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的「災難性」場景:停滯性通膨重現

武漢肺炎的「災難性」場景:停滯性通膨重現(圖:AFP)
武漢肺炎的「災難性」場景:停滯性通膨重現(圖:AFP)

聯準會 (Fed) 已經將利率調降半個百分點,以抵銷可能由武漢肺炎 (COVID-19) 引發的經濟放緩。

市場認為,在 3 月 18 日 Fed 下次會議上再次降息的可能性為 100%,多數投資人預計降幅為 75 個基點,將基準基金利率降至 0.25% 至 0.5% 範圍內。

但是,如果 Fed 必須同時應對對經濟衰退和通膨壓力上升的擔憂呢?

鑑於原油價格隨股票市場和長期債券利率下跌而暴跌,通貨膨脹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停滯性通膨」的威脅是真實存在的,這是用來描述經濟放緩伴隨著物價上漲的術語。

對於不熟悉該術語的人來說,停滯性通膨是 1970 年代美國經濟的一個主要問題,當時石油危機和天然氣價格飆升。Fed 選擇積極地應對通膨問題,在 1981 年之前將利率提高到 20%。

Quadratic Capital Management 投資長兼投資組合經理 Nancy Davis 表示:「停滯性通膨是場災難。人們通常將其視為 70 年代的陳舊威脅,不會再發生。但它可能捲土重來。」

Davis 表示,她擔心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中國供應鏈中斷最終會導致消費者物價飆升。

(圖: AFP)
(圖: AFP)

她補充說,儘管薪資成長仍然相對低迷,根據最新的就業報告,年增率僅有 3%;但美國企業可能需要提高工資才能吸引更多的勞工,尤其是在零售、食品和其他服務產業,因為這些領域的員工可能因較易感染新冠病毒而感到恐懼。

Davis 說:「如果在沃爾瑪 (Walmart) (WMT-US) 上班,並且因擔心新冠病毒而決定待在家裡,公司可能會面臨提高薪資以吸引員工上班的壓力。」

這雖無法阻止 Fed 和全球其他中央銀行進一步大幅調降利率,但卻可能使問題更加複雜。

Pento Portfolio Strategies 總裁兼創始人 Michael Pento 在報告中表示:「若是因債券市場危機而引發通貨膨脹,全球央行對此將完全無能為力。」

他補充說,這可能「在全球出現前所未見的激烈停滯性通膨」。

Davis 建議 Fed 摒棄舊思維,並微調 2011 年執行的「扭轉操作」(Operation Twist) 政策,當時 Fed 買進長期美國國債並賣出短期美國證券,以試圖降低長期利率。債券價格和殖利率方向相反。

她說,Fed 現在可以進行反向操作來穩定殖利率曲線,也就是長期利率和短期利率之間的利差。像目前這樣狹窄的利差通常顯示經濟衰退迫在眉睫。

今年殖利率曲線甚至出現短暫的倒掛,也就是短期殖利率高於長期債券殖利率。這尤其令人擔憂,因為它顯示出投資人不願投入長期貸款。

Davis 說,一種解決方案是 Fed 買進短期債券並賣出 10 年期國債,以提高長期殖利率。

她說:「光是降低利率是不夠的。一個健康的市場應該擁有更寬的殖利率曲線。」「Fed 最容易做到的就是提高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而且它不必用光所有政策彈藥就能做到這一點。」

儘管如此,其他專家仍然認為這樣的作法過於激烈。

ClearBridge Investments 投資策略師 Jeff Schulze 表示:「通貨膨脹將不再是個問題。市場還須面對需求面的衝擊。不斷上升的衰退風險才是投資人需要注意的。」

他認為,油價的大幅下跌不僅與 OPEC 的價格戰和供應面有關。油價下跌主因擔心消費者支出,特別是旅遊支出放緩。

即使承受這種壓力,企業也可能不願意提高售價,因為在健康危機期間漲價看來是個壞主意。

PGIM 固定收益部首席經濟學家、前財政部國際事務副部長 Nathan Sheets 表示:「通膨壓力似乎仍然非常有限。市場目前缺乏定價能力,企業也不願漲價。」

他說,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的中國疫情似乎穩定下來,更多工廠可能很快就會重新開業,從而緩解了由於供應暫時短缺而給美國企業帶來的長期漲價壓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