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少400萬遊客 墾丁觀光怎麼救?
※來源:遠見雜誌

文╱陳承璋

近年來,有「國境之南」美譽的墾丁黯然失色,兩年間遊客銳減 400 萬人,不僅陸客少了,台客到訪的意願也降低,壅塞交通、昂貴物價與髒亂環境被直指是三大主因。墾丁是否有浴火重生的機會?《遠見》帶你全盤檢視。

暑假過後,一個尋常的週間晚上 8 點多,原本清朗的墾丁大街,驟然颳起一陣大風。

夜空中驚起群群白色侯鳥,擺陣行飛過,彷彿受到驚嚇。街上攤販,深怕攤上東西被風捲走,也慌慌張張護著攤子。

接著,下起一場大雨,這場雨,把原本已稀疏的觀光人潮,又沖得更淡了。

其實,即使大雨不來攪局,今年的墾丁生意,也老早掉了許多。

苦等不到遊客 攤商、民宿無奈喊撤

墾丁大街是遊客到墾丁遊玩時,晚間必去的地方,這裡光是攤販數量就有 400 餘攤,可以說是墾丁最繁榮的一條街,也是恆春半島產值第二大的商圈。

「生意從沒那麼慘過,一天頂多賣 1000、2000 元,前兩年生意最好時,一天可賣上萬,」在墾丁大街擺攤數十年的玉米攤商嘆氣,目前的生意比開放陸客前還慘,熱攤變冷攤,玉米烤來烤去,就是賣不出去。

「你沒看到,來逛街的人都變少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景氣變差,台灣客人出手也不如以往大方,」賣烤香腸的攤商也愁眉苦臉。

東森房屋恆春墾丁加盟店店東游漢鐘指出,今年大街人潮少很多,加上租金高,不少店家傳出撐不下去的風聲。

墾丁第一間五星飯店墾丁凱撒飯店總經理陳予佳也認為,光看大街上的停車場就知道,「以前幾乎一位難求,現在隨便找都有。」

各種跡象顯示,今年墾丁觀光蒙上陰影,沒有業者笑的出來。各個大老都急了,包括屏東縣觀光協會理事長郭子義、恆春半島觀光產業聯盟理事長張福生,還有墾丁福華飯店總經理張積光等,都紛紛喊話,希望政府提出對策。

業者發難已引起政府注意。屏東是總統蔡英文的老家,立法院長蘇嘉全是前屏東縣長,雙首長「家鄉有難」,自然不能輕忽。9 月中旬,交通部更派高層南下,聽取業者建議。

恆春也是現任屏東縣長潘孟安發跡地,縣府觀光傳播處處長黃建嘉,近來也時常奔波墾丁,與業者共商解決大計。

到底狀況有多糟?根據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統計,截至今年 8 月底,總觀光人次僅 300 萬。估計至今年底,全年觀光人數頂多 400 萬,總量比起去年足足減少 200 萬,若比前年 800 萬人次,數字更是鐵青,近幾腰斬。

亦即,墾丁,兩年內,憑空消失了 400 萬觀光客。

魅力衰退 春吶音樂季不復盛況

再分析觀光局所統計的營運報表,狀況也令人擔憂。

恆春一般旅館住房率,自 2015 年達到最高點 62.2%,近兩年一路下滑,今年 1~6 月剩 51.6%,衰退幅度達 11%。

此外,國外旅客中,去年每百人次僅 25.31 人次造訪墾丁,創下了近五年新低。當外國旅客來台人數突破千萬,顯然墾丁看得到,卻吃不到。

「墾丁觀光最怕的,不只是陸客不來了,就連台灣客也跟著消失了!」恆春鎮代會主席周志仲觀察,今年的台灣客比起去年,足足少了三成。

「今年上半年進館人數,罕見衰退了一成五,」連一向遊客最多的海生館,也出現人潮減少跡象。總經理何曉光坦言,不知道何時人數才能夠落底。

每年,墾丁春季舉辦的春吶,總能吸引大批人潮來訪,今年盛況也不再。

根據屏東縣警方的車潮統計,今年音樂祭南下的車潮,就比去年減少約 1/3,共 1 萬 3000 輛,罕見出現車潮零星的現象,警局因此暫緩調撥車道。過去一度四天就能創造數十億商機的音樂祭典,竟也奄奄一息。

面對墾丁觀光衰退,各界紛紛以「雪崩」二字形容。

雪上加霜的是,當墾丁觀光客直直落時,台灣網友們竟然不是一味同情,反而出現批判聲浪,也讓墾丁形象大受打擊。

坊間的批評包括,物價太貴、環境髒亂、景點沒多大特色、「會有今日完全不意外」。網友們,你一言我一語在網上留言:「一串花枝丸 60 元,一隻魷魚 230 元、一條蔥大腸 200 元……。」「超亂的環境,超髒的沙灘。」「飯店的房價明顯比日本貴!」

連知名律師呂秋遠也發文,去墾丁的花費,比起出國還貴,更引起廣大討論,網路聲量幾乎一面倒定調,去墾丁不如出國旅遊。 

長期以來,墾丁以悠閒步調,美麗景色,南國風情為著稱。為何今年會愁雲慘霧,甚至負評連連?

