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20年大選: 挑戰者要如何應對川普政黨?

2020 年總統大選看似遙遠,但角逐已經開始。在本次訪談中,霸菱總體經濟及 地緣政治研究主管 Christopher Smart 探討了目前的政治環境,民主共和兩黨面 臨的挑戰,以及川普總統是如何改變了共和黨的傳統參選政綱,或許藉此奪得 了主導權。

你認為目前的政治環境有何特徵,背後的動力是什麼?

在過去幾年,美國的一個重要變化在於民粹主義興起。這一現象植根於幾項因素:工會力量 減弱、全球化程度增加以及自動化擴散。已開發市場的傳統高薪工人面臨全球各地新興經濟 體低薪工人的競爭,而自動化淘汰了許多製造業工作崗位。某些人對機器人接管世界的憂慮 或許有過慮之嫌,但這些趨勢顯然對收入平等產生影響。在過去 40 年,收入差距穩步擴大, 收入排名前 20% 的美國家庭收入翻倍,而中等收入美國人的收入只是些微上升 1。在這段期間 ,邊緣族群的挫敗感日益上升。

諷刺的是,所有矛盾在政界爆發的現在,剛好是美國失業率處於 50 年低檔、工資上升的時 候 2。然而,如果相關情緒與目前經濟數據之間存在脫鈎,沒有人比川普總統更有效地利用 這股力量。

川普是怎樣改變了共和黨,他連任的機會有多大?

由於總統引發了各方的強烈情緒,我們應該看一下排除他的姓名之後,他連任的理由。想像 一下,現任共和黨總統第一個任期內,經濟持續增長,失業率偏低,步入 2020 年競選時, 或許還取得了幾項外交政策成果,或許還達成了中美貿易協議。這是合理的理由,但當然, 總統有著強烈的個性,他的支持者和反對者都難以不將選舉的焦點對準他。

「我們總統從民主黨手中奪得了主導權, 令共和黨分裂為傳統共和黨和所謂的『川普政黨』。」

你認為目前的政治環境有何特徵,背後的動力是什麼?

在過去幾年,美國的一個重要變化在於民粹主義興起。這一現象植根於幾項因素:工會力量 減弱、全球化程度增加以及自動化擴散。已開發市場的傳統高薪工人面臨全球各地新興經濟 體低薪工人的競爭,而自動化淘汰了許多製造業工作崗位。某些人對機器人接管世界的憂慮 或許有過慮之嫌,但這些趨勢顯然對收入平等產生影響。在過去 40 年,收入差距穩步擴大, 收入排名前 20% 的美國家庭收入翻倍,而中等收入美國人的收入只是些微上升 1。在這段期間 ,邊緣族群的挫敗感日益上升。

諷刺的是,所有矛盾在政界爆發的現在,剛好是美國失業率處於 50 年低檔、工資上升的時 候 2。然而,如果相關情緒與目前經濟數據之間存在脫鈎,沒有人比川普總統更有效地利用 這股力量。

川普是怎樣改變了共和黨,他連任的機會有多大?

由於總統引發了各方的強烈情緒,我們應該看一下排除他的姓名之後,他連任的理由。想像 一下,現任共和黨總統第一個任期內,經濟持續增長,失業率偏低,步入 2020 年競選時, 或許還取得了幾項外交政策成果,或許還達成了中美貿易協議。這是合理的理由,但當然, 總統有著強烈的個性,他的支持者和反對者都難以不將選舉的焦點對準他。

政策方面,川普總統主張的許多政策都與傳統共和黨政策背道而馳。川普實質上改變了共和 黨的許多理念。當然,這樣的改變並非史無前例。回顧歷史,共和黨並不總是提倡自由貿易 及低關稅的政黨。例如,在 18 世紀末及 20 世紀初,共和黨更加關注保護企業及製造業利益、 免受外來競爭衝擊。想要下調關稅的是民主黨。此外,川普總統似乎不太關心平衡預算,而 贊成控制藥價及上調最低工資 - 本來是傳統的民主黨主張。如果有什區別的話,他經常認為 政府應該在許多經濟決策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本質上,我們總統從民主黨手中奪得了主導 權,令共和黨分裂為傳統共和黨和所謂的「川普政黨」。

考慮到共和黨黨內分裂,有沒 有明顯的競爭者可以挑戰川普 的地位?

可能會出現幾位競爭者。前麻薩諸塞州州長 韋爾德 (Bill Weld) 已經宣佈會參選。還有其 他人士似乎在為宣佈參選造勢,包括前俄亥 俄州長卡西奇 (John Kasich),以及在 2012 年 獲提名的羅姆尼 (Mitt Romney)。但無論在 什麼時候、什麼黨派,要挑戰現任總統都十 分困難,而這次或許難度更大,因為他的死 忠選民對他有強烈的情感聯繫。

另一方面,考慮到黨派界線模糊 ,這對要向總統發起挑戰的民主 黨候選人有何啟示?

在某種意義上,民主黨候選人面臨一場硬仗 ,因為目前出現了群雄逐鹿的黨內混戰,要 脫穎而出較為困難。然而,考慮到選民情緒 高漲,他們比較容易利用選民對總統感到憤 怒或者挫敗的情緒。過去 - 這肯定是歐巴馬 總統及其顧問的經驗 - 民主黨接受了這個現 實:由於華盛頓陷入僵局,阻礙了主要議題 取得重大進展,因此,要提出完全改頭換面 的政策,是不切實際的。但如今,看到川普 的做法,他們意識到要取得成功,必須盡全 力一搏,為選民提出截然不同的競選政綱。

有鑑於此,最關注重大變革的候選人包括佛 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及麻 薩諸塞州參議員沃倫 (Elizabeth Warren)。

桑德斯提出了改變資本主義模式及政治體系 的積極政綱。他上次在黨內初選中落敗,但 值得留意的是,他距離贏得提名十分接近,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沃倫對資本市場及公司 法的理解更為複雜,但仍然提出對監管大企 業及金融市場進行重大變革。

民主黨候選人要贏得黨內初選, 進而在大選中贏得更多選民支持 的,難度有多大?

