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專欄】中國人口結構變化與機會

【胡一帆專欄】中國人口結構變化與機會。(圖:AFP)
【胡一帆專欄】中國人口結構變化與機會。(圖:AFP)

作為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2010 至 2020 年期間,中國人口僅增長 7200 萬。儘管這個人口增量比同期法國的人口總量還要多,但此次普查證實了中國人口增長正在快速放緩。實際上,過去十年中國的人口增長率僅為 0.53%,是 1959-1961 年大饑荒之後最慢的人口增速。 

出生率和生育率都遠低於前幾十年。2020 年新生兒數量下降至 1200 萬的紀錄新低。2020 年的生育率(指女性一生中平均生育子女的數量)約為 1.3,遠低於全球及亞洲分別為 2.47 和 2.15 的平均水準。這還是中國政府在 2015 年取消獨生子女生育政策後錄得的數據。這意味著中國的人口高峰可能比聯合國預期的 2030 年更快到來。 

此次人口普查還顯示,2020 年 60 歲及以上人口佔總人口的比重達到 18.7%,高於 2010 年 “六普” 時的 13.3%,更遠高於聯合國對於人口老齡化定義的門檻 7%。相較之下,全球 60 歲及以上人口平均佔比為 9.1%。此外,從性別構成來看,依然是男多女少(這會加劇出生率下降趨勢),儘管過去幾年性別比率有所改善。 

最後要指出的是,城市化速度超過預期(2019 年城市化率為 60.1%,“十三五” 目標是 2020 年達到 60%),人員主要從內陸省份向沿海省份流動。城市化快速推進的主要原因是戶口制度放寬,以及全國交通網絡改善使得人員流動更加快速。 

對經濟和金融市場有何影響?

中國仍將是全球增長的重要引擎(政府目標是未來 15 年的複合年均增長率達到 4.7%),並且在一段時期內中國仍將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也將很快躋身高收入國家行列,政府預計到 2025 年人均 GDP 將達到 1.5 萬美元,到 2035 年達到 2 萬美元,而世界銀行對高收入國家的定義是人均 GDP 至少達到 1.2535 萬美元。應對人口方面的挑戰無疑很重要,但我們認為隨著中國從重視人口數量到重視人口品質,人口結構變化的影響應該可控。 

我們認為多個領域存在機會。首先,正如日本一樣,中國也需要加大對工作年齡人口的投資,以提高生產力。中國依然是全球重要的(事實上是全球最大的)製造業中心,向高端製造業過渡也已歷經數年。製造商可能需要加快自動化軟硬體的研發,這使得機器人生產企業處於有利地位。 

其次,社會老齡化意味著對醫療保健服務和產品、醫療美容和老年人護理等可選消費需求將上升。中國的 “嬰兒潮” 一代積累了大量財富,隨著他們退休及變老,消費可望加大。中國社科院預測,到 2030 年養老產業的市場規模可能高達 13 兆人民幣,遠遠高於 2020 年估計的約 7.7 兆人民幣。這對醫療保健提供商、製藥企業以及醫療設備製造商等都將是利好。 

第三,城市化快速推進意味著住房需求保持旺盛。經合組織(OECD)預測,到 2030 年中國的城市化率將達到 70%,屆時城市人口將達到 10 億。如果中國的住房供給率(戶均住房單元數)達到發達國家的平均水準(1.09 套房),則中國還需再建 4.48 億套住房,或 460 億平方米(每套面積為 102 平方米)。這意味著新增住房需求將在 2021 至 2030 年期間大約在 150 億平方米見頂,而過去十年的住房銷售總量為 130 億平方米。因此,在人口流入省份(比如廣東、浙江、山東、河南等)重點佈局的房地產開發商將見到需求增長。

專欄為作者個人立場


縱橫宏觀 瑞銀焦點 | 胡一帆

於2015年11月加入瑞銀,擔任瑞銀財富管理亞太區投資總監及宏觀經濟主管,加入瑞銀前,曾於海通國際擔任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經濟學家,並於2013-2014年榮獲《機構投資者》中國「最佳研究鑽石獎」及「大中華區最佳經濟學家」。擁有美國喬治城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與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且為《中國經濟新格局:策略轉型及全球重組》(2014)一書作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