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PIMCO長期展望:擾亂因素升級

最新PIMCO長期展望:擾亂因素升級。(圖/業者提供)
最新PIMCO長期展望:擾亂因素升級。(圖/業者提供)

PIMCO(品浩)於近來舉辦一年一度「2020 年長期展望論壇」,將全球 PIMCO 投資專家及由柏南克 (Ben Bernake) 主持的全球諮詢委員會(GAB)齊聚一堂。在年度的長期展望論壇中,我們聚焦於未來 3 至 5 年的經濟前景,讓我們在配置投資組合上,掌握全球經濟結構性變化及趨勢帶來的投資機會。我們曾邀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決策官員、投資人、與歷史學家,從多元的角度為 PIMCO 帶來真知灼見。

此次 PIMCO 更邀請到重量級嘉賓 – 包含前英格蘭銀行總裁與前加拿大央行行長、現為聯合國氣候行動暨金融特使馬克 ‧ 卡尼 (Mark Carney),與前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 (Mario Draghi) 參加本次論壇,共同探討並預估未來 3 至 5 年的重要總經趨勢和議題。本次論壇中所探討議題之精華,集結在 PIMCO 最新發布的《2020 年長期展望》。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我們便已預期各種長期破壞性趨勢-中國崛起、民粹主義、科技革新、與氣候變遷風險-將造就嚴峻的投資環境。隨後,疫情爆發並加劇各種擾亂因素的影響,使得投資人面對更加艱難的挑戰。

在最新發布的 PIMCO 長期展望當中,我們強調投資人必須準備好因應各種破壞性趨勢,主動掌握隨著市場波動而浮現的投資機會。以下為長期展望的重點摘要。

四大長期擾亂因素

放眼各種潛在的破壞性趨勢,PIMCO 認為從過去一路延續至今的四個擾亂因素,包括中國崛起、民粹主義、氣候變遷風險、與科技革新,在未來可能會產生更加顯著的長期影響。

經濟展望

我們預期隨著全球走出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未來幾年全球將維持高於長期趨勢的經濟成長率。儘管如此,論壇的與會者擔心「經濟傷痕」恐拖累經濟產出的成長表現,且我們認為這樣的擔憂不無道理。

在 PIMCO,我們認為以下 3 大要素可能會對長期生產力的成長表現帶來壓力:

  • 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勞工的技能可能退步
  • 不確定性攀升可能長期壓抑企業投資活動
  • 在大量財政與貨幣政策的支持下,形成越來越多「僵屍企業」

此外,防疫成果以及財政對策的積極程度將決定經濟表現是否符合預期。歐洲正陸續推出經濟刺激措施,而美國 11 月總統大選結果出爐後,後續推出的財政刺激規模與種類將更加明朗化。

無論是短期或長期而言,全球經濟環境都將身處困境,加上各種擾亂因素可能會一再觸發金融市場震盪,因此 PIMCO 預期未來 3 到 5 年,多數已開發國家的政策利率將維持在低檔,甚至進一步下降。

在 PIMCO,我們認為負利率政策是各國央行的最後手段,且負利率環境延續越久,副作用也將越顯著。儘管如此,由於債券殖利率已來到低點,甚至出現負利率,一旦經濟活動再度受到負面衝擊,將有更多央行實行負利率政策,或是讓現有的負利率降得更低,進一步擴大收購各種金融資產。

投資啟示

在 PIMCO,我們預估近期內通膨升溫的機率微乎其微,但是長期而言投資人仍可運用美國抗通膨公債、殖利率曲線配置策略、房地產、甚至原物料等投資工具,以防範通膨升溫的風險。

信用市場的投資機會

信用利差接近歷史低點,目前的信用市場不適合被動式投資工具,但是仍可藉由主動選債創造投資價值。

在 PIMCO,我們認為美國機構房貸抵押證券,可為投資組合提供相對穩定且具防禦性的收益來源。此外,美國非機構房貸抵押證券與美國及全球資產擔保債券,普遍擁有較高的資本順位,可在市場風險提高時提供較佳的下檔保護。

私募信貸與私募房地產投資策略擁有具吸引力的報酬潛力,其中包括低流動性產生的風險溢酬,適合能夠長期投入資本並能承受私募市場高度投資風險的投資人。

各地區潛藏的投資機會

倘若歐元區能夠維持目前較穩定的大環境-甚或是延續過去「走一步、退兩步」趨勢,我們認為主動式投資人將可從中發掘良好的投資機會。

在疫情的肆虐下,亞洲持續展現較佳的穩定性,因此我們在 PIMCO 認為亞洲具備良好的投資機會,有利於主動式投資人從中篩選公司債投資機會。此外,新興市場的報酬潛力普遍優於已開發國家,且新興市場貨幣的投資評價反映具吸引力的報酬前景,但是同樣也可能受到來自當地或全球各種擾亂因素的威脅。

展望後疫情時代的全球週期性復甦前景,在 PIMCO,我們預期短期內美元有進一步走貶的機會。儘管如此,長期而言,由於各種破壞性趨勢將不斷帶來衝擊,全球資金將反覆湧入美元避風港。

結語

過去 10 年,央行總能一再戰勝來自總經環境的挑戰,導致投資人養成「壞消息就是好消息」的心態。然而,展望未來 3 到 5 年,我們認為若總經環境出現壞消息,對於風險性資產而言恐將是不折不扣的壞消息。

未來,我們可能面臨更加嚴峻的投資環境,經濟與市場波動性皆可能攀升,因此我們必須加強保護資本,並避免資本損失的風險。PIMCO 認為,未來的投資環境必須仰賴有耐心、全球性、且靈活的投資策略,盡可能運用各種投資工具,在各個市場掌握具吸引力的風險調整後投資機會。

延伸閱讀 >> 長期展望: 擾亂因素升級

本篇作者:
費約信(Joachim Fels)先生為 PIMCO 董事總經理與全球經濟顧問。
波以斯(Andrew Balls)先生為 PIMCO 的全球固定收益投資長。
艾達信(Daniel Ivascyn)先生為 PIMCO 集團投資長暨董事總經理。

PIMCO 全球諮詢委員會(GAB)目前由七位享譽全球的經濟及政治專家所組成,持續為 PIMCO 投資團隊提供全球經濟、政治和策略性發展等方面的寶貴意見。該委員會成員包括:
• 前聯準會主席 伯南克(Ben Bernanke)
• 前白宮幕僚長 博爾頓 (Joshua Bolten)
• 英國前首相及前財政部長 白高敦(Gordon Brown)
• 聯合國氣候行動與金融特使、前英格蘭銀行總裁與前加拿大央行行長 馬克 ‧ 卡尼 (Mark Carney)
• 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前任集團投資長 黃國松(Ng Kok Song)
• 前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總監 斯勞特(Anne-Marie Slaughter)
• 前歐洲央行總裁 特里謝(Jean-Claude Trich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