這個問題總是令人陷入兩難。候選人要在初 選中脫穎而出,需要採取極端立場;而進入 大選,又必須快速回到中間立場。在某個點 上,民主黨需要專注於選出可以擊敗現任總 統的候選人。因此,更多注意力可能會轉向 溫和派候選人,包括前科羅拉多州州長希肯 盧珀 (John Hickenlooper) 及明尼蘇達州參 議員克洛布徹 (Amy Klobuchar)。還有許多 人揣測前副總統拜登 (Joe Biden) 會參選。此 外,前德州眾議員奧羅克 (Beto O’Rourke) 成功挑動死忠選民,亦很有可能參選。比起 競爭對手,他的資歷較淺,不過話說回來, 億萬富翁商人、曼哈頓房地產大亨、先前毫 無從政經驗的川普亦是如此。

民主黨候選人面臨的一大挑戰是挑動和動 員黨內死忠選民。考慮到初選時間表大有 不同,這一點難度尤其大。加州及北卡羅 來納州的投票將會緊隨著愛荷華州及新罕 布什爾進行。因此,參選人快速籌款的能 力將會比過往更加重要。

「社會主義」這個詞在這次競選 中會有多麼重要?

我們聽到川普總統在國情咨文講話中表示, 民主黨的理念是社會主義的。對於在冷戰中 長大的人來說,「社會主義」是一個貶義詞 ,但值得留意的是,蓋洛普 (Gallup) 民調顯 示,年輕人 (尤其是 30 歲以下的年輕人) 對「 資本主義」信心減弱 3。不同人對這些詞有 不同理解,但許多年輕人似乎認為,大公司 賺錢太多,中產階層美國人未能分享社會繁 榮的成果 - 這又關係到我們討論的收入差距 擴大問題。

民主黨人對社會議題的立場大致一致 - 例如 墮胎權、移民及槍支管制 - 而目前候選人之 間的意見分歧主要圍繞著經濟議題。候選人 的大多數理念涉及到擴大政府發揮的作用, 但值得留意的是,無論如何,我們距離成為 社會主義國家都十分遙遠。

我們目前將國內生產總值 (GDP) 的 19% 投入 社會項目,相比之下,德國是 25%,而法國 是 30%4。

第三黨候選人有機會嗎?

近年來,最成功的第三黨候選人是 1992 年 大選中的佩羅 (Ross Perot),他贏得了 19% 的普選票。可以說,他主要分走了共和黨 時任總統老布希 (George H. W. Bush) 的票 數,幫助柯林頓 (Bill Clinton) 當選。但自此 之後,沒有任何第三黨候選人可以取得這 種程度的成功。前紐約市市長彭博 (Michael Bloomberg) 計算多年,總結出這 不是可行的途徑。

但還是不可能排除這種可能。前星巴克 (Starbucks) 主席舒爾茨 (Howard Shultz) 在談 論參選的可能, 我們亦很容易可以想像,如 果有中間派民主黨人在初選中落敗於更極端 的候選人,可能會轉而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 選。主流民主黨人會認為,強大的第三黨候 選人有利於川普連任。但可能有許多共和黨 人在 2016 年投票給總統川普、但後來改變了 立場,可能會考慮第三黨中間派候選人。

傳統智慧告訴我們,第三黨候選人無法當 選。但傳統智慧似乎已經不再適用。

最後,當今投資者要如何理解這一切?有何長遠啟示?

整體而言,正如川普總統推動共和黨走向左傾,民主黨亦可能更加左傾 (如上所述)。這意味 著辯論會聚焦於加強政府干預及監督的解決方案,這對投資者有多重啟示。

目前,相關經濟數據相當健康,在現階段,這一點會是推動預期報酬的最大動力。但在明年 某個時候,民主黨會選出總統候選人,市場會開始對候選人的參選政綱作出反應,揣測其將 具體政策立法的能力,以及相關政策是否對利潤及預期報酬產生影響。

倘若川普總統連任,他談論的許多政策 (其中有許多他希望立法) 都不是財星 500 大公司希望 看到的。在執政的第一階段,他專注於減稅及放寬監管,但其他政策亦涉及到與主要貿易夥 伴之間摩擦加大、醫療保健及藥價管制、上調工資等。無論如何,我們都很難想像大公司會 面臨比現在更低的稅率,或者政府對經濟干預更少。

長期問題在於,美國經濟是否會邁向加強監管的方向。民主黨候選人可能會專注於從企業取 得更多收入,以及制定新規應對氣候變化、醫療保健及藥價議題。這些都是投資者必須開始 關注的問題,要針對個別行業、個別股票作具體分析。

【霸菱投顧  獨立經營管理】 霸菱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台北市基隆路一段 333 號 21 樓 2112 室 一百零六金管投顧新字第零零貳號  0800 062 068
本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 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 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所提供之資料僅供參考,此所提供之資料、建議或預測乃基於或來自 認為為可靠之消息來源。然而,本公司並不保證其準確及完整性。該等資料、建議或預測將根據市場情況 而隨時更改。本公司不保證其預測將可實現,並不對任何人因使用任何此提供之資料、建議或預測所引起 之損失而負責。本文之經濟走勢預測亦不代表相關基金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 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 觀測站中查詢。基金投資涉及新興市場的部分,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 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