,但生態仍沒有創造任何價值。

2. 高 APY 不代表健康

雖然 Terra 有個具有一些應用的生態,但生態成長與吸引用戶的激勵機制在速度上完全不匹配,是空洞的成長,最終泡沫破裂,CZ 認為這裡的第一個關鍵教訓在於:

不要一昧追求高 APY,要觀察協議、生態基本面。

3. 脫鉤救援行動遲緩

CZ 表示,Terra 團隊在動用儲備來挽救脫鉤的行動過於遲緩,若在脫鉤 5% 時即動用儲備金,或許就能避免崩盤,但團隊卻在暴跌 99% (或 800 億美元) 後試圖以 30 億美元搶救,這當然於事無補。

這種情況它看起來並不像騙局,而是愚蠢 (抱歉沒有更禮貌的用詞)。這裡學到第二堂課:運行一個協議要非常敏銳。

如 CZ 先前所強調,Terra 團隊與社群溝通緩慢且零星,削弱了彼此信任,他對 Terra 的提案也有複雜感受 (CZ 不支持分岔),但仍會支持社群決議。而這裡學到了第三課:

始終與用戶頻繁交流,特別是在危機時刻。

3. 會有外溢效應嗎?

CZ 直言當然,崩盤已影響整體加密生態,USDT 一度脫鉤,許多專案受影響,甚至比特幣也下跌 20%。

註:外溢效應 (Spillover Effects) 在經濟學中,指一個經濟行為出現時,往往會在看似無關的情況下對其它事物產生外部影響。

4. 加密生態展現韌性

CZ 對於加密市場展現的韌性感到高興,他聲稱 UST 與 LUNA 的規模要比當時雷曼兄弟破產還大,但比特幣僅從 40,000 跌至 30,000 美元 (約 20%),總體上其它專案也表現良好。他以銀行與去中心化系統的不同來解釋:

中心化系統如銀行的運作模式都類似,一家銀行倒閉時會對所有其他銀行造成外溢效應,而去中心化系統中,所有穩定幣皆以不同方式工作,沒有一樣的標準或儲備,因此一個專案失敗對其他影響較低。

5. 是否因此加強穩定幣監管?

CZ 表明了不確定,雖然他從少數監管者獲得積極回應,但大部分與他保持聯絡的人對於加密皆相當友善,因此可能存在偏差。

他提到一個他認為最好的回應:

我們當然需要更加關注算法穩定幣,不能讓一家失敗的公司扼殺整個行業,我們應持續前行。

6. 如何規避此類風險?

CZ 認為沒有絕對答案,也沒有什麼是沒風險的,就連法幣也存在風險,他總結出以下事項來降低系統性風險:

  • 對於投資者:多樣化投資組合,不要僅因為有很高的 APY 而 All In 一種代幣。
  • 遠離高 APY 投資,這幾乎無法持續,高 APY = 高風險。
  • 最重要的是持續學習金融知識,探索幣安學院的所有內容 (CZ:抱歉我必須行銷一下)。
  • CZ 強調加密領域的高度韌性,雖然 LUNA 案例令人遺憾,幣安仍致力於在為所有人打造可持續、豐富的區塊鏈生態的過程中發揮作用。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