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澳洲房產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A股港股

江蘇昆山GDP突破5000億元人民幣 但引資模式利弊兼具

鉅亨網新聞中心 2023-06-09 14:10

cover image of news article
江蘇昆山GDP突破5000億元人民幣 但引資模式利弊兼具(圖:shutterstock)

2022 年,江蘇昆山 GDP 達到 5006.7 億元人民幣,成為中國首個 GDP 突破 5000 億元的縣級市。

這一數據,堪比一個省份。根據各省份公布的成績單顯示,2022 年西藏 GDP 為 2132.64 億元,青海為 3610.1 億元,而寧夏也不過 5069.57 億元。

陸媒報導,昆山的成功廣受關注,除了地理位置帶來的部分優勢外,許多人相信,由於招商引資做得好,是其取得成功的一大關鍵。

1. 昆山與台企

昆山位於長三角腹地,東連上海,西接蘇州工業園區,兩邊都是經濟產業高度集聚的地帶。同時,昆山又處於滬寧交通大動脈上,是上海向內陸輻射的第一站。上海地鐵 11 號線和蘇州地鐵 11 號線在昆山花橋相接,使兩市的軌道交通系統相互貫通。

昆山,最大化地利用了其在地理方面的優勢條件。在招商引資方面做得早,做得到位,從 1990 年代初開始,就早早打開了局面。招來一家大企業,就會有上下游配套企業逐漸跟進。

台企與昆山合作數十年,為昆山前中期發展立下汗馬功勞的台企。

1990 年,第一家台資企業「順昌紡織」落戶昆山。 1992 年,昆山第一個投資額超過 3000 萬美元的大項目「滬士電子」到來,正式拉開了台企大規模投資的序幕。

隨後幾年裡,以每年平均 90 家台企的速度不斷新增,包括捷安特自行車、統一食品、惠昆包裝等皆來到昆山發展。公開報導顯示,僅 1993 年就大約有 100 家台企來到昆山,掀起了第一波狂潮。

進入 21 世紀後,抓住台灣 IT 產業轉移的契機,昆山更是承接了千餘家 IT 代工台企,實現了加速式的增長。

如今,昆山與台灣的關係,可用「3456」現象總結,即:昆山生產總值的 30%、工業總產值的 40%、利用外資的 50%、進出口總額的 60%,均來自於台資台企的貢獻。

2. 昆山產業類型

電子資訊產業,是昆山招商引資的主要類型。

2022 年,昆山電子信息產業集群產值為 6015 億,占規上工業總產值 (10811 億) 的 56%。全年生產計算機整機 2604 萬台,手機 4989 萬台,占據全球市場重要份額。全市 13 家產值超百億元的企業中,有 10 家為電子信息類企業,主要有以下這些:

世碩電子,年產值超 900 億,位列昆山規上工業企業首位,是昆山生產電腦、平板、手機的龍頭企業之一。母公司為總部在台北的台灣世界 500 強企業和碩,2022 年排名 311 位。

仁寶集團,台灣電子產品代工大廠,在昆山設立了仁寶電子科技、仁寶資訊工業、仁寶信息技術等分公司 (俗稱一廠、二廠、三廠等)。該企業總部也在台北,世界 500 強排名 317 位。

緯創,又一台灣代工大廠,世界 500 強排名 462 位。 2020 年,其手機部門昆山緯新被廣東民企立訊精密 (創始人是富士康辭職的課長) 收購,改名立臻。

此外,還有南亞電子材料 (台灣台塑集團旗下,生產電路板)、丘鈦微電子 (港資,生產攝像頭)、微盟電子 (台資,生產計算機主板、光驅等各類配件) 等等上下游企業,共同構成了昆山配套完備、環節清晰的電子資訊產業鏈。

昆山不止有電子廠,其裝備製造業年產值達 2896 億,占規上工業總產值的 27%,是昆山的第二大產業。

在工程機械領域排名全球第 4 的三一集團於 2001 年落戶昆山,建立了三一昆山產業園,包攬了集團挖掘機板塊 95% 以上的產銷量。旗下的三一重機,工業資產昆山第一,工業利稅總額昆山第一。 2022 年,三一重機全球研發總部在昆山落成,為昆山大力倡導的總部經濟增添了一塊重要拼圖。

3. 昆山模式的利弊

眾多招商而來的企業,撐起了昆山萬億年產值的工業,造就了昆山「中國第一縣級市」的經濟總量。

企業帶來就業,尤其是以勞動密集型著稱的昆山各類電子廠,吸引了大量的外來工人,昆山的人口一路飆升。從 2000 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 76 萬,到 2020 年第七次人口普查的 209 萬,短短二十年間,昆山常住人口翻了近 3 倍。昆山的建成區也隨之擴張,填滿了從蘇州到上海之間的空隙,滬 - 昆 - 蘇三市的建成區實質上已經連接起來。

在去年接受媒體採訪時,面對外資撤離的話題,昆山市委書記周偉就表示,有一家知名光電企業在 2013 年投資 13 億美元的基礎上,新近對昆山追加了 18 億美元的投資。而談到昆山吸引外資的最大底氣時,周偉直接指出:「產業鏈優勢就是我們最大的底氣。」

只不過,在製造業重心轉移、各類成本提升、風險疊加等多重壓力下,昆山延續「中國第一縣」榮光的壓力被無限加大。

低附加值是代工型企業的特點,利潤的分配由母公司掌控。這點從昆山有那麼多大型電子廠,全市工業利稅第一卻是三一重機就可以看出。代工廠的一些關鍵零部件依賴進口,一旦國際形勢不利。關鍵配件被國外「卡脖子」,就會對代工廠的生產造成致命衝擊。

還有一個局限在於,昆山,始終是一個縣級市。在許多第三產業的資源集聚上,如科技、教育、金融等會遭遇掣肘。這些內容的缺失,對現有第二產業的升級改造也是不利因素。

鉅亨號貼文

看更多

Empty