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搶奪城鎮化「蛋糕」銀行下注特色產業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楊井鑫 發自北京

    面對未來十年40萬億的城鎮化「蛋糕」,沒有一家商業銀行不眼饞。這個涉及基建項目、產業投資、個人房貸等一系列業務的市場具備了足夠的吸引力,各銀行紛紛加快擴張速度。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農行、建行、工行及部分股份制銀行今年已經就城鎮化出台了相關的信貸方案,並在幾個重要城市試點。事實上,無論是對公業務或對私業務,在城鎮化進程中,金融市場的需求都極大。比如,山東壽光市農行一支行半年內就能為客戶住房貸款授信逾7500萬,而僅濰坊市一縣域的相關授信更是高達367億。

    分析人士指出,城市化進程中的工作應該是以改善農民生活環境、加大產業投資拉動內需,不能變相成為政府融資和造城運動的藉口。

銀行看重城鎮化融資需求

    城鎮化的推進離不開金融的支持,而政府和農民的需求同銀行做大信貸市場的想法一拍即合。事實上,城鎮化的融資涉及到銀行各類貸款業務,這也是商業銀行今年尤為看重的一塊市場。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截至2012年末,建行涉農貸款從2011年的10499億元增至2012年的12749億元,其中保障房開發貸款增長129.6%,新農村建設貸款增長166.2%。

    工行作為吸金能力最強的國有大行,其各分支機構在推進城鎮化方面已有不少作為,其旗下多家分行與當地政府簽署授信合作協議,搶佔市場的意圖顯而易見。工行在年報展望中稱,新型城鎮化產生穩定增長的金融服務需求,將為工行融資服務、財富管理、結算代理等相關業務發展提供持續動力和巨大空間。

    對於農行來說,城鎮化建設與該行的縣域經濟有諸多相似內容,而其農村金融的優勢也逐漸凸顯出來。

    據悉,今年4月,農行先後與湖南、重慶、四川、雲南等省市簽署城鎮化與金融服務的戰略合作備忘錄。未來5年分別向湖南、重慶、四川和雲南提供不少於800億元、1000億元、1500億元和800億元的意向性信用額度,總規模達到4100億元。

    「股份行受限於能力,很多項目資金需求量大,不能完全承接下來。但是,股份行爭奪城鎮化業務的想法也很明顯。」一家股份制銀行人士表示,相比之下,股份行更重視城鎮化進程中相關小微企業的貸款。[NT:PAGE=$]

銀行依託產業發放貸款

    在之前部分地區大搞基建設施之後,銀行已經不願再為平台融資買單。事實上,在新型城鎮化思路之下,銀行將大部分的資金都押在了產業上。

    「基建設施的投資大概目前只佔銀行貸款的30%,而60%以上的資金都是投資到產業中。」山東諸城市副市長杜建華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城鎮化的承載力都來自於產業,而政府的稅收長遠來看也是如此。

    「城鎮化的進程是需要有產業依託,農民通過產業賺了錢,才能買房子並進行城鎮化等等。」一家國有大行人士稱。

    在山東壽光市,城鎮化的依託主要是依賴於農業產業。「山東壽光市的大棚蔬菜非常有名,農民一年的收入就有七八萬元,銀行給農民的貸款當然是不怕風險的。」農行壽光市支行的相關負責人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當地農民在產業上的貸款期限也一般不長。

    他告訴記者,在壽光市推行大棚蔬菜之初,農行對農民的貸款其實承擔了很大的風險。但在當地特色產業發展起來後,銀行對農民的貸款風險就很小了。

    另外,農行壽光市支行相關負責人還告訴記者,如今配合城鎮化的推進,拆遷貸款也是銀行很大的一塊業務。該支行推出了一款「新居貸」的產品,至今不到半年的時間,16個社區的606個農戶一共投放了7522萬元,而目前又有17個社區700多個農戶與該支行達成了8000萬元的合作意向。

    「城鎮化中,涉及到的有政府、銀行和農民三方。在政府的主導下,銀行給農民的貸款風險完全是能夠得到控制的。」上述負責人表示,銀行在其中的定價權偏弱,但是市場和惠農更重要。

    與山東壽光市相比,蘇州在城鎮化中主要的產業依託則選擇了工業。「蘇州有幾大全國性的工業企業,而拆遷農民會在這些工業園區的附近,然後讓農民有機會進入企業工作,從身份上得到轉變。」農行江蘇省分行農村產業金融部經理林燕媚表示。

    「現在談論的城鎮化都是新型的城鎮化,其中『新』的表現並不是大搞基礎建設,大搞修路修橋,而是將資金投入到地方特色產業經濟中去,讓農民能夠富起來,才能徹底地城鎮化。」林燕媚說。

    「在城市化進程中,政府也需求多種融資渠道。目前來看,企業是主要承載主體,對它們的支持不會形成新的平台貸需求,政府發行債券已成為一種新的負債方式,銀行不必都以原來的模式介入。」諸城市副市長杜建華表示,未來的融資渠道可能會採取更多的方式,包括撬動民間資本來投資一些項目。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