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成藝術並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裏茁壯成長

區塊鏈和 NFT 讓生成藝術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表達機會。

原文標題:《生成藝術:在 NFT 的土壤裏茁壯成長》
撰文:cocafe 咖菲科技

生成藝術,英文爲 Generative Art,它是計算機技術和藝術結合的產物。它的生成不是直接由人類創作,而是通過算法來生成藝術品,算法有一套規則,在規則內可以自由發揮,最終得出獨特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藝術家的某種理念。

生成藝術本身並不是新現象,它始於 1960 年代。它跟當時的各種藝術思潮發展也有關係,例如它跟達達主義在某些方面存在契合。達達主義追求一個有意思的狀態:清醒的非理性狀態,追求隨性的藝術。達達主義本身是「反藝術」,它不喜歡傳統美學秩序,對隨機和偶然本身更感興趣。1984 年,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s)給予生成藝術先行者 plpan Schwartz 展示機會,讓生成藝術進入舞臺。

Untitled,Vera Molnár,1985

生成藝術與計算機技術的結合

首先從藝術發展自身的角度,生成藝術本身就是過去 50 年藝術發展的重要主題,其次,隨着計算機技術的發展,生成藝術和計算機找到了結合點,這讓生成藝術有了新的表達方式。

現代藝術先驅塞尚是藝術史上的重要畫家,他對後來的馬蒂斯和畢加索等人產生重要影響。現代藝術開始走向現代表達,而不再追求臨摹和相似度。在這個過程中,藝術進入了紛呈的階段,有熱衷機器美學和技術的未來主義和構建主義;有關注自主性和隨機性的達達主義;有大膽使用幾何形狀的新造型主義……

這些都是生成藝術發展的土壤,它並不是憑空而來。如今,數字信息已經嵌入人們的生活中,人們對於數字物品開始熟悉。隨着這一切的到來,人們從工業社會向數字社會轉變,人們的工作、生活、娛樂也發生了根本變化,這同樣重塑了人們對藝術的看法。

到了上個世紀 90 年底,在 Murial Cooper、Ben Fry 和 Casey Reas 等人推動下,促成了數字藝術平臺「Processing」的誕生。它極大降低了藝術家們進入生成藝術的門檻。藝術家們不用擔心昂貴的硬件或高超的編程技術。「Processing」軟件推動了生成藝術的發展。其中,一位藝術家 Jared Tarbell (也是 Etsy 的聯合創始人之一)使用「Processing」軟件創作出一些非常厲害的生成藝術。

Bubble Chamber,Jared Tarbell,2003

在藝術史專家 Jason Bailey 看來,Tarbell 的作品是「混沌和控制二元性的典型代表,具有很強的視覺複雜性,從簡單中慢慢浮現出來,讓人感覺它更像是從土壤中生長出來的,而不是來自於算法。」也就是說,生成藝術已經達到一定的境界,它看上去像是自然而然的作品。

最近幾年,隨着人工智能的逐步發展,生成藝術演化也在繼續。在基於人工智能的藝術創作中,也誕生了一些作品。2014 年 G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生成對抗網絡通過機器學習算法來構建新形式的文學、詩歌以及藝術,其中也包括生成藝術。GAN 由兩個神經網絡組成。一個是「生成器」,一個是「鑑別器」。生成器會獲得大量的畫作材料,然後負責創作作品,二鑑別器則負責鑑定作品的獨特性。通過 AI,可以創作出風格獨特的作品。

Robbie Barat 使用 GAN 創作生成了一些非常富有生氣的藝術作品,如下面的畫作:

AI Generated Landscape #6,Robbie Barrat, 2018

總言之,計算機技術的發展,讓生成藝術有了新的實踐工具和新的表達方式。在現代藝術的語境中,藝術是不拘一格的,是創造,並不是美的纔是藝術。與衆不同的創造就是藝術本身。

