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二十一世紀的勵志新潮流

芸芸眾生中的你,只要擁有正確的態度和行動,就能躋身成功人士。至於該如何做到,只需要從四萬五千多本已出版的勵志書中挑一些來看就行了。大多數人就是這麼做的,如果把影音媒體、電視購物和個人教練算在內,這類市場總值約在五億到一百億美元之間。

生活駭客是自我成長史上最新的一頁,隨著成功的定義改變,人們給出的建議也隨之不同。我們是否仍像一八九○年代那樣,認為神能幫助我們成功?還是像一九三○年代的經典勵志書一樣,只要效法那些成功致富的人就行了?或是在當今資訊過剩的世界中,採納那些占一席之地的頂尖極客所分享的祕訣?史蒂芬.史塔克(Steven Starker)在《超市裡的甲骨文:美國人對勵志書的癡迷》一書寫到,勵志書反映了它們的社會文化背景,揭示了該時代的個人需求、願望和恐懼。正如《紐約客》雜誌在一篇有關費里斯的專訪中提到,每個世代都有專屬於它的勵志大師。

生活駭客是最新的勵志典範,且兩者都是所謂「實踐哲學」的延續。與學院派的哲學不同,實踐哲學關注生活中哪些是有價值的,以及如何認知它,是生活的哲學。若說斯多噶主義和儒學是古代的實踐哲學,那麼生活駭客就是當代的。例如,你可以透過控制自己每天花在回覆電子郵件上的時間(方法),來提高工作效率(目的)。

在美國文化中,勵志是一種很普遍的實踐哲學。正如史塔克所寫的:「我認為,美國的個人主義幾乎是所有勵志素材的泉源。」他也認為,勵志/自我成長是美國機會主義、自力更生和成功決心的一種表現。一位為《紐約》雜誌撰寫文章的文化評論家指出,「自《窮理查年鑑》出版以來,勵志文化—企業家精神、實用主義、強烈的自力更生、淡薄的靈性…… 已深深根植於美國人的 DNA 中」。

雖然「勵志」這個詞首見於蘇格蘭作家塞繆爾.斯邁爾斯(Samuel Smiles)那本獲利豐厚的同名書籍(一八五九年出版),但這個詞就跟蘋果派一樣,一開始雖是從歐洲輸入的詞語,如今卻已和美國文化密不可分;而生活駭客已然成為這塊「勵志派」的一部分。

在開始新的冒險之前,吉娜.特拉帕尼出版了三本取材於生活駭客的書;費里斯編纂了五本暢銷書、經營一個受歡迎的部落格,並主持一個有大量聽眾的播客,且都是以「一週工作四小時」這個品牌進行的。另外還有六位作者出版了關於極簡主義的書籍,包括《極簡富足:我靠一百樣東西過一年》和《會留下來的一切》。

當然還有更多關於生活駭客的書籍並未得到主流讀者的青睞,但儘管它們是獨立出版或只發行電子書,在網路書店上還是有數十則評論。我甚至曾在附近雜貨店的收銀處看過一本生活駭客雜誌,也看過國家地理頻道的節目《駭客智多星》。 生活駭客是極客們勵志成長的一種延續,現已成為主流。個人主義、務實、創業精神…… 等價值觀,以及克服障礙的無窮能力,都是這種精神的核心。生活駭客還加入了系統化思維、樂於實驗、喜愛科技,這些都很適合數位網路世界──一個充斥著系統和小工具的世界。

有些人可能覺得生活駭客就像勵志書一樣,很難視為正經嚴肅的事情;各種小技巧可被視為瑣碎小事;而生活方式的重新設計,則可以被當成《騙術》一書的老調重彈。但這種特色正是生活駭客的魅力所在:系統化精神的背後,既接納了世俗的駭客行為,也包含對人生更高遠的追求。

企業家保羅.布赫海特(Paul Buchheit),谷歌員工編號第二十三、Gmail 的首席開發者,也是谷歌早期座右銘「不作惡」的創造者,他相信駭客是生活的「應用哲學」。他曾表示,有系統的地方,就有遭駭客入侵的可能,而到處都是系統。整個現實世界就是個有系統的系統,延伸到各個角落。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駭客心態,畢竟社會需要各種不同的個性,但擁有這種心態的人,就是那些能跨越業種、統治權,甚至宗教來「改變世界」的人。對布赫海特來說,駭客行為比電腦中那些聰明的代碼更重要,也更偉大──這是我們創造未來的方式。

布赫海特的信念具有煽動、簡化和集大成的特性,就如同許多勵志方法所採用的前提。而正如史塔克所觀察到的,這些信念很容易讓批評者表現出不屑,以搖頭、瞬間冷笑、高傲的微笑和善意的忽視為回應。然而勵志書是我們文化結構的重要組成,它無所不在且影響深遠,以致無法忽視也不容輕忽,當然值得研究,生活駭客也是如此。

 

 

來源:究竟出版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