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復甦+殖利率優勢 助攻高收益債吸金

經濟復甦+殖利率優勢  助攻高收益債吸金。(圖:AFP)
經濟復甦+殖利率優勢 助攻高收益債吸金。(圖:AFP)

過去半年在股市反彈拉抬下,帶動高收益債與新興市場債的利差都已回到中性水準,投信表示,對照目前幾乎零收益的公債,高收益債和新興市場債為主的信用債券,仍是未來固定收益的投資核心。

摩根投信環球市場策略師林雅慧表示,跟過去相比,高收益債、新興市債未來利差收斂的空間有限,建議投資人回歸到殖利率的角度,並以長期投資立場進行資產配置。

林雅慧解釋,在全球經濟復甦的過程中,的確會有「再通膨」的變數,但即使這變數發生,對高收益債依舊有利,原因在於經濟復甦本身就有助於降低高收益債的違約率。

根據統計,今年以來高收益債基金淨流入金額攀升至 430 億美元的歷史高位,相較於 2017 與 2018 年的淨流出與 2019 年淨流入 190 億美元的表現,顯示現在市場對高收益債反而較具信心。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相較於股市等風險性資產,公債雖走勢相對穩定,但在資金持續大量流入下殖利率已被壓低,其中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自今年疫情影響跌破 1% 後,近來多在 0.5% 到 0.7% 間遊走,不但能提供的收益有限,較長的存續期也讓投資人需承擔較多在此期間內可能發生的價格波動風險。

謝佳伶指出,相較與公債,高收益債不但因具有明顯較佳的殖利率,受到追求收益的投資人歡迎,也因較公債更貼近市場風險情緒,可在市況轉正面時更有效的捕捉成長契機,在風險追求與趨避特性上,位於相對平衡的位置。

謝佳伶進一步指出,在選擇高收益債建議可選已開發市場的企業債,並將平均存續期控制於較短的 2 年右,並挑選達 BB 以上評等的券種,也有望控制持有期間可能遇到的信用及存續期利率風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