因此,計算機技術和藝術的結合產生了有趣的新藝術形式,其中包括生成藝術。生成藝術本身充分利用了計算機的技術,但並不是說,它是完全隨機的。它由藝術家們設計,設置一定的規則,但在受控的規則下,存在一定的隨機性。這本身也是一種藝術的表達方式。

在這種情況下,創作者並不是完全控制藝術的方向,雖然代碼是編寫的,但存在一定的機器自主性和隨機性,這些偶然讓藝術變得獨特,同時,它也體現了藝術家的想法,並不是完全由機器生成。

因此,生成藝術是在數字時代下機器和藝術家靈感融合而成的新藝術表達。使用生成藝術有一個好處就是藝術家可以進行更多的複雜嘗試,當藝術家想重複某些東西時,使用機器可以節省大量的時間。根據藝術史專家 Jason Bailey 的描述,在上個世紀 60 年底,有一些藝術家就開始嘗試這類藝術,如 Georg Nees、Frieder Nake 等。他們通過打印機上將其作品打印出來。

Hommage à Pap Klee,Frieder Nake,1965 年

當生成藝術遇上區塊鏈

生成藝術是數字時代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產物。在工業時代,人們使用工業材料(鋼鐵、混凝土、玻璃、塑料)生產出各種工業產品等。這些工業材料構建了我們的建築和日常用品。在信息時代,人類在軟件環境中消耗了大量時間,社交、遊戲、閱讀新聞、購物、打車等等都依賴於軟件進行,編碼正在重塑人類生活和生產中的各種關係。

在生成藝術家 Tyler Hobbs (Fidenza 系列創作者)看來,材料對藝術很重要,它不是中性化的,它跟建築師一樣具有深厚的影響力。他認爲,鋼筋和混凝土構建了現代城市,其密度塑造了我們生活方式。高聳的鋼鐵和混凝土牆散發出堅硬、陌生和無情的氣息。

Tyler Hobbs 還認爲,計算機編程也不是一種中性的媒介。它有現代 CPU 架構,有操作系統、編程語言、web 瀏覽器、UI 等,也有它自身的限制和偏好。對於藝術家們來說,它就是信息時代的核心材料。在這樣的情境下,藝術家們被迫使用計算機語言來完成自己的表達。在這個過程中,藝術家和軟件進行相互磨合鬥爭,最終獲得深刻了解。因此,Tyler Hobbs 認爲,藝術家們在過去拓寬了鋼材、混凝土和玻璃的意義,未來也會改變我們對軟件的概念。

Fidenza #313,Tyler Hobbs 的生成藝術作品

從 Tyler Hobbs 的創作中,他進行了很多精心設計,但賦予程序一定的隨機性。該程序專注於結構化的曲線和構建塊,不過它在紋理、顏色、比例、組織等方面有很多可能性,這讓它富有變化,並不完全受藝術家的控制。

隨着區塊鏈基礎設施的不斷成熟,藝術家們在以太坊區塊鏈上進行各種試驗。加密時代的生成藝術是一種正在興起的藝術形式。生成藝術從 1960 年代開始存在,如今遇到了區塊鏈,這讓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表達機會。

在過去的生成藝術中,藝術家們爲了獲得「好」的作品,首先會有一個「精選」過程。藝術家們嘗試各種輸出,然後選取最喜歡的一組,之後才向公衆展示。如今在生成藝術領域,藝術家創建寫入以太坊區塊鏈的生成腳本,使其不可篡改和可驗證,可以選擇進行多少次生成輸出。這些輸出作品變成 NFT,然後生成給到收藏者們。在這樣的多次輸出過程中,沒有人會確切知道發生什麼,這裏存在一定的隨機性。

當然,這也面臨着如何實現高質量藝術作品的問題。這需要對生成的算法進行很好的設計,這本身是一個質量保證的過程。在創作 Fidenza 作品過程中, Tyler Hobbs 自己就花費了大約 2 個月時間反覆試驗這個過程,從中提高改進的空間。他認爲,藝術家需要平衡標準化的質量和多樣性,一方面要計劃某種整體性,一方面也要實現個性,而在程序中,這些都並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