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鉅樂部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區塊鏈

能讓銘文消失?Bitcoin Core開發者權限到底有多大?

BlockBeats 律動財經 2023-12-06 17:00

news-cover-image
律動財經圖片

12 月 6 日,Bitcoin Core 開發人員 Luke Dashjr 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銘文」正在利用 Bitcoin Core 客戶端的一個漏洞向區塊鏈發送垃圾資訊。自 2013 年以來,Bitcoin Core 允許用戶設置在轉發或挖礦交易時的額外數據大小限制。通過將其數據模糊為程序代碼,銘文繞過了這個限制。

簡單來說,這個具有資深經驗的比特幣客戶端開發者認為現在以市值進入前 50 的 ORDI 為代表的銘文賽道,是個 Bug,且可修復。

Luke Dashjr 表示,「這個漏洞最近在比特幣 Knots v25.1 中得到修復。由於去年底我的工作流程受到了嚴重干擾(v24 被完全跳過),修復時間比平常長。在即將發布的 v26 版本中,Bitcoin Core 仍然存在漏洞。我只能希望它會在明年的 v27 之前得到最終修復。」

Luke Dashjr 在該推文下方的留言回覆中明確表示,如果這個 Bug 修復,Ordinals 銘文和 BRC20 代幣將不復存在。

作為比特幣 OG,Luke Dashjr 一直是 Ordinals 協議直言不諱的批評者。今年 2 月,Dashjr 就曾發推表示「Ordinals 協議是對比特幣的攻擊」。在 5 月,第一波銘文熱潮出現時,Dashjr 和 Bitcoin Core 的反對聲也一度被視為銘文發展的不確定因素。

不過之前的罵戰並沒有引發大範圍討論,畢竟 Ordinals 還是一個被市場偏見的產物。但現在漲幅 2 萬倍的 ORDI 已經是全民 meme,Luke Dashjr 一句話,讓 ORDI 市值在幾分鐘內就蒸發了 3 億美金

市場害怕的原因很明顯:難道 Bitcoin core 團隊真的擁有隨意改動代碼的權力嗎?

Luke Dashjr:2011 年加入的早期開發者

Luke Dashjr 有沒有資格評價比特幣?他當然有。Luke Dashjr 在 2011 年遇到了比特幣,不久就以開發人員的身份加入了該項目。他的編程知識使他迅速成為主要的比特幣開發者,幫助比特幣實現了早期建設。他對比特幣軟體的早期貢獻主要集中在對 Bitcoin Core 的安全性、性能和高級功能進行故障排除。

按提交次數排序來看,截至目前,Luke Dashjr 在Bitcoin Core 代碼貢獻者排名中排名第 14 位。

作為加入的早期開發者,Luke Dashjr 幾乎參與了所有比特幣早期重要事件。

由於 Bitcoin Core 存在軟體錯誤,Dashjr 是 2013 年最早發現比特幣硬分叉的人之一。2014 年,Dashjr 開始在比特幣生態系統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因為其使用的 BFG Miner 修改版本允許礦工以比當時其他礦工更高的性能工作。

2016 年,Dashjr 推出了 BIP-2,這是對另一位比特幣開發者和著名密碼學家 Amir Taaki 提出的 BIP 格式的重大改進。在 2016 年和 2017 年期間,Dashjr 也是比特幣中激活 Segwit 的關鍵參與者。Dashjr 在比特幣發展中做出的其他貢獻包括 BIP-22 和 BIP-23,分別旨在優化區塊生成結構和提高礦池內的效率。

Luke Dashjr;圖源:Crypto Times

回到前文,Luke Dashjr 提到的「這個漏洞最近在比特幣 Knots v25.1 中得到修復,希望會在明年的 v27 之前得到最終修復」中,這個 Bitcoin Knots 正是一個完整的比特幣客戶端,最初的想法也來自 Luke Dashjr。

Luke Dashjr 還是一名網路安全極端分子。事實上,他認為比特幣在目前的網路狀態下存在安全漏洞,因為它的網路還沒有完全去中心化。出於這個原因,它邀請所有使用比特幣的人安裝自己的全節點。

為何不喜歡 Ordinals?

