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昌專欄】不可能任務—調高今年度盈餘目標!

前言
(圖一;台灣加權股價指數日線圖,鉅亨網)
(圖一;台灣加權股價指數日線圖,鉅亨網)

進場買進股票時機非常重要。這些時機包含:除息前、系統性風險中、除完股息後股價大跌時;或是這家公司將被併購前。總而言之,低價買進才是投資贏家。但是在任何時候,即使市場趨勢上揚,但大多夾帶著多項利多與利空、五味雜陳。像最近台灣加權股價指數表現,由線圖檢視這次進場買進股票的時機或條件是,在該公司股票除息前下跌過程。而大盤是在貿易戰爭尚未有蛛絲馬跡的緩和之際。在這種時候買進,一定是冒著貿易系統性風險:而買進的個股也是將要參加除息心態。保守的投資者會認為,即使系統風險未除、就算貿易戰爭還在進行,但因為有股息護航、因此放手一搏;這樣的操作未來在短、中、長期上多會有不錯報酬。在系統性信息發展上,2019 年 6 月中旬開始,就有日本大阪 G20 會議;川普與習近平重要會晤、涉及中美貿易戰爭是合作還是僵局持續。還有美國公債短長期的債券殖利率倒掛、亦即長期景氣衰退顧慮;債市指標預期全球長期景氣衰退。台灣官方景氣對策信號、亮出連續七個顯示衰退的藍與黃藍燈等。再者美國資本市場也對貨幣寬鬆充滿預期,投資機構專家預判 Fed 將會以寬鬆、或放開緊縮政策,防範其總體經濟衰退。這些現象多無法使多數人真正篤定,跌下去的股價是會再漲回來的;也就是將股價視為永遠是一種上下循環波動。但是 2019 年 5 月 29 日,就是台灣股價加權指數的底部區,指數趨勢領先了所有利多與利空事件。

貳、是甚麼力量將股市拉上來?

下面圖形顯示,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從 2018 年的 9 月開始下跌,自此之後一路下探到 2019 年 7 月 1.95%、正式破 2%。近十年美 10 年期債最低的殖利率為 1.65%,至此無疑宣告債市是大多頭行情;企業對中期的資金需求不殷切,貨幣市場資金過多、轉而購買債券以增添利息收入,價格上揚、殖利率下降。

(圖二: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曲線圖,鉅亨網)
(圖二: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曲線圖,鉅亨網)

事實上對台灣央行而言,景氣對策信號就是對抗景氣循環的指標:景氣欠佳之際就要提出擴張貨幣、或是寬鬆貨幣政策;因此投資者行為應是:藍燈時買股票、黃紅燈賣股票。但是最近一季的台灣央行理事會決議,仍將台灣利率水準維持在過去多年水平:媒體稱之為連續凍結。央行可能是很不得已,因為現在市場利率已經很低,再繼續降息對經濟邊際推升效果不會顯著。唯多數消費者與業者對店租上揚、卻充滿無法釋懷的排斥:這種租金不斷上揚,使台北市東區商店有轉換移動潮。能將租金轉嫁給消費者的商家、繼續生存下來;漲幅度顯著、無法轉嫁就只能遷移。遷移到大賣場的專櫃、百貨公司的美食街、或是媒體所提的西門町等地區。小規模零售業難做?或是本身成本競爭力不足;導致非上班的中產階級薪資收入,繼續呈現 M 型化情況。與高端電子業營收相比較,兩個產業的報酬更是差異大。在這種看不到顯著街道榮景、國際貿易又打打鬧鬧;近期又是日本與韓國,就電子產品進出口舉起保護旗幟。這些訊息使得一般非專業者,在資訊不對稱下不敢進場。就股價指數言,2019 年 5 月股價剛好跌了一個月;跌勢從 4 月底跌到 5 月 29 日。

