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川普是「超級自戀狂」 他將毀滅全世界
※來源:華爾街見聞

美國總統川普。(圖:AFP)
美國總統川普。(圖:AFP)

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再次炮轟美國總統川普。

在上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索羅斯為近些年來世界發生的改變感到痛惜,他重申:「一切可能出錯的事情全都出了問題。」 這位納粹大屠殺倖存者現在正面對着一波民族主義情緒崛起的挑戰,它衝擊着他一直以來所捍衛的自由主義價值觀。

主張全球主義的索羅斯再次痛批持「美國第一」立場的川普,認為他是一位「超級自戀狂」,稱此人終將為了自戀而「願意毀掉全世界」。

這似乎是基於索羅斯之前的觀點,即川普正在加劇歐洲的存在主義危機。他 5 月底警告,歐盟存在主義危機即將到來。川普帶領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並挑起貿易爭端,導致歐盟與美國之間的跨大西洋聯盟被破壞,這些必然會對歐洲經濟產生負面影響並引起其它亂象。

並且,緊縮政策雖然最初曾發揮作用,但已經損害了歐元,同樣在加劇歐洲危機。索羅斯因此警告: 「我們可能正在走向另一場重大的金融危機。」

在此次採訪中,索羅斯表示,如果民主黨此次以多數選票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並與溫和的共和黨人建立兩黨關係,那麼,他會贊成彈劾川普,「因為他正在危害美國和全世界。」

 不過,這也會有代價。索羅斯稱:「這將使副總統彭斯成為總統。比起川普,彭斯更能代表極右派——那些我不贊同他們觀點的人。」 

索羅斯與川普的往事

雖然已 87 歲高齡,但索羅斯顯然不願意放棄參與社會政治事務,反而愈加奮勇地努力推進他的議程,「危險越大,威脅越大, 我就越有責任去面對。」

華盛頓郵報稱,索羅斯打算在 2018 年的美國中期選舉中至少花費 1500 萬美元——他是民主黨的堅定支持者,2016 年曾贊助希拉里參選總統。這次採訪中他承認,當時根本沒有料到川普會贏得大選,「顯然,我生活在我自己的泡沫里。」

索羅斯說他曾花好幾個月的時間研究當時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最後他得出結論:儘管希拉里會是一個非常好的總統,然而她卻不是一個好的總統候選人,「她太像一個女教師了。她總是以居高臨下的口氣和別人講話,而不是傾聽。」

但他同時也「診斷」出了另一個更大的問題:人們的觀點可以被更加容易地操縱了,「破壞信任比建立信任容易得多。」

相比之下,索羅斯對已經認識多年的川普似乎沒什麼好印象。「我不知道他有政治野心,但我確定,不喜歡他經商時所做出的行為。」

索羅斯表示,川普多年前曾要求他成為自己在紐約新開發的寫字樓的首批房客。川普當年對他說:「你出個價吧。」

對此,索羅斯拒絕了。因為當時川普的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賭場深陷財務困境,他擔心與川普關係密切將「損害我的聲譽」。

索羅斯曾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時候出錢支持一些共和黨人,但在 2003 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轉為反對共和黨。從那之後,他就成了民主黨最可靠、最慷慨的捐贈者之一。與索羅斯有關的組織曾給希拉里捐獻了 1500 萬美元

索羅斯:暗中顛覆川普政權的黑手?

索羅斯在政治活動中的高額開支使他成為右翼批評家們的目標。他們認為索羅斯秘密支持一些看似由草根階層驅使的社會活動。前共和黨眾議員、CNN 評論員 Jack Kingston 不久前在 Twitter 上稱,佛羅里達州立高中致死 17 人的槍擊事件抗議聲潮的背後主要力量並非學生們,而是索羅斯和其他活動家。

今年 2 月佛羅里達州一所高中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之後,一名倖存的學生髮表演講稱,總統川普收取了美國步槍協會數百萬美元的政治獻金,她抨擊稱這一舉動是可恥的。她的講話引發在場群眾連連高呼「真可恥!」

在索羅斯發言人稱索羅斯本人並未參與抗議活動之後,Jack Kingston 接受了採訪,澄清自己並未談論索羅斯是否親自參與的問題,同時強調:「確實有一些關於他的某些陰險說法,那種縈繞在他身上的神秘感,那種他暗中作祟的傳言。也許這是錯的。」

上個月,美國女演員 Roseanne Barr 發 Twitter 抨擊索羅斯是「一個將猶太同胞推向德國集中營,致使他們遇難,並偷竊他們財富的納粹分子。」這條推文很多人轉發,包括川普的長子 Donald Trump Jr.。

之前有傳言說索羅斯曾在 13 歲時靠着偽造證件才得以在納粹占領匈牙利時期存活下來,對此,索羅斯澄清說這種說法「純屬造謠」,他還補充說他們(造謠者)「讓我極其惱火」。

不過,他並不擔心,「我為我的敵人感到驕傲。當我看着我在全世界的敵人時,我必須做一些正確的事情。」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