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一文解析中國十兆人民幣社會融資流向

〈分析〉一文解析中國十兆人民幣社會融資流向(圖片:AFP)
〈分析〉一文解析中國十兆人民幣社會融資流向(圖片:AFP)

中國今年為使經濟加速脫離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即便在貨幣政策方面不如歐美央行般大動作,但在財政政策上的印鈔力道卻不輸歐美國家。

中國第二季新增社會融資創下歷史同期新高的人民幣 9.7 兆人民幣,至於資金流往何處,以下以三大層面進行說明。

第一:流向企業中長期貸款

第二季中國社會融資存量高速成長,較第一季年增率提高 1.3 個百分點達 12.8%,其中企業債和政府債存量的躍升是主因。

若以新增數量來看,第二季新增社會融資人民幣 9.7 兆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人民幣 3.7 兆元,而人民幣貸款、政府債和企業債合計貢獻新增社會融資 91%,當中又以企業債的成長貢獻最大。

資料來源: wind
資料來源: wind

數據顯示企業中長期貸款成長率自 3 月以來便逐月走揚,這與基建投資帶動的融資需求上升,及製造業和餐飲零售等產業漸漸步入常軌有關。

此外,隨著疫情在中國受到控制,民眾消費與買屋的回溫帶動私人短期貸款淨融資由負轉正。

至於地方債發行規模在 4 月份下滑後,5 月明顯出現成長,單月發行規模逾人民幣 1 兆元;6 月和 7 月特別國債集中發行人民幣 1 兆元,共同推動第二季政府債的融資規模明顯超出過去同期。

資料來源: wind
資料來源: wind

第二:基建貸款與信用債躍升

第二季中國工業和不含房地產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成長率分別比第一季提升 4.5 和 1.6 個百分點,這或與製造業、基建的帶動有關。

再根據中國人行調查顯示,第二季製造業和基建貸款需求指數快速上升,5 月製造業中長期貸款年增率 19.6%,創 2011 年 2 月以來新高。

相較之下,房地產開發貸款成長持續下滑,第二季較第一季下降 1.1 個百分點至 8.5%。

資料來源: wind
資料來源: wind

另一方面截至 7 月底,專項債流向基建比重最高,達 61.4%,以醫療衛生等為主的社會事業比重則有 26.4%。

不過自從 3 月以來,基建比重已有所下降,社會事業比重明顯上升,使得第二季專項債流向基建比例較第一季下降 19.2%,達 52.8%,而社會事業則是從第一季的 19.6% 回升至 35.8%。 

資料來源: wind
資料來源: wind

第三:東部融資成長快、規模大

6 月份中國東、中部地區貸款年增率分別 13.9% 和 15.2%,明顯高於西部的 11.3%。不同地區的企業和私人部門貸款成長有差異,這與基建和製造業等項目復工,及因城施策下的房地產銷售差異有關。

資料來源: wind
資料來源: wind

第二季,東部新增地方債與城投債淨融資合計規模最大,達人民幣 7586 億元,西部規模為人民幣 5290 億元,高於中部的人民幣 3616 億元。

此外,以歷史數據來看,專項債新增發行規模中部大多高於西部,但今年以來西部發行規模卻高於中部,這應與中部受疫情、洪水等影響有關。

資料來源: wind
資料來源: wind

總結來看,中國第二季社會融資加速成長,貸款和債券為主要貢獻項目。另一方面,企業貸款加速流入基建、製造業等領域,房地產開發貸款成長率則持續下滑。此外,東部企業貸款成長高於其它地區,而中國政府穩增長訴求強,均使得社會融資大幅躍升。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