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的無心結果 衝擊到了民眾的日常生活

一周前,僅有肯薩斯市Fed銀行總裁Esther George在公開市場委員會的3月會議上,獨持反對意見。她連續第二次投票反對Fed的每月850億美元購債政策,擔憂此一積極振興方案可能增高通貨膨脹風險,並導致金融不穩。

自那以來,紐約Fed銀行總裁William Dudley亦碰觸了這項逐漸減少購債的議題,不具投票權的達拉斯與費城Fed銀行總裁在近來的演說中,也同樣關切到此項議題。

或許這三位總裁見到了某種情況,也可能是想傳送出某種訊息。

「我無意批評Fed採取的立場及他們執行的政策,」Knight資本集團總經理Peter Kenny說。「但問題在於,量化寬鬆政策及美元做為世界儲備貨幣,的確造成了衝擊。」

雖然每月的通貨膨脹數據仍低於Fed的2%目標,但Kenny與許多分析師都認為,通貨膨脹卻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頻頻出現。

這些項目包括食品與能源數據,還有商品,甚至像農地也是一樣。

關於原油,量化寬鬆政策至少將價格推升了約50%,已非他所認為根據供需關係所應來到的每桶65美元。由於Fed積極挹注美元至經濟體內,導致更多美元追逐燃料,當然帶動了價格上漲。

Fed主席伯南克或許不會這麼說,但Kenny認為,持續的干預後,股市將是另一個例證。

「股市的買盤,及每當有賣壓時,就會出現買盤,都是量化寬鬆政策的直接結果,」他說,並表示股市近來的漲勢,也是因資金退出債市,轉進股市的結果。

但無論受衝擊的是食品,燃料,農地,或甚至是福特股票,在在都是問題。伯南克能否減少帳目,停止振興措施,並讓利率正常化,卻還能讓大船不下沉?

當被問到他是否有信心,伯南克能成功讓他的貨幣政策奇蹟安全落幕,Kenny的回答充滿樂觀,「我非常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