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陶冬:美國降息在即—歐洲寬鬆可期

(圖片:AFP)
(圖片:AFP)

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兼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於個人部落格撰文表示,歐洲央行開會,政策維持不變,但是強烈的降息信號,美國雖然也準備降息,但美元指數創高,並帶動資金流入美元區,美股、美債受惠。以下為部落格全文:

美國聯儲明明即將減息,美元指數卻走出三頂高位;美國經濟增長大幅下滑,美股指數又創出新高。全球風險資產市場在貌似怪異,卻充滿合理性的空間等待著兩件大事發生 — 聯儲進入減息週期和中美兩國重啟貿易談判。上週的最大事件是歐洲央行開會,政策維持不變,但是 ECB 發出了強烈的減息信號,加上美國經濟數據好過預期,美元指數再次沖上 98 關口,並帶動資金流入美元區,美股、美債受惠。美國經濟增長如料下滑,但是 2.1% 的增長速度強過預期的 1.8% ,消費需求尤其旺盛,核心通脹不興,為美國股市打下了新的強心劑。唐寧街十號易主,約翰遜接任英國首相,幾乎所有親歐大臣或辭職或被炒,他還發表了強硬的 10 月 31 日脫歐宣言,英鎊匯率下沉。

美國經濟在第二季度擴張了 2.1% ,比第一季度的 3.1% 弱,但是好過經濟師預測的 1.8% 中位數,再次證實美國處在回歸正常速度的過程中,衰退的機會不大。消費增長高居 4.3% ,vs 預測的 4.0% 和上期的 0.9% ,乃是支撐經濟的主要功臣。今年年初的消費下滑曾經給人帶來恐慌,但是強勁的勞工市場是美國經濟繼續前行的底蘊。相反地,商業投資收縮了 0.6% ,是 2016 年第一季度以來的首次,不過主要是非住宅商業建設和礦業投資的急速下滑所致,機械設備投資收縮僅 0.7% ,說明貿易不明朗因素製造出的民調類數據暴跌有言過其實的地方。政府支出增加 5.0% ,主要來自非國防類政府開支。貿易和庫存導致的增長下拉因素的最壞時間應該已經過去了。綜上所述,隨著減稅所帶來的一次性刺激接近尾聲,美國經濟已經回歸正常增長環境。企業對前景看得稍微審慎一點,不過未見到恐慌跡象。熾烈的勞工市場支撐住收入增長和消費慾望,因此經濟出現衰退的可能在可預見的未來應該不會發生,下半年預計增長 1.9% 。如此背景下,本週的聯儲會議上的減息,主要針對的是外圍不穩定因素,美國經濟本身暫時不需要貨幣政策的急救。減息可能一如市場預期降 25 點,不過決策者的語境卻未必那麼鴿派,鮑威爾需要對市場作出預期管理。筆者認為,目前可以見到的減息最少一次、最多兩次,聯儲隨後進入觀察期。聯儲最可能擺出的姿態是,希望見到 “持續的擴張” ,暗示有進一步寬鬆的空間,但是不對接下來是否繼續減息作出承諾。

歐洲則進入了暑假時期,歐洲央行在放假之前為九月的行動作出最後鋪墊。德拉吉在記者會上再次提出增長的風險來自下行壓力,呼應了他最近的 “如果經濟增長沒有改善,ECB 便準備動用政策工具箱中的一切手段” 。ECB 預期利率呆在目前水平或更低,這是前瞻性指引上的言語變化,預示政策利率會作出下調。同時,筆者認為 ECB 應該會重啟債券購買計劃,不過以公司債為主,而不是政府債。歐洲減息,當然是一個強烈的貨幣政策訊號,但是有沒有效果呢?目前央行對銀行的政策利率已經在 - 0.4% ,進一步下調的空間極其有限,因為銀行無法給儲蓄者開出負利率,所以影響到銀行利潤甚至資本金安全。更重要的是,經濟下行週期中銀行的借貸慾望不強,流動性滯留在金融資產中套利,對實體經濟的幫助有限。歐洲央行重回 QE ,對於市場是一個利好消息,但是真正拉動經濟恐怕要靠財政刺激。各國在縮減財政赤字上做了一些事情,國債成本也大幅下降,是時候放鬆一下勒緊的褲腰帶了。

本週焦點:1 )非農就業數據,預計增加 150K ,時薪環比增 0.2% ;2 )聯儲會議,美國重回貨幣寬鬆,但是力度未必如市場想像的那麼強;3 )中美貿易談判;4 )歐洲第二季度 GDP ,預測 0.2% (QoQ )。英國和日本的央行會議,估計沒有政策變化出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