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聯投信】疫情升溫添不確定性 風險債券動能降溫

※來源:安聯投信

歐美疫情升溫,部分國家重啟封鎖,影響市場情緒及風險債券表現。根據美銀美林引述 EPFR 統計顯示,上周由包括投資級債、高收益債及新興市場債等流向公債,其中高收益債淨流入金額由正轉負,投資級債也由前一周的 144 億美元降至 67 億美元,信用債整體動能放緩。

安聯投信指出,疫情在美國及歐洲多地確診人數激增,英國、德國與法國重啟封鎖措施,加上美國選舉相關雜音紛飛,雖最新公布的美國第三季 GDP 表現與個人消費年率等經濟數據表現正向,但對疫情的擔憂仍使全球風險債性債券多呈跌勢,部分資金由信用債流向公債避險,市場風險情緒保守。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過去一周內除股票市場出現明顯修正,反映市場波動度的 VIX 指數也持續爬高,並在 10 月 28 日來到 40 的水位,為今年 6 月以來的新高,反映了包括歐美疫情升溫、美國總統大選等短線雜音,並使部分市場資金持續流向債券資產進行避險。

謝佳伶指出,觀察各式不同債券資產的最差殖利率(yield-to-worst),包括美國 10 年期公債、美國投資級債的殖利率在資金流入下今年持續緩步下滑,截至 10 月底止,已分別來到約 1.99% 及 0.78% 的水準,但平均存續期則同時來到約 8.3 年及 10 年左右,投資人在布局時應留意在存續期到期前的時間內,可能受到來自市場利率變動的風險,進而影響資產價格。

謝佳伶指出,相較之下,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目前除了可提供接近 5% 的殖利率,優於多數同為已開發市場的債券資產,且平均存續期則僅有短至 2 年上下,讓投資人可以減少在債券存續期內可能遇到的利率風險,同時可提高資金運用彈性,成為在市況不確定下的現金部位標的的優質選擇。

在挑選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時,謝佳伶建議,首先表示可鎖定評級較佳(B、BB 級以上)的優質美國企業,除可控管違約風險外,也可望受惠於新的財政政策。在產業部分,則看好可受惠於景氣逐漸復甦的中游、燃氣等能源產業以及航空租賃業;此外,因疫情使得許多民眾由大眾運輸轉為自駕,汽車銷售出現上升,故汽車產業也可同時關注。往後觀察,雖總統大選雜音為近期市場帶來波動,但在結果確認後相關變數應有望降低,屆時則可注意疫情後續發展、疫苗研發進度以及美國新一輪財政政策過通過狀況,作為後續投資判斷。

【安聯投信 獨立經營管理】
本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公開資訊觀測站或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中查詢。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高收益債券基金適合欲參與資產具長期增長潛力之投資人。相較於公債與投資級債券,高收益債券波動較高,投資人進場布局宜謹慎考量。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本基金可投資於符合美國 Rule 144A 債券,該債券屬私募性質,較可能發生流動性不足,財務訊息揭露不完整或因價格不透明導致波動性較大之風險,投資人投資前須留意相關風險。安聯投信總代理之盧森堡系列基金 (AGIF) 及發行之境內基金,配息級別其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 (AMg2 級別除外),或配息前未先扣除應負擔之相關費用(AMg 級別)。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分,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本公司於公司網站揭露各配息型基金近 12 個月內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供查詢,投資人於申購時應謹慎考量。有關境內配息級別受益權單位原則上將每月進行收益分配評估,決定應分配之收益金額,惟不保證每月均執行分配。分配金額若未達新台幣 300 元、未達美元 100 元、未達人民幣 600 元時,當月不予分配,並將收益分配再申購配息級別受益權單位,該部分之申購手續費為零,除銀行特定金錢信託外,將轉入再投資。本基金可投資「特別收益證券」包括特別股股票與債券,特別股可能有無法按時收取股息之風險、類股集中及產業景氣循環風險、提前買回風險等;債券除了利率風險外、可能有發行人違約之信用風險、無擔保債券及次順位債券之風險、及債券提前償還致投資組合預期收益率降低之風險等。經理公司為避免新臺幣及人民幣美元的匯率波動所衍生之匯率風險而影響新臺幣計價(避險) 及人民幣計價 (避險) 各類型受益權單位淨資產價值,經理公司將持續就新臺幣計價 (避險) 及人民幣計價 (避險) 各類型受益權單位資產進行匯率避險交易,惟匯率避險交易僅能適度降低匯率波動對該受益權單位淨資產價值之影響,故倘若新臺幣及人民幣相對於美元匯率上升,此等避險可能為該等投資人提供獲利報酬;反之,則亦可能造成投資人之損失。此外,任何匯率避險交易所衍生之結匯成本均依新臺幣計價 (避險) 及人民幣計價 (避險) 各類型受益權單位受益人按比例負擔。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及香港,可能因產業循環或非經濟因素導致價格劇烈波動,以及市場機制不如已開發市場健全,產生流動性不足風險,而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投資前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投資風險之說明。新興市場證券之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通常低於已開發國家,可能影響本基金所投資地區之有價證券價格波動,而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影響。基金如投資於固定收益商品,期投資風險包括但不限於信用風險、利率風險、流動性風險及交易可能受限制之風險等。經濟環境及市況之改變亦可能影響前述風險程度,以致影響投資價值。一般而言,當名目利率走升時,固定收益投資工具 (含空頭部位) 之價值可能下降,反之可則可能上升。流動性風險則可能延後或限制交易之贖回或付款。本基金可投資於轉換公司債,由於轉換公司債同時兼具債券與股票之特性,因此除利率風險、流動性風險及信用風險外,還可能因標的股票價格波動而造成該轉換公司債之價格波動,此外,非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之轉換公司債所承受之信用風險相對較高。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若有將新聞稿再製編需求者,謹請以本公司所公開之資料為主,勿為誇大或不實之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