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之路:從「白痴」到高盛CEO再到政界強人 他用離職嚇壞了全球市場

※來源:華爾街見聞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宣布辭職。(圖:AFP)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宣布辭職。(圖:AFP)

摘要:作為一個中產猶太移民家庭的孩子,科恩不僅在金融圈呼風喚雨,還進入美國政界核心層,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突破。這個因嚴重閱讀障礙而曾被視為白痴的人,是如何叱咤政商兩界並終以辭職而與白宮決裂呢?

川普一意孤行推行貿易戰措施,終於引爆了「火藥桶」——他的首席經濟顧問、推動稅改的關鍵人物科恩 (Gary Cohn) 周二憤然宣布辭職。

作為自由貿易的支持者,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上周強烈反對川普徵收鋼鐵進口關稅的計劃,並以辭職威脅。如今,眼看無力阻止,他毫不吝惜地扔掉了美國總統左膀右臂的角色。

為何離職

紐約時報稱,白宮官員堅持認為,科恩離開川普政府,原因無他,就是對開徵鋼材和鋁材關稅感到極度不滿。

美國新媒體 Axios 稱,就在 12 月,也就是川普決定開徵進口關稅之前,科恩還曾私下表示自己在任何時候都不會火速辭職。

科恩上一次被媒體曝出萌生去意是在去年 8 月下旬。當時川普對發生在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種族衝突發表偏袒白人至上者的言論,引發白宮多位成員不滿,其中就包括科恩。他在英國《金融時報》上公開批評了總統對暴力事件的回應。

但他並沒有真的離開。事後他通過媒體高調錶示,作為一個猶太裔美國人,他不會讓一些白人至上主義者把他趕下台。不過,在那之前他一度是下一任聯準會主席的熱門人選。在那之後,他的聯準會主席的前景就變得暗淡了。

不過,考慮到科恩曾在極為複雜的華爾街擔任高盛集團二把手多年,經歷過多次驚濤駭浪,他選擇在此時離開白宮,反對進口關稅恐怕只是個導火索。更深層次的原因,或許是他在白宮內部鬥爭中失利。

開徵關稅,是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經濟民族主義陣營,與以科恩為代表的自由貿易陣營的鬥爭。

科恩在離職前夕還曾做着最後的努力。彭博社周二援引兩位知情人士報導稱,科恩正召集美國的鋼鐵和鋁消費企業的高管,計劃於本周四與川普會面,為阻止上周宣布的大幅進口關稅計劃做最後的努力。

此外,美國媒體還稱,就在川普宣布徵稅決定幾個小時之前,科恩還和建議開徵關稅的商務部長羅斯發生了私下爭執。

科恩上一次輸掉的白宮內鬥是關於巴黎氣候協定。此外,他在去年至少三次駁斥了納瓦羅關於試圖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建議。他在之前就強力阻止美國政府對進口金屬開徵關稅。

在外界看來,科恩此次離任是白宮已持續數月之久的內部混亂的冰山一角,也在某種程度上是川普政府分崩離析的一點預兆。

金融市場震驚了

Compass Point Research & Trading 分析師 Isaac Boltansky 曾警告,一旦科恩辭職,將可能觸發美股大跌。如今,這個預言變成了活生生的事實。

在科恩離職的消息於盤後交易時段公布之後,美國大型銀行的股票紛紛跳水。高盛在盤後交易中跌去 1.7%。

就在昨日,事情尚未得到確認,僅是剛剛傳出科恩可能辭職的消息後,美股迅速作出反應,三大股指全線由漲轉跌。辭職消息於盤後時段確認後,道指期貨短線急挫逾 350 點。標普 500 指數期貨一度跌 32 點。

周三,亞洲金融市場迅速開啟避險模式。日本股市大幅低開。美股期貨大幅下行。標普 500 股指期貨在亞太盤初跌 1.2%。避險資產快速走高,黃金短線漲 5 美元,最高至 1340 美元。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跌至 2.84%。日元一度漲 0.6%。

相比於阻止川普政府開徵進口鋼鋁關稅的關鍵力量,投資者更看重的,是科恩作為阻止白宮走向更深程度的保護主義的重要人物,他被投資者視為白宮所有不確定性中的一枚「定海神針」,被共和黨議員視為不可預測的川普政府中一隻「穩定之手」。他的辭職使得美國總統的經濟議程充滿不確定性。

ZeroHedge 分析稱,早在納瓦羅意外升至貿易顧問時,就有跡象表明,包括科恩和美國財長 Steven Mnuchin 在內的華爾街出身的全球主義派對川普的影響力正逐漸減弱。

對於金融市場而言,人們更看重的是科恩所持的親華爾街立場。他被認為是連接白宮和美國商界最重要的橋樑。

科恩離開讓市場預計川普在推行懲罰性關稅議程上將再無阻力,可能對總統的經濟決策和金融業造成漣漪效應,短期內加大了人們對貿易戰升級的擔憂。

科恩是最近白宮新一輪離職潮中的一員。川普的一大批高級助手近期紛紛離開。就在不久前,白宮辦公廳秘書 Rob Porter 因其前妻們對他的家暴指控而突然離職。通訊主任 Hope Hicks 也剛剛宣布離任,她被美國多家媒體稱為川普的紅顏知己。

總統還在最近幾天相繼失去了一個演講稿撰稿人,一名副檢察長,以及一名朝鮮問題談判代表。

就連川普的女婿庫什納也在上周被降低了資訊訪問許可等級,他從能夠訪問「絕密 / 敏感資訊」降至「機密」級別,意味著他被剝奪了訪問最敏感、最核心機密的權限。而川普並不打算為女婿申請特殊權限。

彪悍人生

無論如何,作為一個來自俄亥俄州中產猶太家庭的孩子,科恩不僅在世界頂級金融圈呼風喚雨多年,還能進入美國政界核心決策層,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階層突破,沒人預料到他會在職業生涯中達到如此高的程度。

科恩的祖父在 13 歲的時候揣着 8 美元就從波蘭來到美國。他遺傳了祖父的閱讀困難症,在學校經常被排擠,老師認為,如果足夠努力的話,科恩長大或許會做一名卡車司機。

不過,當科恩最終成長為一個身高超過一米九、體重接近 200 斤的壯碩男人的時候,他手裡緊握的並不是卡車方向盤,而是自己的命運輪舵。

科恩進入華爾街有一些機緣巧合的因素。他在機會降臨的時候靠着「撒謊」抓住了它:為了通過交易所的面試,他謊稱自己熟知期權知識,爭取到了面試機會。然後,這位有著嚴重閱讀障礙的人用一個周末把複雜的期權書讀了足足 4 遍,最終順利得到了夢寐以求的華爾街工作。

雖然被同事普遍視為態度生硬、為人傲慢,但科恩的業績卻廣受讚譽。他帶領高盛在 2007 年的金融海嘯中不但躲過了破產倒閉的厄運,還賺了足足 40 億美元

那一年,高盛前五名高管瓜分了將近 4 億美元薪酬。其中,科恩獲得了 7250 萬美元。這麼多的年終獎金當時在華爾街的歷史上非常罕見。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