首要關鍵,是低劣的旅遊品質。

墾丁觀光人潮曾在 2015 年達到 800 萬人次,等同 1/3 的台灣人口,一年之內都擠到了墾丁。

墾管處處長劉培東就認為,800 萬人次已超過墾丁的乘載量,旅遊品質難以掌控,尤以陸客最多的貓鼻頭與鵝鑾鼻,每到暑假旺季,幾乎是萬頭鑽動,從門口至景點處,都要排隊進入。

旅遊品質衰退 房價、物價不斷上漲

墾丁瘋音樂季的前幾年,車潮更是壅塞,從恆公路上新開幕的怡灣飯店開車至位在鵝鑾鼻燈塔舉辦的春天吶喊音樂季所在處,平常只要 30 分鐘左右,光塞車就三小時,簡直塞到天荒地老。

黃建嘉表示,墾丁因為保育的議題,很多地方都不開放又缺乏推廣,加上大型活動都辦在旺季,人潮無法平均分攤,擠在幾個較知名的景點,品質當然差。

商業發展研究院創模所副所長李世珍分析,旅遊地區觀光人潮若過度增加,除了品質不好,會進一步造成房價、物價不斷上漲,讓觀光客的旅遊體驗變得更差。

物價飛漲,正是墾丁面臨的第二個問題。

根據觀光局旅館營運報表,恆春鎮平均房價,一路從 2009 年的 2849 元上漲至 2015 年的 3502 元,漲幅達二成三。此數據把恆春鎮上旅館也算進去。若只計算墾丁,房價會高更多。旺季時,有些五星級飯店價格更竄升至 1 萬 5000 元以上。墾丁房價的「高貴」,郭子義與張福生都當面坦言。

價格攀漲就算了,但品質卻撐不起高房價。李世珍直言,去到當地飯店,會發現許多設備都頗老舊,「你去看看,走進觀光飯店大廳,是不是會有度假的感覺,」他說。

一位不願具名的屏東縣府官員也表示,墾丁旅館的品質,的確還有待加強,明顯比其他觀光地區差一點。

《遠見》記者也感同身受,在墾丁入住了 3 間飯店,有房間充滿霉味,還有房間廁所燈光按鈕損壞,就連住進五星級飯店,其面海陽台的木椅,更因為失修而斷裂。

在墾丁不僅住房貴,吃也貴得離譜。原因出在房價與租金的翻漲。

兩年前,當觀光人次創新高時,墾丁的房價與租金更是雙雙上揚。

游漢鐘觀察兩年前墾丁大街上的物件,每次成交價格,漲幅都是二至三成起跳,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棟地坪 30 餘坪的民宿,上一手價格原是 3000 萬元,結果以總價 4000 萬成交。確實,攤開實價登錄,墾丁大街物件每坪取得價格,都落在百萬以上。

就連在墾丁經營 20 年之久的肯德基,三年前也不敵高租金而遭逼退,「肯德基當時的租金是 32 萬,真的是因為租金過高而撤掉,」游漢鐘回憶,另外還有一間 85 度 C,同樣也是租金高撐不下去,搬到恆春鎮上。

不僅店面租金高,墾丁大街上的攤販租金也高,平均租金約落在 2 萬至 3 萬左右,倘在最精華地段,更飆升至 5 萬元以上。

寧夏夜市觀光協會理事長林定國分析,這種價位的租金,以寧夏夜市來說是正常行情,但墾丁有淡旺季,以最高 5 萬元來看,攤商淡季要撐,不是生意量要做大,不然就是賣貴或提高商品毛利,否則很難撐下去。

缺乏整體性規劃 觀光被指沒特色

墾丁多年來缺乏整體性規劃,觀光特色幾乎一成不變,不見景點加深旅遊深度,也是魅力降低的關鍵。

李世珍指出,已有不少旅遊業者,經營國旅市場,都不推薦墾丁行程,因為景點沒特色、小吃也與其他地區無異,無論怎麼帶,都只剩墾丁大街、貓鼻頭、鵝鑾鼻等,滿意度偏低。

「景點的觀光元素,是否有人能靠景點說故事?有沒有解說員幫忙帶景點?遊客來到墾丁,能否體驗到不同文化?」李世珍分析,這些都是墾丁所沒有的,「當海生館變成當地人潮最多的地方,就可以知道墾丁其他景點有多麼缺乏深度。」

雪上加霜的是,當地特色不僅沒有被凸顯,原有的文化更被閹割。

1995 年開始舉辦的春天吶喊音樂祭,已舉辦 22 年之久,累積的音樂文化,老早成為墾丁不可或缺的春季盛典。

之後,更有其他業者跟進,進而有春浪音樂節、墾丁泡泡趴及春宴,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到了春季,就一窩蜂往墾丁跑。

不過,因毒品問題及墾管處以超出環境乘載量為由,導致過去以巨星為賣點的春浪、墾丁泡泡趴相繼出走,進而讓盛會在今年創下人潮新低。

張福生直批,現在談到音樂季,愈來愈多人都只想到新北貢寮海洋音樂季,墾丁音樂季始祖寶座已不保。

其他如台東熱氣球節、宜蘭童玩節,各地景點都不斷有新的節慶誕生,「墾丁怎搶得過別人?」

墾丁,長期以來都是台灣發展國際觀光的主力,卻在低潮時,赫見亂象連連。當業者、政府痛定思痛,希望轉化危機之時,能否把舊有沉痾,也一併掃除?

 

來源:《遠見雜誌》 2017 年 12 月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遠見雜誌》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