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高興太早!大宗商品低迷暗示美股危機四伏
※來源:華爾街見聞

最近,以美元計價的國際主要大宗商品走了背運。

美油 WTI 連跌 10 日,跌至九個月最低、跌破 60 美元整數關口、跌入熊市,還創下至少 34 年以來最長連跌天數。國際布蘭特原油也一度跌破 70 美元大關,至七個月新低,即將進入熊市。

基本金屬走勢黯淡。LME 期銅周五收跌 1.6%,至 6056 美元 / 噸的一周新低,本周累跌逾 3%,創 8 月中旬以來最大單周跌幅。LME 期鎳收跌 2.7%,報 11460 美元 / 噸,創 2017 年底以來收盤新低。

COMEX 期金周五收跌 1.4%,跌破 1210 美元 / 盎司整數位,創一個月收盤新低,本周累跌 2%。期銀收跌 2%,本周累跌逾 4%。鉑金期貨收跌 1.6%,刷新 11 月 1 日以來最低,鈀金也收跌 1.7%。

財經媒體 CNBC 指出,11 月以來美股與大宗商品的走勢形成鮮明對比。雖然周五美股集體收跌,但本周標普 500 指數累漲 2.1%、道指漲 2.8%、納指漲 0.7%。如果不算上周五的走勢,截止周四收盤,標普大盤從 10 月 29 日以來漲超 6%,當時美股從 9 月下旬高位跌超 10%,進入盤整區間:

「但原油、汽油、銅和鉑金等大宗商品價格,還是處於盤整區間,甚至有的已跌入熊市。」

華爾街策略師 Komal Sri-Kumar 表示,大宗商品應用廣泛,通常被視為全球經濟增長的領先指標。當全球增長可能放緩的跡象出現時,很難想象股市還會自顧自地繼續漲上去。他認為,美股投資者不能掉以輕心,股市還有更多的麻煩等在前頭。

壓低大宗商品的因素較多,包括利率走高提升儲存成本、美元走強拖累外幣買家需求、海外市場疲軟、全球貿易關繫緊張等。貿易環境收緊既不利於作為凈大宗商品出口國的新興市場,也重燃了全球經濟放緩導致需求進一步走弱的擔憂。

WallachBeth Capital 高級策略師 Ilya Feygin 對 CNBC 表示,美國經濟和美元走勢,正在與其他主要國家形成分野,基本金屬尤其容易受到這兩種組合拳的衝擊。上文提到的分析師 Sri-Kumar 則強調,全球經濟若要恢復,占據了全球經濟體量 60% 的新興市場必須先走強,目前來看困難重重。iShares 追蹤明晟新興市場股指的 ETF EEM 今年以來累跌逾 15%,從 3 月起走勢基本一路向下。

華爾街見聞會員專享文章《十月悽慘如此,十一月等待暖風,而十二月又是一個兇險的月份》分析稱,除了新興市場表現不佳,歐元區經濟也不樂觀。歐元區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跌至兩年低點,區內第三季 GDP 初值僅比前季增長 0.2%,增幅是預期和前值的一半,創四年最低:

除了美國經濟的強勢表現催生通膨,繼續推高通膨的另一因素是強硬貿易政策。鋼鐵和鋁關稅,已經令相關企業嘗到了痛苦。製造業面臨通膨帶來的風險,政策上的不確定因素使得商品價格不斷攀升。相較一年前,鋁和鋼鐵價格分別上漲 8% 和 38%,將直接影響產品的競爭力和盈利空間。

另一篇會員專享文章《油價 10 月大跌收官的背後 押注全球經濟再平衡》指出,近期油價下跌不僅是對商品市場的衝擊,更是揭示出資本市場深層次的交易邏輯發生了改變:

布蘭特原油自月初的 86 美元高位回落之後,銅價並未追隨油價如此大幅的下跌,油銅比從 30 以上的高位回落至 27 附近,跌幅超 10%。油銅比是經典的利率交易組合,比值下跌可以看做交易員正在押註明年聯準會升息放緩。

今年,大部分國家經濟增速放緩,美國經濟一枝獨秀。但種種跡象顯示,美國經濟未來下行風險正在加大。勞動力市場正在逐漸走向過熱跡象,第三季 GDP 和房價保持下行壓力,薪資增速大超預期使得聯準會在今年繼續升息的機率加大,而利率上行也將推升明年的經濟下滑風險。

8 月中旬油價快速拉升,令油銅比一度大幅走高,率先衝擊的就是新興市場國家,其將忍受巨大的通膨壓力。如今,高油價和利率風險已經從新興市場開始蔓延至美國市場。美國股市的劇烈波動則是利率走高的最好證明。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