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怨你就是賣了你

藝術家畢卡索孫女瑪莉娜 (圖:AFP)
藝術家畢卡索孫女瑪莉娜 (圖:AFP)

瑪莉娜畢卡索 (Marina Picasso) 兒時生活困頓,偶爾會和父親前往藝術家祖父帕布羅畢卡索 (Pablo Picasso) 在法國的度假宅邸討些零用。雖然年紀尚小,但這位大藝術家和他堆積如山的畫作已經在瑪莉娜心中留下傷痕。

瑪莉娜20多歲時,繼承了那座度假宅邸和約300幅畢卡索作品,帶著嫌惡她把所有的畫反掛,眼不見為淨。她花了 15 年,才從祖父冷漠苦澀的家庭回憶和哥哥的自殺中走出;並在2001年出版的回憶錄《畢卡索:我的祖父》中,揭露自己對畢卡索家族的怨怒之情。

《紐約時報》報導,今年已經 64 歲的瑪莉娜依然叛逆,而她的方式是準備親售許多畢卡索畫作,來拓展她的慈善事業。包括援助越南兒童醫院、法國與瑞士的老人之家和青少年中途之家。

多年來,瑪莉娜都是靠定期出售畫作的錢來支撐生活與慈善事業。當她長期合作的藝品仲介於 2008 年去世後,她開始嘗試一些新作法,比如將兩幅重要作品同時拿出來拍賣,或是展出草稿等等,但結果讓她不甚滿意。2013 年賣出《坐著的灰裙女子(Femme Assise en Robe Grise)》進帳 680 萬美元,她認為買家明知賣畫收入將用於她的慈善事業,但卻不肯出更高的價格。

現在她大膽決定親自販賣畫作,與買方私下談價,並視情況決定要賣幾幅、賣給誰。這種賣畫方式雖不算太稀奇。只是賣家可能面臨作品估值有誤的風險,也難以檢視買家身分及其資金來源。不過好處是賣家可以賺得較多。這也是藝術界感到不安的原因,因為藝品仲介和拍賣師通常才是知名藝品買賣的關鍵人物…而且利潤豐厚。

畢卡索留下數萬遺作,相較於其他畢卡索家族後人只偶爾出售一兩件作品,瑪莉娜是唯一一個看來正在加速賣出的。瑪莉娜認為,把畫作變現用於人道關懷計畫實際得多,她正打算在馬賽資助一個為陷入問題青少年進行精神治療的單位。

瑪莉娜獨特的賣畫決定,以口耳相傳的方式在特定的小圈子裡散播開來,當然也衍生出不少謠言。2014 年畢卡索的行情不錯,僅次於普普大師安迪沃荷 (Andy Warhol)。最近則有謠傳說她計畫把房子和七件重要作品一口氣賣了,市場便擔心一下釋出太多作品,會打壞行情。

不過瑪莉娜說,她尚未決定要賣出多少幅畫,也無意把度假宅邸出售。已經決定的,是她要先賣 1935 年的《家庭 (La Famille)》,畫中是一家人站在乾枯的土地上。這幅畫對瑪莉娜別具意義,因為她出生在一個偉大家庭,然而這家庭一點也不像個家。(接下頁)

瑪莉娜畢卡索身後畫作即是《家庭 (La Famille)》 (圖:AFP)
瑪莉娜畢卡索身後畫作即是《家庭 (La Famille)》 (圖:AFP)

畢卡索於1973年離世時未立遺囑,身後留下約 50000 件藝術作品和其他資產,4 個子女、8 個孫輩,還有妻子們與繆思女神們,這一大家子為了他的遺產吵鬧不休。瑪莉娜是畢卡索長子保羅 (Paulo Picasso) 的女兒,但與家族並不親近。

瑪莉娜認為,售出祖父的畫,除了有助於她的慈善事業,也有助於她甩掉家族歷史帶來的包袱。在畢卡索去世、瑪莉娜獲得遺產之前,她從沒得到任何一幅祖父的畫,也沒有和祖父合影過;祖父曾經為她摺出紙花,但大人不許她拿。

雖然保羅是畢卡索與第一任妻子歐嘉(Olga Khokhlova)所生,但保羅地位低微,瑪莉娜記得父親總是為祖父當司機或做打雜工作,還得伸手向祖父要錢。瑪莉娜父母離異後,她跟著深受酗酒問題困擾的母親,生活困頓,與父親幾乎見不到面,更是不覺得自己還有個祖父。

1973 年畢卡索過世,但他的續弦賈桂琳 (Jacqueline Roque) 卻不許他們參加祖父葬禮;數日之後,瑪莉娜的哥哥帕布利托 (Pablito) 自殺身亡,自此她與家族更加疏遠。向友人籌措費用安葬哥哥後,瑪莉娜就在病童收容所工作,自食其力。

意外地,瑪莉娜竟被列在繼承人名單中,她繼承了一些畫作及畢卡索名下不動產的 1/5 產權,包括這座度假宅邸。對於這份遺產,她是感激的,只是這之中沒有親情。在瑪莉娜的童年裡,她的姓氏只帶來盛名之累,而對其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毫無助益;她並認為,正是因此才培養出她扶老助幼的為人風格。

畢卡索情婦瑪麗泰瑞莎 (Marie-Thérèse Walter) 所留下的孫子奧利佛 (Olivier Widmaier Picasso) 所出版畢卡索傳記中,對祖父的描寫就正面許多。奧利佛說,他能理解瑪莉娜對家族的憤怒,但瑪莉娜的母親狀況不佳,畢卡索怕她揮霍金錢,才選擇直接支付孫子們的學費。

1970 年代,畢卡索的不動產被分拆以支付稅款時,《家庭》這幅畫被視為最具價值,因為它筆觸逼真,與其他畫作有很大差異。據倫敦藝術經紀人以其尺寸和特殊性粗估,至少價值數百萬美元

瑪莉娜說,她活在當下,過去的就已經過去。她敬祖父是位偉大藝術家,但她不會忘記,雖然自己確實是畢卡索的繼承人,但她並非祖父心中所疼愛的孫女兒。(文:黃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