Luke Dashjr 對 Ordinals 的厭惡源於他對保留比特幣原教旨主義的堅定信念。

2022 年年底,軟體工程師 Casey Rodarmor 創建了「Ordinals」協議,它對比特幣中的最小單位「聰」進行編號,並通過 Taproot 儲存文件元數據,從而創建一個獨特的 NFT。3 月 8 日,一位名為 @domo 的匿名開發者據此發布了 BRC-20 協議,該協議可以在 Ordinals 協議之上創建可替代的代幣標準。隨後掀起了今年的銘文熱潮,也帶動了比特幣生態大爆發。

2 月 1 日,比特幣礦業公司 Luxor 稱挖礦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比特幣區塊,該區塊大小為 3.96MB,略低於比特幣的 4MB 的限制。該區塊包含一個基於原始「magic internet money」meme NFT,名為 Taproot Wizards。

Luke Dashjr 等比特幣生態開發者認為這會造成比特幣區塊鏈大小迅速膨脹,運行全節點的設備要求大幅提高而導致全網全節點減少,抗審查性下降。同時,超預期的巨大交易和巨大區塊會衝擊錢包、礦池、瀏覽器等生態設施,導致一些設施出現異常,比如某些交易未能正常解析。此外,礦池或礦工為了減少同步和驗證巨大交易和區塊的時間,可能選擇不下載,不驗證該交易和區塊的情況下出塊,帶來安全風險。

他們甚至嚴厲指責 Taproot Wizard 該行為,表示:「這是對比特幣的攻擊,比特幣區塊有 1M 限制,Taproot Wizard 的 4M 數據是放在 witness 中上鏈的,區塊和交易都繞過了 1M 限制,4M 可以,400M 也可以!從這個意義上講,這不是創新,是對漏洞的攻擊!」

今年 2 月 28 日,Luke Dashjr 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有拍賣網站在未經其同意的情況下使用他的名字和代碼來創建和銷售「具有誤導性」的 NFT。截圖顯示該 NFT 包含一張他寫的代碼的圖片,在拍賣網站上以 0.41 比特幣的價格出售。

「我沒有參與這個或任何其他 NFT 的創建和銷售,我不同意將我的代碼或我的名字用於此目的。」Luke Dashjr 在推特上做出澄清惡化批評,「由於涉及的虛假陳述和實際買家的混淆,我強烈要求將拍賣收益的 100% 退還給買家。」

可以看出 Luke Dashjr 是一個對比特幣健康生態有著近乎執着的高要求的一個開發者。Dashjr 認為 Ordinals 不僅僅是堵塞網路的垃圾郵件,它們也是對比特幣可替代性的攻擊,如果接受它們的存在將會破壞閃電網路和 CoinJoin。

而這也是比特幣最大化主義者最不能接受的結果。5 月,Luke Dashjr 在其 Github 帳戶上寫道他對 BRC-20 和 meme 幣的炒作感到非常惱火,「為了解決 Ordinals,需要立即採取糾正措施,並且這些措施本應該早就提供了。」

Luke Dashjr GitHub 界面;圖源:社區

在向其他比特幣開發者和礦工發送的電子郵件中,Dashjr 為了阻止比特幣網路中 Ordinals 和 BRC-20 代幣的擴散,提議將「垃圾郵件過濾」機制集成到 Taproot 交易中。他稱「幾個月前就應該採取行動了。垃圾資訊過濾一直是 Bitcoin Core 的標準部分。現有的過濾器沒有擴展到 Taproot 交易是一個錯誤,因為這是一個漏洞修復,實際上不需要等待主要版本發布。」

在 Dashjr 看來,人們可以在比特幣上擁有 NFT 和收藏品,而無需發送垃圾郵件或者攻擊網路,「Taproot 實際上使這變得更加容易」。在 Bitcointalk 論壇上,許多人討論採取軟分叉來「強制執行嚴格的 Taproot 驗證腳本大小」,以及協議如何過濾他們認為是「垃圾郵件」的內容,甚至採取硬分叉來撤銷 Taproot。但比特幣硬分叉又談何容易?

比特幣的發展,開發者說了算嗎?