是甚麼力量將台灣股市由 5 月 29 日拉上來?是預期川普與習近平在大阪 G20 會議上,預估雙方會決定貿易戰爭暫緩?還是最重要的預期, Fed 鷹派立場必然鬆動?新台幣兌換美元匯率、將會止住貶值且回升?由現在此刻檢視,真正幾個原因是:一、新台幣兌換美元匯率,在當天起開始一段時間升值,這趨勢慢慢吸引外資進來;二、台灣上市公司在每年,7 與 8 月份多是除息旺季;三、參加除息可以獲取現金報酬;四、以及當下的廠商訂單轉單需求,大陸與美國廠商無法向對方、或歐洲廠商購買的零組件,部分轉到亞洲新興國家;由股價與轉單效應互動看,表現很顯然包含台灣廠商。

(圖三:5G 手機締造這波產業行情?鉅亨網)
(圖三:5G 手機締造這波產業行情?鉅亨網)
叁、上市公司是否達成或調高今年度盈餘目標?

由長期投資者對產業的發展預期,多數生產者是把 5G 視為當下,已經漸漸發生需求的熱門商品,因此所談的多是與 5G 相關的訂單。不管最下游的廠商是中國大陸、或美國公司,在貿易關稅的炮火之下,無論是哪方給訂單就會增加營收與利潤;因此的確有廠商在中美貿易戰爭、漁翁得利受惠。例如台灣的零組件、載板、銅箔基板、無線射頻 RF、通訊 IC 設計生產;這一類股票族群,多在 5 月 29 日起、這一波行情中出現生機。就總體面的貿易層面而言,既然中美貿易爭議的決斷,會拖延到 2019 年底;那在這今年 12 月之前,多頭至少可有半年喘息空間;而上市公司則在此時空檔,進行除息與回饋股東投資報酬。投資者應該繼續追究的是,台股加權指數從 7 月中旬到 8 月甚至 9 月的發展如何?投資者不管公司發言人說、他有或無能見度,多要有能力抓到影響行情主要事件到底是業績?

未來最重要的事件是,2019 年半年度財務報表的結算。投資者不能等到結算公告才去買賣股票;屆時股價早已經上揚到頂、或跌落到底了。預估半導體晶圓代工、記憶體 DRAM、IC 設計、這些在 6 月份趨勢上顯著揚升的族群個股;在 8 月下旬之前,是否會調降、或是調高今年財測目標;這些變數成為諸多系統性利多之外的重要預期。而這些預期對股價的影響,必然是在財報公告之前一段時間,精明的投資者,將善用第一季毛利率、淨利率、與營收的趨勢;在此時就預期該公司,上半年盈餘表現情況。也就是說在 Fed 調降利率之後,除息行情走完之後,接下來是當 2019 年半年報業績結算之前,被預期會調降盈餘目標的個股,會在 7 月中下旬與 8 月上旬時,提早出現股價疲弱或下跌、盤整趨勢。

肆、結論:不可能的任務 - 調高今年度盈餘目標!
(圖四:調高年度盈餘目標?台積電是外資關注指標之一)
(圖四:調高年度盈餘目標?台積電是外資關注指標之一)

而會被預期將大有機率調高盈餘個股,不僅會在除息後填息;而且會在填完股息之後。股價繼續揚升的確要各憑本事、去表現業績、繼續爭取第三與四季的多頭走勢。上市公司調高或調降盈餘目標,是以最近一期公告的財測、多數就是以 2018 年底結算後,公告的 2019 財測預測目標為比較標準。如果上半年的每股盈餘已經達成,這個比較標準的 70% 以上,則會有調高今年盈餘目標預期;第三季是產品季節性出貨、營收成長旺季。調高今年盈餘目標,等於 2020 年將會增加現金股利;股價會在這宣告之前發酵。而如所宣告的比預期調高的比率還高,則在 8 月中下旬宣告之後會繼續以股價上揚反映。調高今年盈餘目標與未來一年盈餘成長,與在諸多事件會串連起來,與股價發生密不可分的連續性關聯。但是對於既定的盈餘目標是否有能力調高?這成為比貿易戰還重要。尤其是外資虎視眈眈的就是,權值股,是否能在 2019 年 8 月、半年報結算出來後調高年度盈餘目標?

(提醒:本文是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只為說明用,對任何股市、匯率無多空立場;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亞太區域發展暨治理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邱志昌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