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致股東信:沒談接班人、難覓好交易、利潤創新高、稅改「送來」290億美元
※來源:華爾街見聞

巴菲特致股東信:沒談接班人、難覓好交易、利潤創新高。(AFP)
巴菲特致股東信:沒談接班人、難覓好交易、利潤創新高。(AFP)

摘要:「股神」巴菲特的波克夏公司發表了第 53 封年度《致股東信》,沒談接班人或發放股息的敏感話題,保險業務受颶風影響嚴重,但稅改福利是 290 億美元,持有現金 1160 億美元再創紀錄。

 

24 日晚,「股神」巴菲特的波克夏(Berkshire Hathaway)發表一年一度的致股東信。這封致股東信的受眾遠遠超過該公司的投資者群體,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希望從信件中了解這位傳奇投資者的投資心態,以此作為對未來經濟和市場的預測。

今年即將年滿 88 歲的股神巴菲特,正逐步退出公司日常業務,市場對誰是「股神」接班人的討論也逐漸增多。也許全球投資者必讀的第 53 封《巴菲特致股東信》,除了談論波克夏的營運狀況和巴菲特對金融市場的看法,也會對「身後事」有所安排?

去年第四季和 2017 全年業績

波克夏的 2017 年凈值增長 653 億美元,令 A 類股和 B 類股的票面價值增長了 23%。在巴菲特入主公司的 53 年間,A 類股的每股票面價值從 19 美元漲至 21.1750 美元,年均複合增長率位 19.1%。

2017 年的不尋常之處在於,大部分凈值增長不是來自於波克夏本身。只有 360 億美元來自公司營運,剩下的 290 億美元增長主要來自去年 12 月落地的稅改法案。

這直接「助攻」去年第四季的利潤創新高,凈收入漲至 325.5 億美元,或每股 19.79 美元,年增率漲了五倍多。當季營運 EPS 年增率大跌 24%,至 3338 美元 / 股,主要因保險業務承壓,但跑贏了市場預期的 2617 美元,保險浮存金為 1140 億美元

2017 年的全年盈利為 449.40 億美元,年增率大漲 87%,但總收入「僅」增長了 8%,至 2421 億美元

由於美國夏末多次大型颶風影響,伯克希爾 2017 年的保險承保業務稅前虧損 32 億美元。《信》中表示,公司目標是大幅提高非保險類業務收入,將需要實施一筆、甚至更多的巨額收購。高評級債券往往推高投資組合的風險。

關注每股盈利能力,而非 GAAP 凈損益

《信》還花了一定篇幅,論述新的會計規則對季報與年報的負面影響,認為會嚴重扭曲波克夏的凈收入計算。對公司所持 1700 億美元可交易股票的未實現投資損益,也被要求錄入在未來的財報中,可能會導致 GAAP 利潤大幅波動,有時高達 100 億美元以上。

巴菲特認為,在財報中強調實現收益和賬面浮盈 / 浮虧都是不合理的,波克夏真正關注的是每股盈利能力名義增長,媒體最關注的卻是 GAAP 凈收入的年度變更。

《信》強調,波克夏以後會堅持在周五盤後很久或者周六早上發財報,給股東更多時間分析真正重要的數據,也幫助分析人士在周一開盤後給出「更明智的評論」。

波克夏海瑟威 B 類股周五(2 月 23 日)收漲 1.01%,A 類股收漲 0.87%。A 類股去年累漲 22%,並曾首次突破了 30 萬美元的關口。

巴菲特的接班人是誰

今年 1 月,巴菲特提拔了兩名高管——格雷格 • 阿貝爾(Greg Abel)和阿吉特 • 吉恩(Ajit Jain)——擔任伯克希爾董事會成員。

1160 億美元的現金無處可花?

《信》中稱,截至 2017 年 12 月 30 日,波克夏所持現金和美債為 1160 億美元,再創公司歷史新高。

這比去年 9 月 30 日高出 70 億美元,當時較 2016 年底增加了 860 億美元, 可見現金增長的速度在放緩,但仍是 2006 年底的兩倍多。華爾街見聞曾提到,伯克希爾幾乎全部的資金被投資於一年期以內的短期美國公債。

巴菲特在信中指出,在尋找獨立營運的公司收購時,主要看中以下特質:長期的競爭力、高水平的管理、有形資產的良好回報、誘人的內在增長機會,以及合理的價格。

但 2017 年整個市場上掀起併購狂潮時,波克夏海瑟威卻找不到價格合適的收購對象。他在信中表示:「在併購上我們遵循一條簡單的原則:別人越大膽,我們就越謹慎。」

《信》中也沒有提到波克夏會發放股息,此前曾有分析稱,現金持有過於龐大,為巴菲特製造了來自股東方面的壓力。有股東表示,也許發放一次性的特殊股息更合適。

此外,巴菲特並未詳談川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的經濟形勢,但在一定程度上對美國經濟釋出樂觀看法,並像以往一樣對債市風險發出警告。

巴菲特強調:保險業務因颶風損失慘重

《信》中稱,波克夏已經在長尾業務成為領導者許多年。特別是專門從事巨無霸再保險政策,因此承擔了其他 p/c 保險公司已經發生的長尾業務損失。

作為強調該業務的結果,波克夏浮存金的增長已經是非比尋常。然而對浮存金不利的一面是,長尾業務伴隨著風險,帶來浮存金「如潮水般漲落」。

例如,去年九月三個大型颶風襲擊了美國南部得州、佛羅里達和波多黎各。巴菲特稱,他現在猜測颶風產生的保險損失達 1000 億美元左右,而且可能遠高於這個數字。

如果這兩個數字估計接近準確數值,我們在行業中損失的市佔率約在 3%。

值得注意的是,三次颶風帶來了 20 億美元的成本,在 GAAP 規則下對波克夏的凈值影響不足 1%。再保險行業的其他很多公司凈資產損失都在 7%-15% 之間。

2017 年以前,波克夏已經連續 14 年實現了承保利潤,稅前總額達 283 億美元,但巴菲特此前就警告稱,有一些年份難免會虧損。這一警告在 2017 年變成了現實:承保稅前損失為 32 億美元

不碰科技股?蘋果已成第二大持股

《信》中列出了 15 個到 2017 年底所持最大市值的普通股投資,不過基於會計規則考量排除了對卡夫亨氏的 3.25 億股持有。截至去年底,美國運通、蘋果、美國銀行是波克夏持股的頭三大部位。

巴菲特強調了上述大部分重要投資都是 Todd Combs 和 Ted Weschler 兩位投資經理掌管,每人管理的資產規模至少為 120 億美元,而且決策權相對自由,巴菲特本人常常是看月度持倉報告了解投資情況。

繼續看好被動投資:贏得 10 年賭約

《信》特意提到了巴菲特與華爾街知名諮詢公司 Protégé Partners 十年前的賭約,即追蹤標普 500 的 ETF 表現,將比 Protégé Partners 挑選的 5 隻 FoF 更好。這些 FoF 覆蓋了業內超過 200 隻主動管理型的對沖基金,可以隨時投資自認為有潛力的公司。

結果發現,這五支成立於 2008 年的 FoF 僅在成立當年跑贏了標普 500 指數,在接下來的 9 年內,這些基金的成績下滑,表現都不如標普 500 指數亮眼。這一賭約在 2017 年正式結束。

此前曾有分析稱,巴菲特自己雖然是主動投資型的選股高手,但總是建議普通投資者買入追蹤大盤的 ETF,並總是諷刺主動基金的費用過高。本次《信》中的名言是:

市場有時表現很好,有時表現很糟,可華爾街的手續費從來沒少收過。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