在敘述「一段代碼被合併到比特幣代碼庫需要誰點頭?」和「比特幣的核心代碼庫由誰控制?」這兩個問題之前,要先明確的一點是,怎麼才算控制了一個 GitHub 代碼庫。

對開源項目的 GitHub 代碼庫而言,擁有這兩種權限的開發者的「權力」是最大的,分別是合併代碼權限和提交權限。

擁有合併代碼權限意味著,他們的密鑰被添加到 GitHub 上的「受信任密鑰列表」,賦予了特定權限。對於 Bitcoin Core 項目來說,當一個開發者的密鑰被添加到這個列表中,他們就獲得了合併代碼的能力。這意味著他們可以將已經經過審查和批準的代碼更改合併到 Bitcoin Core 代碼庫中。

因此,擁有合併代碼的能力意味著他們可以直接對 Bitcoin Core 軟體的最終版本產生影響。這是一種對開發者信任和責任的認可,因為合併代碼的能力允許他們直接影響比特幣軟體的最終版本。擁有這種權限的開發者通常是經驗豐富和信譽良好的貢獻者,他們在進行代碼合併時需要遵循嚴格的質量控制和審查流程。

代碼提交權和合併代碼權限的區別在於,合併權限使得開發者能夠決定哪些代碼最終會被納入到項目的主分支中。因此,雖然提交權限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但合併權限在項目的決策和最終產品的形成中起着更關鍵的作用。兩者都是重要的,但在影響力和責任上,合併權限通常被視為最高級的權限。

誰在控制比特幣的核心代碼

誰能將代碼合併到 Bitcoin Core 的 GitHub 儲存庫?

Bitcoin Core 開發者中,擁有直接對比特幣代碼庫進行合併修改的權限的開發者,通常是項目的維護者或長期貢獻者。例如,Wladimir J. van der Laan 作為項目的主要維護者之一,擁有合併代碼的權限。

此前五位擁有比特幣代碼庫最高權限的開發者中,Pieter Wuille 和 Marco Falke 分別於 2022 年 7 月 8 日和 2023 年 2 月 23 日離開,放棄其維護權限,通過比特幣 GitHub 請求從可信密鑰集中刪除了他們的密鑰。

在 Pieter Wuille 、Marco Falke 離開後,目前只有 Wladimir J. van der Laan、Michael Ford 和 Hennadii Stepanov 三位 Bitcoin Core 開發人員擁有 Bitcoin Core 代碼的修改權限。

然而,儘管這些開發者有權限合併代碼,但他們通常遵循嚴格的代碼審查和社區共識過程。他們的工作更多是協調和審查貢獻,而不是單方面地進行更改。比特幣社區高度重視共識和透明度,任何重大的代碼變更都會在社區中廣泛討論和審查。

一段代碼被合併到比特幣代碼庫,需要誰「點頭」?

一段代碼要被合併到比特幣的代碼庫中,需要經過一個嚴格和詳細的流程,這個流程確保了提案的質量和社區的共識。以下是這一過程的主要步驟:

1. 編寫提案和代碼:首先,開發人員需要編寫一個詳細的提案文檔。這個文檔應該清楚地描述提案的動機、技術細節、影響評估以及任何潛在的問題或挑戰。

2. 社區討論:代碼提案被提交給比特幣社區後,社區成員(包括開發者、礦工、投資者和用戶)會對其進行討論和審查。這個階段是確保提案可行性和收集反饋的關鍵。

3. 修改和改進:根據社區的反饋,代碼的作者可能需要對提案進行修改和改進。

4. 投票,達成共識:對於一些重要的改進(尤其是那些涉及到比特幣協議本身的改變),需要社區成員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這通常涉及到礦工的支持,他們需要通過在他們挖掘的區塊中包含特定信號來表明他們支持該提案。

5. 代碼實現:一旦達成共識,代碼將由 Bitcoin Core 開發者團隊審核。這個步驟需要確保代碼的質量和安全性。

6. 合併到代碼庫:審核通過後,代碼將被合併到比特幣的官方代碼庫中。

7. 部署和激活:最後,新的代碼需要被礦工和節點營運者部署到他們的系統中。對於協議層面的改變,通常有一個激活閾值,只有當足夠多的網路參與者升級到新版本時,改進才會生效。

從過去的區塊大小戰爭來看,沒有單一的個人或實體,能直接確認和決定一個 BIP 是否已經達成共識或者可以合併到代碼庫里。相反,這是一個由比特幣社區共同參與的過程,除了開發者和審查者之外,其中還包括多個關鍵群體的協作和共識:

特別是礦工,對於那些涉及協議變更的 BIP 提案,礦工的支持可以說是決定性的。礦工通過在他們挖掘的區塊中包含特定信號來表達他們對 BIP 的支持。如果特定閾值的礦工沒有選擇支持該提案,這通常不會被視為達成共識。

全節點營運者也在共識形成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他們通過升級到支持新 BIP 的軟體版本來表達支持,節點數量的增加表明社區對提案的廣泛接受。此外,比特幣用戶和社區成員雖然不直接參與代碼合併的決策,但他們的意見和討論對形成共識至關重要,他們可以通過社區論壇、郵件列表和社交媒體平台發表意見。

比特幣重回 2017 年分叉時刻?

