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央行開啟負利率時代 中國央行卻陷入“兩難”境地

金融界網站訊 北京時間1月29日,日本央行將利率下調至-0.1%,這意味著日元結束了十數年的零利率時代,開始進入負利率時代。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部分重要央行都在重啟寬鬆的預期。1月21日,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表示,受制於新興經濟體增長前景低迷、金融市場波動、某些部門必要的資產負債表調整和結構性改革不力等因素的影響,歐洲央行決定維持歐元區0.05%的主導利率不變,繼續實行其寬鬆的貨幣政策。歐洲股市應聲大漲。

此外,美聯儲1月會議聲明,將維持當前利率不變,並未出乎市場預料。申萬宏源首席規則分析師李慧勇對金融界網站表示,面對開年后全球市場的動盪和油價的持續暴跌,美聯儲還暗示未來的加息步伐可能會更加緩慢。

而無論是美聯儲推遲加息,還是歐央行和日央行的貨幣寬鬆舉動,其背后都是世界經濟緩慢的復甦步伐。

對中國來說更是如此,國家統計局公布2015年我國GDP增速破7至6.9%,這背后是掙扎求生的實體經濟。

2015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63554億元,同比下降2.3%;主營活動利潤58640.2億元,下降4.5%。其中,12月同比下降4.7%,跌幅較11月擴大3.3%,連續7月負增。

這意味著,我國2015年企業效益持續惡化。而李慧勇表示,2016年,由於經濟承壓、PPI繼續下跌,企業效益仍難見到實質好轉。

股市的情況更糟糕,開年首月,兩市蒸發市值超過14萬億,占去年67.67萬億GDP總量的20%,指數跌去近千點,月跌幅創造了1993年月以來的最大紀錄。此外,兩融余額更是連續20個交易日下滑,逼近9000億,市場流動性和情緒都跌至冰點。

實體經濟和股市都“嗷嗷待哺”,期待央行通過降準降息以釋放流動性,但是央行的貨幣政策卻陷入“兩難”。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黃益平表示,央行可以在需要的時候下調存款準備金,但這一工具的使用受到一些因素的制約,比如美聯儲加息,以及國內貨幣政策寬鬆可能會造成新的貨幣貶值壓力。

業內人士亦分析稱,央行之所以謹慎降準是因為擔心降準造成的貨幣政策寬鬆預期會進一步帶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這就很可能使得之前好不容易穩住的人民幣匯率的再次陷入動盪。”

有媒體報導,1月22日,央行召開流動性座談會,央行行長助理張曉慧會上表示,春節前后確實存在流動性缺口,但流動性太過寬鬆會對人民幣匯率造成比較大的壓力,對於補充流動性,央行工具箱里還有很多工具可以使用,不輕易實施降準。

央行確實並沒有閑著,1月以來,央行通過各種工具向市場注入了巨額流動性。

1

方正證券規則分析師胡國鵬和長江養老保險首席經濟學家俞平康均對金融界網站表示,央行節前降準的可能性不大。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14.96%

$11,496

原投組報酬率

+5.99%

$10,599

投組標的成分

  • 40%

    寶一

    8222

  • 20%

    智擎

    4162

  • 20%

    橘子

    6180

  • 10%

    藥華藥

    6446

  • 10%

    貝萊德亞洲巨龍基金 A2-EUR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