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盒子讓PM2.5一秒現形 國外爭先來台取經
※來源:今周刊

撰文 / 今周刊 呂苡榕

全台空汙拉警報,「空氣盒子」空品數據成了很多家長外出時的重要參考指標,這項由創客發起的公民科技,讓台灣成為環境感測器最密集國家,連韓國、印尼都來取經。

將近一周全台空氣品質嚴重惡劣,11 月 29 日當天更是整日霧濛濛。一早,台中部分地區的空氣品質(簡稱空品)已進入「紅害」等級(細懸浮微粒 PM2.5 濃度超過 54.5 微克/立方公尺),讓台中市政府趕緊要求台中火力發電廠降低運轉量。

到了下午,連 PM2.5 濃度一向不高的北部,指數也一路攀升。當天「空氣盒子—城市 PM2.5、溫溼度環境感測器」網站上,西半部地區一片「姹紫嫣紅」,讓不少家長看得膽戰心驚。

去年安裝了「空氣盒子」的台中原鄉文化協會總幹事江慶洲,早已養成不時會檢查一下「空氣盒子」網站或 App 的習慣,懂得依據空品狀況來安排孩子的戶外活動,避開像過去一周那般惡劣的空氣。身為家長,「空氣盒子」讓江慶洲在空汙改善前至少能自救。

平台推手:新手爸爸

創客社群聯手研究空品感測

這個被江慶洲仰賴判讀即時 PM2.5 濃度的「空氣盒子」,源自於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陳伶志和民間「開源公益環境感測網路」(LASS),原理是透過微型感測器來監測區域空氣裡的 PM2.5 濃度。

2015 年之後,隨著訊舟科技與更多創客(Maker)、學者加入,「空氣盒子」已成為一場成功的「公民科技」實驗,如今台灣是全世界微型感測器密度最高的國家,而「空氣盒子」也自體繁衍出更多寬廣的應用。

「空氣盒子」的最初始於陳伶志,2015 年在朋友牽線下,他認識了 LASS 創辦人之一的「哈爸」許武龍。「認識後,發現我們都在做環境感測,所以想說一起弄『環境感測的創客社群』。」一開始兩人嘗試做聲音感測,「結果失敗了。」後來陳伶志和許武龍提起自己的研究領域是 PM2.5,因此決定做 PM2.5 環境感測。

「我們號召每個縣市的創客加入,最終匯聚了 19 個縣市、40 位創客參與。大家各自改寫我們開放的程式碼、自製微型感測器。」陳伶志說,他觀察到這個創客社群,「參與的幾乎都是年輕爸爸。」像他自己正是因為家有過敏兒,才對空品問題如此關注。

鄭明威是初期便加入這個計畫的創客之一,和許武龍共同編寫了程式碼。老家在雲林的鄭明威發現,當地有許多區域型的汙染沒被注意,因此 2015 年 11 月加入 LASS 後,只要遇上空汙遊行,他一定參與。在遊行時,他會帶著自製的感測器連接 LED 螢幕,即時秀出 PM2.5 濃度,也在現場直播「如何自製感測器」。

鄭明威發現,微型測站的汙染資訊顛覆了過去民眾對於空氣汙染的認知。「以前我們以為地勢高的地方空氣好,其實中海拔地區汙染反而嚴重。」鄭明威說,像是南投埔里、竹山或溪頭,看起來鬱鬱蔥蔥,實際上空汙相當嚴重。

加入 LASS 後,鄭明威與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合組工作室,今年正式公司化。現在他手頭上正幫中研院另一個計畫製作更精密的空氣感測器。把玩著手上自製的感測器,他笑著說:「這個案子從電路板到組裝全部委託我們做,等於是頭一遭在社群完成 『群眾外包』的委託模式。」

實驗基地:台北市

12 所種子學校  融入環境教育   

2015 年,因為創客社群的活絡,讓環境感測出現多樣的可能,但要廣布感測點,社群的能力卻有限。彼時訊舟科技發展物聯網剛起步,知道陳伶志的計畫後,訊舟捐了幾百萬元,又花 3 個月時間協助開發「空氣盒子」,以利後續布點。

2016 年初,「空氣盒子」正式出爐,恰好碰上台北市推出「智慧城市」計畫,因此訊舟率先捐了 200 台給北市府。「收到以後,我們在想怎麼讓『空氣盒子』能自體運作下去,而不是案子結束就沒了。」台北市資訊局長李維斌說,想來想去,決定將「空氣盒子」架設在學校,「因為學校有網路,偵測上相對穩定。」且學校還能連接創客與環境教育,透過課程讓「空氣盒子」延續下去。

但光是為了要把「空氣盒子」送進學校,北市府就開會討論好幾次,「我們連如果接受捐贈,以後開了類似的標案又是同一家廠商得標,未來會不會有圖利問題都討論了!」回憶起去年開會的過程,李維斌撐著額頭笑了。

特別的是位於台北市日新國小的自造教育示範中心,2014 年便已針對環境感測做過相關研究,並做出類似「空氣盒子」的感測器。因此當北市府決定將「空氣盒子」結合教育後,便由自造中心承接起專案的執行。

「今年 4 月到 6 月,我們針對 12 個行政區各一所學校進行教師訓練,確保這 12 所學校都有資源能維護『空氣盒子』。」拿著信義區興雅國小老師做出來的「熊讚」造形感測器,自造中心主任徐臺屏說,明年教育局還會有第二階段專案,而日新國小則打算將感測器融合到課程裡,藉此影響社區對空汙的意識。

 

來源:《今周刊》 1094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今周刊》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