當然,正如前文所說,其中最有影響的還是礦工。

雖然礦工沒有管理 Bitcoin Core 代碼的權限,但是他們擁有礦機,礦工決定自己的礦機運行哪個版本的比特幣軟體。而且礦工群體日漸變大,已經有了和開發者們博弈的能力。2015 年,就有 Bitcoin Core 開發者提出要更改區塊大小的上限,從 1M 更改到 2M,但是這一提議被中國礦工們以中國帶寬不足以支持 2M 區塊而拒絕。礦工是這個系統中的服務提供者,他們會打包每一筆比特幣轉賬,讓比特幣系統可以正常運轉起來,可以說占據非常重要的地位。

當然還有載入史冊的那天,比特幣社區最著名的硬分叉。2017 年 8 月 1 日晚上 8 點,由 BCH 礦工主導的分叉開始了,他們從高度為 478558 的區塊開始實施硬分叉,在六小時後 ViaBTC 微比特礦池挖出了第一個 BCH 塊,Bitcoin Cash 正式誕生。

即使出現硬分叉現象,那麼大家也會用自己的真金白銀投票選出符合大家預期的比特幣。所以,Bitcoin Core 開發者雖然擁有代碼的管理權,但是因為比特幣軟體的開源性,比特幣的去中心化,使得沒有一個團隊或人能夠完全控制比特幣

相關閱讀:《Bitcoin Core 開發者(Bitcoin Core)可以毀掉比特幣嗎?》

礦工的錢袋子碰不得

說白了,礦工是不可能讓銘文消失的。

作為第三大礦池營運商,魚池聯合創始人神魚發出的聲音一直被當作代表了礦工的立場,在 Luke Dashjr 稱銘文利用 Bitcoin Core 漏洞向區塊鏈發送垃圾資訊的觀點後,神魚在社區中多次發表了自己的評論:「比特幣不是以太坊,開發者說了不算。」

據悉,Bitcoin 礦池算力排行中,排名第一位的 Foundry USA 是 Luke Dashjr 的支持者,但第二位的 AntPool 和第四位 ViaBTC 卻一直反對 Luke Dashjr,因此第三位的 F2Pool 魚池的立場顯得至關重要。

在之前的牛市里,礦工賺取的收益是完全不用擔心的。但在熊市里,礦工的收益就顯得有些慘澹了。

2022 年 6 月,比特幣礦工日均收入僅有 2719 萬美元,相較於 2021 年 11 月礦工約 6200 萬美元的日均收入,當前比特幣礦工日均收入跌幅已達 56%。由於礦工收入不理想,比特幣全網算力水平也受到影響,彼時 BTC 算力下跌超 10%,每小時區塊生成數量也減少至 5.85 BTC。

更何況隨著 2024 年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後,若 BTC 價格走勢不好,那麼比特幣礦工將面臨潛在的盈利問題。

但 BRC-20 的出現,銘文交易火爆,讓礦工收益在不確定性的熊市背景下有了可觀的手續費漲幅,礦機也更好賣了,他們是直接的受益對象。

鏈上數據顯示,5 月由於 BRC-20 交易 BTC 每筆平均交易費用開始出現大幅增長,從初期的 2 美元上漲到高點的 31 美元。據 The Block Pro 數據顯示,11 月比特幣礦工收入增加 30.1% 至 11.5 億美元,另據 Blockworks Research 數據顯示,11 月份發生了創紀錄的 834 萬筆 Ordinals 相關交易,為比特幣礦工創造了約 3870 萬美元的收入。

2023 年
比特幣
礦工手續費;圖源:BitlnfoCharts

比特幣 OG、前 eToro 高管兼 Quantum Economics 創始人 Mati Greenspan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昨天與一位礦工交談,他說他的收入翻了一倍,這很好,特別是在減半之前,所以這對礦工有利。」顯然,作為比特幣生態爆發之後最大的受益者,礦工們抓着自己的錢袋子,斷然不會讓銘文在比特幣生態中消失。

保衛銘文,社區有哪些聲音?

Luke Dashjr 的一段話激起社區討論的千層浪。

中文社區的主流觀點認為比特幣生態的爆發使得礦工收益飆升,而 BTC 生態中礦工占據主導權,「亞洲銘文火爆,美國礦工大掙錢,歐美開發者不認,歐美開發者和歐美礦工不得打起來了」,大部分人以一種看戲的心態在觀摩接下來的事態發展。

慢霧科技創始人@evilcos認為沒必要修補這個 Bug,他表示「由於 Taproot 的引入(好事)不小心打開的這個魔盒帶來的影響不是只有一堆堆 Spam,還有比特幣生態的活躍,這生態里可不僅僅只是序號/銘文這套。當然,如果修補了這個,可以有兼容方案更好地打開比特幣生態,那長痛不如短痛。」

加密分析師@thecryptoskanda 在 Luke Dashjr 的推文評論區表示「我們在這裡看不到中本聰的願景。所看到的只是一個覺醒的開發者試圖將自己病態的好或壞的沃克主義價值觀置於中本聰最初的共識之上。在此之後你怎麼還能稱比特幣為最去中心化的貨幣呢?」

受到近期銘文狂熱情緒的影響,中文社區對於 Luke Dashjr 的觀點更多的是秉持一種不認可的態度,加密 KOL @11dizhu 表示「沒有人可以代表比特幣,你有你的想法,別人有別人的想法,實在不行硬分叉。」

而在英文社區中,許多人稱現今比特幣網路嚴重擁堵,用戶需要支付非常高的 gas 費,直言「希望開發人員能夠找到一種方法來修復正在被利用的漏洞」。密碼學家 @Elder24601 稱「銘文」是某種灰塵攻擊,可以通過增加默認閾值(目前為 546 sats)來修復。

更有加密用戶評論稱由於自己錯過了整個 BRC-20 的爆發所以支持 Luke Dashjr 的審查制度。

前文提到,這並不是加密社區第一次對 Ordinals NFT 和 BRC-20 的存在抱有爭議,並且那時候的反對聲音認為,如果 Ordinals 繼續對比特幣網路產生巨大影響,可以選擇分叉比特幣來修改或刪除 Taproot 選項。

今年 5 月,DeFi Watch 創始人 Chris Blec 表示,如果足夠多的比特幣生態系統參與者(用戶、節點營運商、礦工)達成共識,認為比特幣應該以減少垃圾交易的方式分叉,那就不是審查制度。「你仍然可以挖掘並使用當前的 fork 並在那裡鑄造你的愚蠢 jpg。」

這些爭論的背後,不僅僅是關於技術的分歧,更深層的是關於比特幣的目的和其背後的哲學理念。治理去中心化的開源項目仍然是一個挑戰。

我們都知道比特幣沒有單一實控人,比特幣的治理結構由支付交易費用的用戶、構建比特幣區塊鏈的礦工以及驗證交易賬本的節點營運商組成。這種分權的結構在某種程度上保證了比特幣的安全和去中心化,但也為治理帶來了挑戰。礦工的立場不用多說,更多是由激勵層面出發,他們根據得到的激勵來選擇對比特幣未來的共識。

儘管 Luke Dashjr 的立場明確,但顯然,比特幣社區對於銘文的未來有著不同的聲音,Bitcoin Core 開發者的權力也無法讓銘文消失。

即使最差的情況下,比特幣社區可能再次面臨類似 2017 年的分叉事件。不過與當年相比,社區成員現已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和洞察力。這次,所有人都將帶着更深的理解和更成熟的策略來應對可能出現的挑戰。

「保衛」還是「獻祭」銘文?比特幣的故事,還遠遠沒有結束。

原文連結

暢行幣圈交易全攻略,專家駐群實戰交流

▌立即加入鉅亨買幣實戰交流 LINE 社群(點此入群
不管是新手發問,還是老手交流,只要你想參與虛擬貨幣現貨交易、合約跟單、合約網格、量化交易、理財產品的投資,都歡迎入群討論學習!

前往鉅亨買幣找交易所優惠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